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装作看天的样子,看到西边山脚有青烟冒出来,也不知道谁家在烧烤,一会一定去拿几串吃。

  这个贱女警还是没有放过我,伸脚把我踹了一个嘴啃泥,我大怒道:“有种单挑”。

  女警说:“你以为我们在干啥呢”。

  女警一脚又踢过来,我这次有了准备,接住了女警的脚,就把她放倒在地上。欺负小爷是不是,我也欺负欺负你。我刚要下手,屁股上又挨了一脚,我大怒,你麻痹,背后偷袭的不是好汉。

  哪知又挨了一脚,原来是那小头目和老三说完了,看到我压在女警的身上估计是吃醋了,来帮女警的忙,我怀疑他们之间有奸情。

  要不是老三拦住了小头目,我一定和他没完。老三是个场面人,和他们说大家开玩笑,开过了就算了。劝走了那两,就过来拉着我起来。

  那女警走的时候脸还是红红的。

  我和老三说:‘要不是给你面子,那两个我非要放到不可”。

  老三就夸我,你真行林哥,见了母的就上,女警也不放过,牛逼。

  我说这不算什么,我告诉你老三,这个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我非办了他不可。老三说绝对相信兄弟我的能力,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这才消了气,拿出一包烟来,抽出来一棵,点上了。

  老三看见了烟眼睛都直了,说:“你哪来的烟,刚才没见你带着”。

  我说从女警身上摸的,说她两个胸一个大一个小这么诡异,原来是一边装着烟呢,就顺了过来。

  我给了他一棵烟,说晚上就有着落了,不用抽树叶子。

  老三看我的眼神简直有点崇拜了,说还是你行在这么多人面前就敢下手,林哥,我就不敢。

  我问老三:“让咱们干嘛,他们怎么都溜号了,把我们扔在这里”。

  老三说:“这村里面发生猪流感,让咱们在这里守着,不要放任何人进来,也不要放任何人出去。”

  我最喜欢这样的活,什么也不用干,坐着就行。想着山脚下的那烧烤的,肚子又叫起来。

  “他们这个管饭不”我问老三:“不管的话咱们得找点东西填肚子”。

  老三告诉我应该不管饭,这么远的地方叫人送也没人送啊。我想也是,这都是小山,我们就在半山腰的公路上。

  我趁着天还有点光,就去找些木柴,一会晚上冷,有火的话还能考点什么吃,我就想着到时候要有只兔子没见过火,自己掉火堆里边就好了,不用动手就能吃到烤兔子。

  唉,那边的人吃烧烤,我们只能在这里饿肚子,这他娘的上哪里说理去。

  到晚上十来点的时候,我实在熬不住了,就想到村里去找点吃的,让老三在那里守着。

  来到村前我不禁大喜过望,村里停电了,连个声音都没有,我摸了只鸡就出来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哈哈,运气不错。

  ,一路上连个人影也没碰上,真乃天助我也,这是我今天干成的第二件露脸的事,我就想起有个人说过“只要勤劳,什么都会有的”

  这不是吗,他妈的烤鸡,你们烧烤,我们也烧烤。一会那两警-察来了,鸡毛也不给他们留。算了,那个女警还算是有几分姿色,给她留鸡胸肉,好让她补补胸,到时候拿捏起来带劲。

  n看%B正版lK章7I节1上酷匠网U%

  打定主意,就拎着那只鸡到老三身边。刚把鸡扔下,一屁股就坐在地上。

  老三大喜:“林哥,哪里找的大公鸡,还真肥的慌”。

  我说:“小事,小事,手到擒来,马到成功”。

  老三就这点好,不用我吩咐,自己就去抓那只公鸡要腿毛,烧着吃。

  我很满意老三这点,还知道先去找点直的棒子,好架起来烤,不让火直接烧到鸡身上,那样容易焦,焦了就不好吃了”。

  我闭着眼睛先眯一会,就等吃那香喷喷的烤鸡,恩,还是先咽两口口水垫垫底。

  一会,老三拿了东西回来,问我:“林哥,那只鸡呢”。

  我想老三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在那里吗,我指着我刚才扔鸡的地方。

  怪事啊,我扔在火堆边的那只鸡呢,还有人来黑吃黑的?这太不讲江湖道义了把。

  还好,在公路上找着了,这鸡大概是想家了,正往回走呢。我走近一看,怎么回事,那脖子耷拉的公鸡怎么还能走路呢。

  真是高科技诶,这要是在城里表演一下,能赚不少钱呢,不过现在肚子饿还是不管那么多。

  把公鸡抓回来,嘱咐老三:“这回可别让它跑了”。

  老三怕它再跑,就把鸡头给拧了下来,刚搭好架子,老三喊我:“林哥,你哪里抓的鸡,怎么没脑袋了还能站着呢?”

  我和老三说,这可能是想家了,要回去吧。

  老三的声音有点发抖,它想家了吗?

  我说:“谁都想家,鸡也一样,城里的那些鸡过年不一样回家吗”。

  老三说:“城里的鸡和这个鸡他不是不一样吗”。

  就这样两个人,一只鸡,在公路上对峙着,那只鸡还没有脑袋。

  有时候做人就是这么难,好容易弄一只鸡,你说吃吧,他没了脑袋还要回家,很怪异,你要说不吃吧,又对不起五脏庙。

  正在两人一只鸡对峙不下的时候,吹来了一阵夜风,那只鸡脚一软就躺在地上。我们大喜,赶忙的一起拔毛,穿在棍子上。

  鸡香四溢,我们吃的满口流油,我说老三,那鸡骨头就别嚼了,用不着这么省,明早咱们再去弄一只。

  老三模糊的回应着我,恋恋不舍的在嚼那骨头。

  吃饱了,就想睡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觉得老三把鞋脱了,怎么那么臭汗脚,想起来和老三说,又感觉不想动这么靠着睡,又很不舒服。想换又换不了,动不了了。这他么谁开玩笑,不带这么玩的,爷睡个觉也不安生。

  迷迷糊糊的手摸到一个冰凉的东西,那个东西上面还有道道,一横这里是两竖,下面是一个日,这是什么字,下面还有个土。

  “墓!!!!”

  还有扇子扇着我,又惊又慌。好容易的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发现我靠着一个新坟在睡,那拂在我脸上的分明是一张招魂幡!!!!

  前面还摆着祭品,两边是一碗馒头一块猪肉,中间的那碗,却只剩一个鸡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