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这是到哪里啊,我怎么觉得越来越冷呀?”坐在火龙身上的馨月打了个冷颤问。

  “独立弓灵指引的方向就是这里,我们先下去看看吧。”说着,翼晨降落了下来。

  刚下地,馨月就冻的浑身发抖。原来这地方竟是白茫茫一片冰天雪地,天空还在飘着小雪。

  翼晨用手将馨月搂到身边,让她取暖,不想却被她一把推开。

  “别跟我靠那么近。”馨月一边发抖一边说。

  “你以为我想抱你啊,好歹我也是守护者,要是把你冻死了,岂不是要被人笑话我连个丫头都保护不了吗。”翼晨又一次将她拉了过来,“你要是不想被冻死,在我燃起火堆之前,还是靠在我身边的好。”

  这彻骨的寒冷也确实让馨月难以忍受,而翼晨的身体在这种冰天雪地里,体温依旧不减,她只好暂时乖乖地靠在了翼晨身边。

  翼晨随手折下了树上的枝条,燃起了火堆,馨月立马就往边上靠去。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这么会如此寒冷?”馨月一边搓着手一边说。

  翼晨跳到了树上看了看前方说:“我也不知道呀,不过看前面好像有村落,应该还是有人居住的地方。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说着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正往馨月这个方向走过来。

  马车经过时,车上的窗帘随风晃动,车上的人似乎看到了坐在路边烤火的馨月。

  “先把车停下。”只听见车里的人喊了一声。

  “是!”车夫应了一声,在前面不远处将把马车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了一个人,是一个高高瘦瘦,眉清目秀的男子。只见他头戴着镶珠翠的金冠,身上披着一件貂裘,感觉贵气逼人。

  他往回走到了馨月身边问:“姑娘,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还穿得这么单薄。”男子脱下了身上的貂裘,披在了馨月身上。

  “快上车吧,我带你回城里,不然你会在这里冻死的。”男子神情急切地说。

  “我......”还没等馨月开口解释,男子就将她拉上了马车。

  “姑娘,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男子亲切地对馨月说。

  “我......”馨月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解释她的来历,“我......我不住在这里,我没有家......”

  “原来姑娘是孤儿,所以才流落至此。”男子眼中带着怜悯,“那先跟我回宫再说吧。”

  “回宫?”馨月一脸茫然。

  马车一路奔驰,径直来到了一座宫殿门口。男子带着馨月下了马车,门口的侍卫齐齐向他下跪喊道:“恭迎王子殿下归来!”

  “王子殿下?”馨月有点惊讶地看着这个男子。

  男子朝她笑了笑,就带着她进了宫殿里。随即又吩咐侍女带馨月去换上了厚厚的保暖衣裳。

  “谢谢你啊。”换好了衣裳的馨月走了出来对男子说,“我该怎么称呼你啊?也跟他们一样叫你王子殿下吗?”

  看着馨月爽朗率真的样子,男子笑了笑说:“我的名字叫哈萨天朗。”

  !=酷匠《网首%发“

  “哈萨天朗?好有意思的名字啊,那叫你哈哈好吗?”馨月走近天朗笑着问道。

  “哈哈哈,好,就叫哈哈!”或许因为从来没有女子如此随意的跟他说话,看着馨月那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天朗的心里有种莫名的喜悦。

  “这里是什么地方呀?为什么会这么寒冷?”馨月一边喝着侍女端上来的热茶一边问。

  “这里是图塔国,一个人口不多,地处偏僻的小国家。这里原本也是四季如春,气候宜人。可就在七年前,这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之后就一直下雪,到如今变成这常年冰天雪地的模样。”天朗说着,脸上露出了忧伤的表情。

  “什么不速之客?”馨月不解地问。

  天朗叹了口气说:“七年前,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奇怪的老婆婆,住在了离这里不远的绿榕山上,说是要等她的儿子回来。没过多久,绿榕山就开始万物凋零,鸟兽绝迹,下起雪,结起了冰,在那里居住的人都搬走了。”

  “那为什么不上山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呢?”馨月又问。

  “我父亲曾亲自带兵上去察看,可说来也怪,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山脚下徘徊,无法上山。”天朗又接着说,“之后冰雪从绿榕山开始扩大,就这几年时间,图塔就变成了一个冰雪之国。”

  “难道是妖物作祟?”馨月心里暗想。

  馨月拿出了那串琥珀色的念珠,口中默念咒语,念珠的动静告诉馨月,这里确实有不寻常的气息。

  “你带我去看看吧,说不定,我可以帮得上忙。”馨月对天朗说。

  天朗似乎明白到馨月不是一般人,忽然之间将她抱住说:“难道你就是真神派来拯救我们的仙女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