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吻过女孩儿吗?”左琳问我。

  见她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我慌是两颊烫烫地、羞红地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想不想吻我一下?”左琳忽然微红了两颊。

  可瞅着她那个发型,像个男孩子似的剃着个板寸,左耳戴着个耳钉,那副非主流的样子,我想笑但又没敢笑,只能一个劲地摇晃着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见得我这样,她立马就凶巴巴地瞪了我一眼。

  我慌是胆怯怯地说了句:“那啥……琳姐,你就别为难我了。”

  于是,左琳便气郁地白了我一眼:“怂包!怪不得一直被刘胖子欺负,哼!”

  我脸涩涩的瞧了她一眼,没好意思再说什么。

  因为她说得是事实。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干-翻刘胖子一次呢,只是我当时的小身板着实是跟刘胖子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

  现在还是来说说我和左琳是怎么认识的吧,其实她是我的学姐,因为……我高一的时候,她高二;我高二的时候,她高三;只不过到了我高三的时候,她还是高三。

  其实她身材挺不错的,发育得蛮好的,而且浑身也有着女孩儿那种醉人的香气。

  只不过她非得玩非主流,像个男孩似的剃着个板寸,看起来像个假小子似的,所以也没有男生愿意追她。

  班里的男生都说,谁愿意跟人妖处对象呀?

  最;f新g&章!节|…上酷*2匠网|

  不过她是个体育特长生,也着实有着几分男孩子的性格,所以跟她在一起,就感觉跟一哥们在一起差不多。

  哦,重点忘了,因为我说的是我和她怎么认识的。

  那是去年9月份开学的时候,刘胖子又在欺负我,把我围在操场的一角狠揍,后来大概是左琳看不过眼了吧,她气呼呼地冲上拽着刘胖子就是一个过肩摔,‘蓬’的一声,刘胖子就被摔翻在地。

  完了之后,左琳还上去狠踹了刘胖子几脚。

  完事后,她掷地有声地冲刘胖子狠狠地撂下了一句话:“以后曾帅是姐的人了,姐罩着他,你要是再敢欺负他,就不是这下场了,今天只是一个警告!”

  当时,围观的男生们都被吓傻了,一个个都没敢吱声。

  就平时跟着刘胖子混的那几个狗腿子也是没敢声张。

  打那以后,刘胖子着实是没敢再欺负我。

  也就这样,我后来确实是跟着左琳混了。

  对了,曾帅也就是我了。

  不过,我只是名字叫曾帅,本人嘛……就像是名字似的,只是一个愿望而已。

  当然了,我长得也不算太磕碜,就是大众化了一点儿,有点儿太乖乖男了。

  原本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但很多事都不如我所愿。

  比方,一直被刘胖子欺负。

  所以我觉得做男人还是应该阳刚一点儿、热血一点儿、霸气一点儿……

  所以后来我也就常跟着左琳一起跑步、练拳、打沙袋、练单双杠什么的。

  还有,左琳还教了我一套拳法,她说是他们左家祖传的拳法。

  她还说他们家是什么武术世家。

  反正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吹牛皮?

  但,看她那架势,确实是蛮厉害的,因为全校确实是没有人敢惹她。

  至于我现在到底是不是拥有了一身非凡的功夫,我也不知道?

  因为我一直还没跟人打过架呢。

  毕竟现在一直跟着琳姐混,所以也没有什么打架的机会。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的我确实是告别以前的弱小身板。

