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

  听见馨儿帮自己戴安全帽,也不再浪费时间,立刻猛踩油门。

  轮胎在地上狂转了很多圈,刷起大量的白烟。

  狂飙而去,猛踩油门,很快便挂到七档,向着不见影的宝马Z4飙去。

  “刚刚大意咯,没想到记者会被引来。”

  车速平稳后,李显忐忑的道。

  “我知道,如果上了新闻,你老爸知道后,再把你抓住,就玩儿完了,对吧,嘻嘻。”

  在兔子帽子上用剪刀剪了两个眼,然后戴在李显的头上,这样就看不到脸庞了,但看起来很滑稽。

  “馨儿真会设计啊,不愧是机甲的设计大师!”

  李显无语道,自己现在怎么看起来都像是兔子超人!

  馨儿在一旁嘟着嘴,他知道李显的这句话有讽刺的意味在里面,感到很不服的,不经过脑袋的反驳道。

  “那么我内裤脱下来给你穿在头上啊!”

  “呃……”

  头上戴内裤是什么鬼啊?内裤抄人?想着馨儿的粉色胖次,感觉今天已经失血过多了,不能再喷了。

  隐隐看见了前方的一个小点,那就是光头的宝马了,看来还相隔很远。

  路程很快,GPS现在已经定位到三段,很快就会到五段,到哪时候,恐怕馨儿真的要被光头持去吧。

  不禁有一点焦头烂额起来。

  “前方有河沟。”

  馨儿本身就是一个GPS,也不看地图,直接说道。

  “嗡!……”

  猛踩油门,时速已经跑上了三百多码。

  “喂!前面是河沟耶!你怎么还加速啊,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呐,完了要死的感觉…咦,你还在走那里?方向错了!”

  李显观察能力较强,眼里也很好,老远就看见河桥下的一块有弧度的铁板。

  应该是哪位赛车手故意安装在哪里的,便于赛车飞跃过河。

  穿过铁板,可以直接到郊区四段的路段,不用上河桥还去郊区三段绕一圈。

  但同样这是很危险的,如果速度不够,只有直接栽进河里,平常人也只有死路一条。

  安装那个铁板的赛车手肯定是有充分的准备,加上强力的发动机马达,经过计算,才敢去冲。

  “哐!!!”

  奥迪的速度已经到达了极致,直接压在向上翘的铁板之上,地盘碰到铁板,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R8在空中腾出标准的抛物线。

  馨儿竟然尖叫起来,而且叫的让人很无语。

  “啊!!!我还没有男朋友呢!我还没和男人结过婚上过船呢!就这样死啦!!!哇啊哇!”

  记者完美的录下了天蓝色跑车在空中飞跃的一段画面,在镜头里,一位戴着兔子帽子并且看不清脸庞的男子显得很淡定,而旁边的少女已经嗷嗷乱叫。

  “哒。”

  手一松,单反相机应声落在地上,记者还浑然不知,脑袋仍然昂着,目光呆滞,视线一直停留在空中。

  J酷7匠?网首)Z发.W

  表情那才叫做精彩,眼睛比铜铃还大,嘴巴张的都可以装下鹅蛋了。

  嘈杂的一片人们顿时鸦雀无声,心里都在嘶吼,这是在拍电影么?没有五毛特效啊!

  赛车比赛只要没有明文规定,或者下赌约时规定不能抄近路,那么都可以去抄,死亡率最高的就是抄近路,所以很少有人去闯。

  之前光头就说过:只要你敢抄,我不拦着你,意思就是可以抄了,还希望李显在超车的时候挂掉呢。

  奥迪在空中飞跃。

  这个时候,李显已经开启了战斗模式,此刻可不能有任何的分心,一个不留神,没有防备,路过的飞鸟也能将车撞到河水里。

  望着下倾的弧度越来越大,照这个速度角度下去,绝对会正撞在山壁上,若是撞在山壁上,随后再落在河里,脆弱的馨儿必死无疑。

  开启了战斗模式,附近的景物变得缓慢起来,飞溅的灰尘也收在眼底,馨儿的尖叫声也开始拉长,环视了附近,再这样飞下去,只有车毁人亡,必须想点什么点子来。

  幸好自己的车经过改装,现在还有一丝希望,打开固定的安全盖。

  按下特殊的按钮,顿时车尾两大排气孔处一阵响声,瞬间喷射出蓝色绚丽火焰,车身在空中顿了一下,下倾的车头弧度开始微微昂起,飞行的速度加快。

  极速的向着山道上飙去。

  ……

  桥梁处的观众和记者们下巴掉一地,真的是特效电影?

  当一些原本很淡定的观众看见绚丽的蓝色火焰时,也冷静不下来了,变得激动不已,一些观众爆粗道。

  “次奥…这是开飞车呐?!…太厉害了…这位赛车手真是-裤裆里放鞭炮——屌爆了!!!”

  “嗷!~怎么飞在空中了,要死啦要死啦要死啦,啊?你还在笑啊!还笑得出来,和我一起死很满足么?”

