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晨听到这话,眼中冒出了火光,他一把将馨月拉到身边,转身一掌就朝天朗的右肩打去,天朗毫无防备地被击中,捂着肩膀退了几步,仰身摔倒在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颜翼晨!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无缘无故地就出手伤人!”馨月见这情况,气得“啪”的一下,一巴掌打在了翼晨的脸上。

  翼晨一脸惊讶地望着馨月,“你竟然为了他打我?”

  馨月也不是第一次打翼晨了,但这次却是为了一个男人,让翼晨完全无法接受。

  “好,你想怎么样,随便你!本少爷我不奉陪了!”翼晨说完,转身就走了。

  馨月刚想追上去,又看到受伤在地的天朗,馨月想着他是被翼晨所伤,但自己也有责任,觉得不能放着他不管,于是转身留了下来,给天朗疗伤。

  “馨月,他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天朗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他......是陪我经历过生死,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馨月一边给天朗疗伤一边说。

  天朗听了这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默默没有出声。

  “哈哈,我如今迫切想要做的事情,是寻找弓灵,回去拯救我的族人。至于儿女私情,我现在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如果你能将寒冰剑借给我,我会很感激你。”疗伤完毕之后,馨月对天朗说,“假如你真的要将寒冰剑作为交换条件让我嫁给你的话,那就枉费我真心实意地将你当作我的朋友了。”

  更《(新最快上oG酷o匠1网

  “我......”馨月一番真诚的话语,让天朗忽然之间感到有些羞愧,“对不起馨月,我不是有心想逼你嫁给我,我只是太喜欢你了,不想你离开我,所以才......”

  “爱情从来就应该是双方的,也是由心而发的,相信你是明白人,不会做这种一厢情愿的傻事。”馨月说着朝天朗笑了笑。

  “呵呵,是啊,竟是我一时糊涂了。”天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是我错了,寒冰剑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你们带走吧,希望在你们接下去的旅途,还能派得上用场。”

  天朗命侍从取来了寒冰剑,交到了馨月的手中。

  “谢谢你,哈哈,真的很感谢你。”馨月一脸感动地说,“你这么善良的好人,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王妃。”

  天朗无奈地笑了笑。

  “把寒冰剑交出来。”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从窗口传来。

  馨月和天朗转头一看,是只黑猫正俯在窗台上,那双眼睛,馨月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

  “又是你!”馨月即刻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天朗,它是妖物,你快离开这里!”

  “不,我不走,我可以保护你的!”天朗不肯离开。

  “你们愣着干嘛,赶紧保护你们王子离开!”馨月朝门口的侍卫喊道,侍卫为了王子的安全,强行拉着他出了大门。

  “我知道你是妖王的手下,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要跟我们抢夺弓灵?”馨月拿起寒冰剑指着黑猫说。

  黑猫缓缓地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化为人身,她舔了舔自己长长的指甲,一脸妖媚地看着馨月。

  “他竟然会心甘情愿地守护你这么个丫头,还真的是不可思议啊。”她扭动着娇柔的身躯,朝馨月走了过来。

  “不知道你死了的话,他会不会很心痛呢。”猫女说着,竟一个瞬间逼到馨月身边,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馨月顿时感到浑身无力,手中的剑也掉在了地上。

  “你......”馨月感觉透不过气,奋力地抓着猫女的手。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门外的天朗心急如焚,来回地踱着步。忽然,他两手一拍,“那个叫翼晨的人,他也不是普通人,他一定能救馨月!”天朗飞快地跑了起来。

  这时候的翼晨并没有离开皇宫,他一个人躺在了后花园的草地上,自言自语。“好你个丫头,竟然为了那么个男人打我。论相貌论能力,他哪一点比得上本少爷了!”

  翼晨心里越想越气,“你爱留多久随便你,我走就是了。”

  “翼晨公子,猫妖来了,你快回去救救馨月吧!”翼晨刚起身要离开,天朗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着。

  还没等天朗跑到翼晨身边,他已经幻化成龙,载着天朗呼啸着飞了回去。

  在猫女手中的馨月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她的脸色开始发青,眼看着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翼......晨......”

  就在馨月口中念出翼晨名字的时候,他从门外呼啸而入,看到猫女将馨月掐在手中,翼晨一个龙爪就将猫女捏住,猫女痛得放下了馨月。

  翼晨随即将她抓了起来,甩到了墙壁上,墙面瞬间就裂了一道深深的缝。

  “啊!”猫女从墙上掉落到地面,口吐鲜血。

  女笑着擦掉了嘴边的鲜血,“呵呵,看来你是真的愤怒了,居然下手这么重。”猫翼晨抱着馨月,看到她脖子上深深的勒痕,心中的怒火不由得燃烧了起来。

  “帮我照顾她。”他将馨月交给了天朗,自己走到了猫女的身边,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拎到了空中。

  “你信不信我瞬间就能将你的脖子扭断。”翼晨的表情让猫女恐惧到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你不能杀我。”猫女惊恐地睁大了双眼,“如果你还想找到墨言,你就不能杀我。”

  “墨......言?”这两个字仿佛成了猫女的救命符咒,翼晨竟将手松开了。

  趁着翼晨一瞬间的走神,猫女迅速变成了黑猫,衔起地上的寒冰剑,窜上窗台逃走了。

  翼晨这才清醒了过来,却也没有急着去追赶猫女,而是转身去看馨月的伤势。

  “丫头,你醒醒啊!”翼晨抱着馨月呼喊着。

  馨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看到翼晨就微微地笑了,“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救我的......”

  “你这笨丫头,怎么就这么不自量力,那猫妖可不是寻常的妖怪,哪里是你能对付得了的!”翼晨口中虽然责备着馨月,其实是看到她受伤,心里难受得很。只是对馨月表示关心,对他来说,好像是特别没有颜面的事情。

  “我不会留在这里的。我......”馨月声音微弱地说到一半,就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