  以前的我不到一米七的个头,还瘦不拉几的,我同桌王梦洁常说,就我这身排骨就着木瓜煲汤都不够她喝一顿的。

  但现在,一个学期之后,我竟然已经一米七八了,而且还敢自豪地说这是净身高。

  还有我的胸肌和胳膊上的肌肉块都比较明显了,总之,我整个人确实是壮实了许多。

  所以现在我常在王梦洁的耳畔说,说我的胸肌都比她的发达了。

  每次王梦洁听我这么说,她都会气咻咻地瞪着我,要么就是用手狠狠地掐我的腿。

  不过,王梦洁的胸的确是小了点儿,但比李宇春的胸还是明显许多。

  只能说旺仔小馒头也是馒头吧。

  但,王梦洁长得还是蛮邻家女孩的,谈不上国色天香,但也算小家碧玉了。

  ……

  对了,我们所就读的学校就是咱们石门镇四中,严格来讲,也就是县四中,因为坐落在咱们石门镇,所以也叫石门镇四中。

  反正算是一所烂学校吧?

  这天是周六,距离高考还有那么十来天吧,所以学校没有放假,全校高三的同学们都在努力着最后的冲刺。

  而我和左琳却是闲得蛋疼似的,像是高考没有我俩啥事似的,所以也就跑来了学校后边的后山里发呆。

  哦,忘了左琳是个女孩,她没有蛋。

  只能说我闲得蛋疼,她闲得奶痛。

  其实关于学校后山的故事蛮多的,因为经常会有同学说,谁跟谁在后山里XXOO了。

  但我跟左琳在一起,我都有点儿怀疑我那啥功能是不是有障碍?

  因为瞅着她那个发型,我完全没有任何的欲-望。

  一直都叫她琳姐,其实我觉得我应该叫他一声琳哥才是。

  这会儿,两人都不怎么说话,气氛有些闷。

  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我则是在想,高考之后,我的生活将会是怎样?

  “你喜欢王梦洁?”左琳忽然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没有。”我回道,然后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她的胸太小了,我担心以后孩子没有奶水喝。”

  “呵——”左琳忍不住扑哧一乐,然后她则是故作嗔样地白了我一眼,“哼,小样儿,你想得还挺远!”

  其实,我没敢告诉她,我一直都在暗恋着蔡沁妍。

  不用我介绍,想必大家也知道了,跟每个故事一样,我也是落入俗套地在暗恋着咱们学校的校花。

  其实又有几个像我这样的吊丝男没有暗恋过学校的校花呢?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或许是明知道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至少还是有想法、有追求不是?

  过了一会儿,左琳没头没脑似的问了我一句:“你不上大学了?”

  我说:“考上了就上呗。考不上就不上了呗。”

  然后,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了句:“我们回学校了吧?”

  我愣了一下,然后才说:“好吧。”

  “……”

  待我和左琳正要从学校后门溜回学校时,忽然,被四五个社会上的混混青年给堵住了。

  那个领头的红毛家伙,我认识,他就是在镇上混的山鸡,大概是受了《古惑仔》系列电影的影响吧,所以这家伙也就给自己取个自以为很叼很牛比的绰号。

  反正大家都叫他山鸡哥。

  剩下那三四个胳膊上带有纹身的,都是跟着山鸡哥混的。

  过了没一会儿,忽见刘胖子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冒了出来,我顿时就明白咋回事了。

  顺便介绍一下,刘胖子是咱们镇水泥厂厂长刘大成的儿子,仗着老爸是个暴发户、也是咱们镇上的权贵,所以刘胖子平时都横行霸道的、作威作福的,常干一些欺男霸女的事情,反正他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是没有理由可言的。

  也大概是因为社会开始追求了金钱至上,所以就连咱们镇上的镇长都还得顺着刘胖子他爸刘大成的意。

  这会儿,刘胖子一边嘚瑟的、得意洋洋的朝我们走来,一边冲我叫唤了一声:“怂货。”

  那山鸡哥则是拽拽地瞅着左琳,说了句:“听说你这小娘们很能打?”

  左琳没有吱声,但看她的样子,似乎格外的镇定。

  刘胖子又是得意洋洋地冲着我说道:“怂货,今天大爷我倒是想看看你身边这个人妖还能不能罩着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谁家姑爷说:

新人新书,求各种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