忽听左琳在我身后嚷嚷了那么一声,我更像是被突然打了一针鸡血似的,浑身亢奋、充满力量,愈加愤恼地死命追着前面的刘胖子……

  此刻,我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报仇!

  我要一次干-翻刘胖子!

  马勒戈壁的,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

  就在前方的山鸡哥又要回头冲刘胖子说句什么的时候,忽然,‘腾’的一声,山鸡哥脚下绊到了一块石头,整个人立马就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朝前方趴去,‘噗’的一声,溅起了一地的灰尘。

  刘胖子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也跟着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朝前方趴了过去,‘噗’的一声,趴在了山鸡哥的背上。

  “卧槽!”山鸡哥大骂了一句。

  而我趁机一个箭步过去,怒是一把揪住刘胖子的后衣领,将他整个人给拖了过来,怒是一脚就朝他脑袋上踢了过去……

  “卧槽尼玛!让你还嚣张?让你还敢一直欺负我?”我一边怒踢着刘胖子,一边怒骂着。

  这时候,左琳也跑了上来,她则是怒的一脚将山鸡哥给踢翻过来,然后往山鸡哥身上一坐,就开始左右开工,怒扇着山鸡哥大嘴巴子,一阵啪啪的作响……

  “山鸡是吧?要不要老娘帮你变凤凰呀?”左琳怒问着山鸡。

  最后,那山鸡哥被左琳给打了个鼻青脸肿,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那样子非常的囧。

  估计要是传出去,他山鸡也没法再在石门镇上混了?

  左琳起身后,又怒踹了山鸡一脚之后,这才扭身冲我说道:“好啦!行了!走了!”

  酷匠网首B发{

  而我大概是失去了理智,竟是突然又愤怒地一刀扎进了刘胖子的胸口……

  ‘噗哧’一声过后,我还忍不住愤恼道:“卧槽尼玛!你他玛不是胖吗?老子这就给你放放血,看你还能有多胖?”

  而左琳忽然大惊失色的一声:“跑!”

  “住手!”这时,又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当我扭头瞧去时,这才突然意识到我的人生可能就此毁了?

  “还不快丢掉水果刀?”左琳慌是小声地冲我说了句。

  听着她这么的说着,我这才潜意识地松开手头的水果刀,但刘胖子已经是躺在血泊中了……

  至于刘胖子是不是已经死了,我此刻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这会儿躺在血泊中不怎么动了。

  虽然吴校长和几个老师、还有一群同学们朝我这方走了过来,但我依旧是倍觉解恨似的瞅着躺在血泊中的刘胖子,心里还在想,让你麻痹的还敢欺负我?哼!

  “电话打了没有?”这会儿,只听见吴校长突然问道。

  “已经打了,报警了,也叫救护车了!”我的班主任杜老师忙是点头回道。

  “……”

  过了一会儿,我忽然瞧见了我的同桌王梦洁正一脸惊恐地瞅着我,好像突然觉得我像个已经变异的恐怖家伙似的。

  再过一会儿,我又瞧见了平时跟我比较铁的李小树也正在一脸惊恐的瞅着我……

  其实,这会儿所有的同学都在惊恐的瞅着我,他们都觉得我像个可怕的怪物似的,谁也不敢靠近过来,都胆怯怯地躲在老师们的身后。

  而我最想看到的蔡沁妍却是没有出现。

  此刻,我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也有些惆怅,因为我意识到了,这个时候若是见不到蔡沁妍的话,估计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只是在我的脑海里又在浮现她那美丽动人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的美,总之,她有点儿神似林志玲,只是个头可能没有林志玲那么高,说话没有林志玲那么嗲。

  其实,高中三年,蔡沁妍也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这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而已。

  过了一会儿之后,我这才扭头瞅了瞅站在我身旁的左琳……

  此刻,左琳明显一副焦急而又无奈的样子,她又是给了我一个眼神,像是在说要我赶紧跑。

  而我却是愣愣的……

  其实,我也知道,这会儿我也跑不掉了。

  再说,就算是跑,我也不知道跑去哪里?

  因为从小到大我还没走出过这石门镇呢。

  再过了一会儿,忽见镇派出所的人来了,左琳慌是嚷嚷了一声:“都是我干的!”

  我先是一愣,然后猛地愣过神来,随即,我这才慌是站起身来,急忙道:“跟她没有关系!都是我干的!”

  而派出所的周所长则是惶急道:“都站着!别动!”

  “……”

  随即,只见镇医院的人也赶到了。

  由于刘胖子伤势严重,所以镇医院的人也就抢先用担架将刘胖子抬走了。

  接下来,则是镇派出所的人开始了现场调查……

  那些公安民警在忙活着现场拍照、取证什么的,周所长便是扭身过去冲吴校长问了句:“怎么会这么严重呀?”

  “我也不知道呀?”吴校长一脸无奈地回道,神情很是严肃。

  就在这时候,只见刘胖子他爸刘大成手里头提着一把大铁锤气冲冲地走来:“谁干的?!”

  见其状,周所长慌是一个激灵,赶忙扭身过去阻拦:“刘总!冷静!这儿我们派出所会处理!”

  “还处理他玛德个蛋呀?!一命抵一命,卧槽!!”刘大成恼怒至极。

  “刘总,你要是再闹出命案来,那可就不是一命抵一命那么简单了哦!”周所长慌是劝说道,“你这会儿要是再闹出命案来,你也就是故意杀人了哦!所以你可得想清楚!”

  听得这话之后,刘大成这才郁恼地愣了愣眼神……

  完了之后,刘大成便是说道:“先说好,我拒绝一切赔偿、道歉,因为我刘大成不差钱,我只要那小子把牢底坐穿就成了!或是判他死刑!”

  “那个……刘总,怎么判是法院的事情。”周所长忙道,“但你放心,我这儿绝对会秉公处理!”

  说着,周所长话锋一转:“对了,那啥……刘总,你还是别搁这儿闹了吧。你这会儿还是快去医院看看你儿子吧,刚刚救护人员说你儿子还是有希望救过来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