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给我洗澡,手机响了,原来是老三。我刚接通他就给我来了一串:“啊呀林哥,你赶紧过到这边来有事情做了,来活了,你赶紧过来晚了活就被人抢走了。

  老三是个传奇人物,他家老爷子是个是个狠角色,那年因为人家给他的猪肉少了二两,老人家操起猪肉案子上的荤刀,就是砍大骨头的那把就给了卖猪肉当头一刀,那卖猪肉的也是硬气,这么重的伤,连哼都不哼一声,直接躺在地上,死了。

  我说我晚上还有事呢,放在嘴边的肉不吃不是对不起自己,这种事我是说什么也不干的。

  还是老三理解我,你那几把破事放一放也臭不了,你赶紧过来找一个活不容易,我已经欠了好几百块钱的方便面钱了,你要不过来,下次来了别怪我不给你做挂面。

  男人还是要以事业为重,再说老三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要是不去也不合适,房东已经来了我好几次门了,要不是我见机的快,早被她堵上了。这胖婆子一点都不讲情面,我冲她抛媚眼,她也装作看不见。这人怎么能见钱眼开呢?

  所以,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老三住的地方。老三住在东北边的平房里面,连个灯也不开,我一进去都看不见人。老三又黑又瘦,脖子上手上全是青筋,我都怀疑他在11月都不能出门,你说万一那天风大,把他刮走了,我上哪找这么过命的兄弟去。

  我扯着嗓子喊:“老三,老三!”,老三说话把我吓一跳:“你趴在我耳边喊这么大声干嘛。

  我说:“你也不开灯,这天也快晚了,看不见呐。”

  老三说:“你说我方便面钱都欠了好几百了,哪有钱交电费?”

  我觉得很有道理,老三呢是个懂哲学的人,我就不会这么推理。我说那你怎么混的这么惨,我都两年都没交电费了,屋里的灯不是还照样亮的吗。

  老三说:“我们这房东盯的可紧,你那不一样,房东不在一院住”。

  ☆●酷$P匠#网唯}一正:版,/其X(他¤#都*"是盗L版FD

  不说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要不真晚了。

  我和老三这还是第一次坐这个带笛声的车,感觉真的还不错,记得上次是坐在后面的笼子里,今天我们竟然坐在了后座上,我们这还是有进步的,生活在改变,我们也随着时代在前进,我不禁幻想将来是不是也能够开个这样的车,然后走到房东面前,先给他两个耳光,再以袭警的名义逮捕房东。那滋味,就两个字:“美”!

  来了个小头目,告诉老三事情。我也没上前去,看到那个女警官在讲电话,应该是和老公讲的,说什么晚点回去,这会有公务。我在旁边说:“奸夫淫妇,讲个电话都这么肉麻”。没曾想女警讲完电话刚挂,听到我在嘟囔,就冲我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也不怕她,上次就是她诬陷我偷东西。上次也是老三带着干活,我趁着老三和他们谈事的功夫,就在屋里到处转了转。转到一个摆着很多货架,货架上面还放着好多东西。我就想看看都是谁没新鲜的玩意,这警局内部还带开超市的,可也不好好正经做生意,连点吃的东西都没有,尽是些没用的。

  就是这个女警官进来了,我很不喜欢她看我的眼神。哪有女人这样的,不守妇道,眼睛在我身上到处看,还要我掏出来。我掏什么呀我掏。女警官说怀疑我偷东西了,还说别管藏得多隐秘,她当警-察的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要我自觉一点,要不等到她自己来找到,那送到看守所是很方便的事情。

  咱说实在的,也混了这么多年了,当然不会被她吓住,虽说脚还是有点抖,这也怪这个地做的不平呀。

  然后,丫居然说我偷了东西藏在裤裆里面,不要以为她就不知道,就看我是不是自首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都出来了。我愣是没有动,就说我过来看看你们这内部办的超市,我想买点吃的,结果什么吃的也没有。气得她指着门上的牌子,物证处你居然说是超市,别废话赶紧自己交出来。我说,这东西我交了就没命了,不能交。女警说,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啦,我数到三,你要是不交,我就把你拉到审讯室去,到时候可说是吗也晚了。没等她说完,我就把裤腰带解,把里边的往下一拉,说你自己看,我藏什么东西了。

  我的兄弟对女警官怒目而视,女警官瞪大了眼睛,居然走到我的身前来。

  我说:“你这怎么说,诬陷我偷东西,咱长这么大也没受过这种委屈,该怎么办“。

  女警贱笑的说:“你说怎么办小弟弟”。

  我说:“你赔五千块精神损失费,少一分都不行”。

  我就看不惯她的样子,还想伸手,门儿都没有啊,不要说窗户了。我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

  女警也是抠门的很,说什么也不赔钱,说这个事情不好打报告报销,这描述报告不好写。最后说有什么好活尽力关照我我才放过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