  馨儿不要命叫道,纤手紧张的又抓住“手刹制动”。

  随后还小声道:“怎么还是ruan啾啾哒…是不是阳……。”

  李显闻见后无语。

  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活宝。

  ……

  “嘿!老婆,么么哒哈哈,艾玛,比赛还没有结束,我怎么就那么的高兴呢,啊?!哈哈哈哈哈!那个妹子太可爱啦!马上就是我的咯!”

  宝马Z4上,光头踩着油门,激动的叫道,胜利就在眼前啊。

  “切!”

  女郎不爽,她当然想光头输掉,然后从了那个帅哥,然后和她在一起,多么美好,但以现在的这种情况,显然是无法兑现了,只有间接糟蹋那位可爱的少女。

  却没想到开R8跑车的那个帅哥的车技很垃圾,连起步都不会!

  “老公!快看!”

  女郎望着敞篷外的天空,突然叫道。

  专心开车的光头大汉很无奈。

  “老婆,你是不是不想那个小伙子输啊,才想转移我的视线,真是的,只能你抱帅哥不能我邀美人啊?哈哈,你怕我离开你?嘿嘿,不要爱上我的外貌,哥只是个传说!”光头自恋的道,说完还摸了摸发亮的光头。

  “不是啊不是啊,你…你快看天空…那个…是…是飞机?!”

  女郎惊恐的望着远处的上空,来不及纠正光头的装逼。

  “切,飞机?你怎么不叫我把他打下来啊?怎么不叫我看UFO呐?!怎么不叫我看美女…呃!…我靠…这™是什么东西?!”

  听见了女郎的话,专心看车的光头做成一副不受影响的样子,继续踩着油门,但当一束远光灯照在自己眼前时,吼话突然中止,然后大叫一声,双目撑得老大,一脸惊恐的望着天空上的飞车。

  “还愣着什么?快转向啊!想被砸死么?”女郎发现光头还在发愣,干脆自己去扯方向盘,此刻已经能够清晰的看见R8的底盘,还有狂转的四驱。

  “吱!噗!”

  方向变化,Z4在马路上漂移起来,李显驾驶的奥迪终于落地,发出噗的一声,沙雾被炸起来,落在路边的沙地上。

  “靠!真是个疯子!他还真抄近道啊,不要命了吗!咳!砸起来的烟雾可真大,这车怎么那么的重啊,到底是几吨啊?!”

  两辆跑车都沦陷在沙地里,四个轮胎疯狂的转动,但就是不能移动半步,反而越陷越深,底盘触地。

  “靠,陷进去了!就是你,还拉我方向盘!”

  光头的车在沙地里无法移动,怪罪起女郎。

  “如果我不拉方向盘,现在车就是铁饼了!”

  女郎生气的反驳。

  ……

  奥迪车内。

  “啊,吓死我了!还以为死翘翘了!”

  馨儿发现开门出去的李显,还以为他放弃了,连忙接着道。

  “诶,你下车干什么?继续踩油门呀!说不定还有希望立刻沙地。”

  他动作很快,话说完,人就已经到车后了。

  记者们蜂拥而至,很久没有看见过那么精彩的赛车比赛,桥上已经集满密密麻麻的人头。

  “老公…噗,哈哈!别挣扎了,跑车到这么松软的沙地里是没有办法移动的,比赛还没有结束,我怎么就那么高兴呢?嗯,诶?你还打电话叫哥们拖出去?别想了,这么多的记者,你要当众作弊啊?”

  这样一来,两人的比赛现在就算是在一个关卡上了,很有可能就是R8的帅气年轻人胜利,女郎当然高兴得不得了,学着光头说话,还在阻止着光头打电话请人拉车,这一片跑道地盘本来就是光头承包的,如果他要拉车,很快就能完成,那个年轻人的车恐怕不行。

  馨儿望着的李显,他走到了后备箱那里,心里很忐忑,因为这场比赛真的决定自己留下来还是被丑陋的光头抓去。

  暗道:如果被光头抓去,还是通知祖国吧,然后把自己领回去……,想到了这里,舒坦了许多,就是还舍不得离开李显。

  “别挣扎啦,刚刚的飞车过程中,没有死就是万幸的咯,你还想要推动跑车?真是做梦…”

  馨儿的戏弄声戛然而止,望着窗外缓慢移动的马路。

  “还…还的推动了啊!你的力量好变态!”

  将前车轮推到沥青马路上,才走上车进行发动。

  “嗡。”

  几个油门,李显的跑车就消失在光头的眼中。

  此刻的光头已经目瞪口呆。

  “推…推车还推得那么轻松?那个兔帽子的小伙是大力士的干活?”

  瞥见副驾驶位置上还在招手送别的女郎,对窗外吐出一口唾液,不屑的叫道。

  “次奥,™的有什么流弊的?看大爷我的!照样能推动车,哼,还不行力气不如一个小毛孩的。”

  从开始到现在,李显都是坐在车上的,所以光头并不知道李显的身材是否高大,力气如何。

  说完,不等手下们的拖车前来,解开安全带就向后方走去,看着李显推车也没什么困难的嘛,自己以前白手起家创业时搬砖度过的十年岂是白过的?专业船上的老汗推车起码都练了二十年出头了!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小屁孩?

  光头想着,就伸出粗手开始吃力的推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