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雪过天晴

  “那我们就出发吧!速战速决,我可不想在这种寒冷的地方呆太久。”说着,翼晨幻化龙身,载着馨月飞了出去。

  刚飞出山洞没多远,雪婆婆就出现了。她长长的白发在空中乱舞,那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满了怨愤。

  “把我的儿子还给我!”雪婆婆发疯似的喊叫着。风雪夹杂着冰块,呼啸着飞速旋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冰雪旋风,将她包围在中间,形成了一个保护罩,让人完全无法靠近。

  “她的神志好像不太清楚。”馨月发觉雪婆婆的状态似乎有点异常。

  “丫头,你坐好了,我们都没办法在这样的雪地里耗太久,要争取一击即中,速战速决!”翼晨朝馨月喊道。

  馨月俯下了身子,紧紧地将翼晨抱住。翼晨抬头往空中飞速地上升,风雪刮得馨月感到脸上一阵阵地刺痛。

  “有缺口!”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在雪婆婆的上方停了一下,跟着急速地往下冲去,朝她喷出了巨大的火焰。

  眼看着就要将她击中,雪婆婆忽然抬头一望,将寒冰剑抛向了空中。寒冰剑瞬间幻化出无数分身,旋转排开,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盾牌,将翼晨的火焰完全挡开。翼晨刚想蓄势再发,不料寒冰剑竟瞬间恢复原状,飞速地朝翼晨刺来!

  翼晨感到胸口一阵剧痛,无力地往下掉落,变回了人形,馨月也摔倒在了雪地上。

  “翼晨,你怎么了?”馨月看着翼晨用手捂住了胸口,鲜血从他的衣服上渗了出来。

  “不愧是寒冰剑,果然是与我相克的力量。”翼晨一边说一边笑着,笑得很艰难的样子,“要不是我的内丹......”

  馨月这才明白,是因为翼晨将内丹给了她,所以才导致力量不足而受伤。

  “不要说话!我给你疗伤。”馨月想要运用真气给翼晨疗伤。

  “笨蛋!现在哪里是疗伤的时候!”翼晨将她推到了一旁。

  这时候,雪婆婆正带着寒冰剑一步步地从远处朝他们走过来,口中一直念着:“把我的儿子还给我!”她思念儿子过度,如今已经失去理智,神志不清了。

  刚刚靠近,雪婆婆就手执寒冰剑,飞身朝翼晨刺了过来。“翼晨小心!”还没等翼晨反应过来,馨月连爬带跑地冲了过来,挡在了翼晨面前。

  “母亲,住手!”就在寒冰剑即将刺入馨月胸膛的那一瞬间,一个身影出现在雪婆婆身后,抱住了她。

  听到有人呼喊母亲,雪婆婆整个人都愣住了,马上丢下了剑回头看去。馨月也循声望去,意外地发现这叫母亲的人竟然是天朗!

  雪婆婆一看到天朗,眼泪就掉了下来。“我的儿啊,你终于回来了!”她紧紧地抱住了天朗,失声痛哭起来。

  此刻,风忽然停止了呼啸,雪也停止了飘落。

  馨月瘫坐了下来,回过头笑着对翼晨说:“没事了。”翼晨这才发现,馨月全身正在微微的颤抖着。

  此刻翼晨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记忆中那个女子的身影,那个几千年前,为了保护他,不顾一切地挡在他身前的女子的身影。他出神地看着馨月,心中仿佛一股暖流涌过......这种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笨丫头,你逞什么能啊!本少爷是什么人,就算被她多刺几剑也死不了的。”翼晨朝馨月吼道,他心里清楚,如果那剑真的刺中的馨月的胸膛,她必死无疑。

  “你还有力气说这些,赶紧把你的金丹取回去。”一心只想着赶紧帮翼晨疗伤的馨月,什么也没多想,就对着他的嘴凑了上去。

  看到馨月靠得这么近,近到连她长长的睫毛都看得清清楚楚,翼晨的心忽然一阵狂跳,脸上热热的。

  “别过来!”翼晨喊叫了一声。

  “不过来,怎么把金丹还给你?”馨月退了回去,不耐烦地说。

  翼晨将手心向着馨月丹田的位置,向上一推,金丹就从馨月的口中飞出来,进入了翼晨的口中。

  “原来这样就能取出金丹?”馨月惊讶地说,“那你干嘛要亲我!”

  “方便啊,不用那么麻烦。”翼晨一脸轻松地说。

  馨月听到这话,顿时怒气飞升,“因为方便,你就这么若无其事地夺走了我的......你这个大笨蛋!”

  ;3更;F新.最)快$上i酷'Z匠网

  见风雪稍停,天朗的随从驾着马车上山来接他们。“你们赶紧上马车回宫吧,回去再说。”天朗让随从将翼晨和馨月扶上了车。

  “儿啊,这是母亲给你造的寒冰剑,你不用再四处去寻找兵器了,留在我的身边吧。”雪婆婆将寒冰剑递给了天朗。

  天朗接过寒冰剑,交给了随即赶来的随从收起。“母亲,我不会再离开你的,我们回家吧。”天朗搀扶着雪婆婆上了马车,一帮人策马回了皇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