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瞅着刘胖子,我确实是有些莫名的胆怯,可能是一直被他欺负惯了吧、所以有着心理阴影了吧?

  也可能是担心他们家随随便便就能用一百万钢镚砸死我?

  也可能是刘胖子那副天生嚣张跋扈的样子令人畏惧?

  倒是左琳镇定地瞧了瞧那山鸡哥之后,又是忍不住愤恼地瞪了刘胖子一眼……

  忽见她那一瞪眼,刘胖子似乎也是有些莫名的胆怯,但仗着山鸡哥在此,刘胖子也就冲左琳说道:“臭娘们,你还瞪什么瞪呀?今天有山鸡哥在这儿,看你个臭娘们又能怎样?”

  这会儿,瞅着刘胖子的那副嘴脸、瞅着他那一贯嚣张跋扈的样子,我偷偷地摸了摸藏在我兜里的一把小水果刀……

  胆怯归胆怯,忐忑归忐忑,但我内心积存已久的怨愤则犹如野火燎烧干枯的草原一般。

  其实,我也是蓄谋已久,打算在刘胖子下次再欺负我的时候,一刀捅死狗曰的!

  他们都说狗急了还会跳墙呢,要是我还不会跳墙的话,岂不是连狗都不如?

  那山鸡哥又是拽拽地瞅了瞅左琳之后,然后便是打了一下手势……

  随即,只见那个三大五粗的板寸显得一副凶悍的样子,直接朝左琳跟前逼近而来,那样子像是这就要将左琳给撕碎似的。

  说实话,就那三大五粗的板寸真能做到将左琳撕碎。

  因为他整个人都高出左琳一头多,又壮实如牛一般,大粗胳膊大粗腿,彪悍的身躯,整个犹如一辆凶悍的泥头车似的能将左琳碾碎。

  反正在瞅着那板寸朝左琳逼近而来时,我的心里就忐忑得厉害、且有种无形的压迫感,像窒息得不敢呼吸、但心里又是七上八下的……

  在这一刻,作为一个男人,我本应该挺身而出,但是我却不敢,只能是偷偷地攥紧兜里那把小水果刀,等着静观其变。

  板寸没有多余的一句废话,直接伸出大粗胳膊就怒要将左琳一把拽过去……

  谁料,镇定的左琳却是突然一记‘撩阴腿’朝着板寸的下三路攻击而去……

  ‘嗵!’就这闷声一响过后,忽见板寸立马就痛得呲牙咧嘴的猫下腰去,慌是双手紧捂着自己的裆,那样子多少有些囧。

  由此,板寸更是愤恼地瞪了左琳一眼:“臭娘们!”

  忽见这么的一幕,那山鸡哥的脸上也是顿时浮现了一丝丢人的囧色,随即,只见他恼火地扭头瞅了瞅身后的那三个兄弟……

  那三个兄弟领会到了山鸡哥眼神的意思之后,也就立马齐刷刷地愤恼地朝左琳围攻而来……

  忽见这阵势,顿时,我紧张的同时,也愤怒得想跃跃欲试了,马勒戈壁的,这也欺人太甚了,槽他个玛的……

  一股恼火之下,我也就突然冲了上去。

  说实话,在怒冲上去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像是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似的。

  唯一的印象就是我怒冲上去的时候,记得已经掏出了藏在兜里的那把小水果刀。

  “你闪开啦!”左琳突然急得冲我嚷嚷了一声。

  然后突然‘蓬’的一声,只见左琳忽然被那板寸一脚给踹了出去。

  酷!匠fr网%首#发z

  又是‘啪’的一声,谁给了我一记大耳刮子,顿时,我整个人更是一阵懵圈,只觉两眼直冒火星子似的。

  再待过了一会儿之后,已经怒得红眼的我,反倒是忽然越来越冷静了似的,突然,我像个勇敢的战士似的,凶猛地朝那板寸扑了过去……

  ‘噗哧!’就这么冷不丁的一声突响过后,板寸忽然慌了起来,然后只见他慌是双手紧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但鲜红的血还是飚了出来。

  “那小子手里有刀!”忽然有个家伙惶急地嚷嚷了一嗓子。

  与此同时,我也突然瞄见了一个秃子要从左路冲我偷袭,顺势,我也就潜意识的扭身一脚侧踢过去……

  ‘嗵!’忽见被我一脚踹出去的秃子,我自己心里也是大惊,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忽然从哪儿来了这么一股蛮劲?

  大概是左琳教给我的左家拳还真得到了临场发挥吧?

  这个时候,左琳也又恢复了战斗力,立马回到了我的身旁。

  “干得漂亮!”左琳忽然在我耳畔说了这么一句。

  这会儿,与我俩正面对峙的那两个家伙似乎也警惕得不敢轻举妄动了。

  只是那山鸡哥突然急得扯着嗓子嚷嚷着:“上呀!还犹豫干嘛?弄死他们两个!赶紧的!”

  搁在山鸡哥身旁站着的刘胖子这会儿总算是稍稍收敛了一些,不再那样得意洋洋了。

  可能是刘胖子意识到了什么吧?

  忽然,左琳就冲与她对着的那个家伙攻了上去……

  见状,我也赶紧的朝正对面的那个家伙怒冲而去,这时,忽然惊见了一把亮闪闪的西瓜刀朝我砍了过来,我慌是潜意识地一个闪身,只听见‘呼’的一声,西瓜刀从我耳侧划过,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当场被吓得尿裤子,只顾慌是机敏地一个扭身过去,手里紧攥着的水果刀也果断地捅了出去……

  ‘噗哧!’好像是捅到了那家伙的腰部?

  大概过了那么几秒钟之后,只见那山鸡哥慌是嚷嚷了一声:“跑呀!”

  然后就只见刘胖子慌是扭身就跟着山鸡哥沿着校围墙外一路疯跑……

  而我愤怒地瞅着正逃跑的刘胖子,便是扭身就追了上去……

  应该是刘胖子听着了身后的脚步声,所以只见他慌是回头朝我瞧了一眼,随即,他焦急地嚷嚷着:“你还真敢弄死我咋地?哼!怂包,你追也没用!你要是敢弄死我,那么我就改名跟你姓,哼!”

  听得他还敢这么地嚷嚷着,我更是怒恼,怒恼得像是一条疯狗似的,死命地追上去……

  马勒戈壁的!

  那山鸡哥慌是回头冲刘胖子说道:“你他玛德还嚷嚷个屁呀?赶紧他玛德跑!”

  刘胖子突然也冲山鸡哥急眼了:“槽!玛德!你不是说指定帮我摆平那个臭娘们的吗?我他玛德可是给了你2万块呀!”

  “再跑快点儿!”左琳忽然在我身后嚷嚷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