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女带着翼晨和馨月来到张小姐的房门口。

  “小姐,老爷请了高明的大夫来给你看病,我带他们进去好吗?”侍女轻轻地敲着房门问。

  过了一会儿,房内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我不想见,什么高明的大夫都治不好我的病,让他们都走吧。”

  馨月一听,焦急地说:“张小姐,我师傅的医术可是很高明的!”然而房门内一点回应也没有。

  翼晨似乎也早料到会是如此,不慌不忙地说:“张小姐,贫道应山中青鸟所托,才有缘来到此地,携有良方一张,是专治你的病的,还请小姐一观。”

  “应山.......良方?”张小姐似乎想到了什么,咳嗽了两声说道:“罢了,玉琴,就带他们进来吧。”

  馨月和翼晨两人随着侍女进了房门,房内垂着一幅宝蓝色的珠帘,珠帘后市一个憔悴的身影。只见张小姐身上挂着一件绯色的保暖披风,没有梳理装扮的长发散在肩头,垂至腰间。

  “你有何良方可治我的病?”张小姐开口问道。

  “这良方乃是秘传之法,只可授予小姐一人。”翼晨拿着羽扇轻轻在胸前拍打着。

  张小姐听出了他的意思,转头对站在身边的侍女说:“玉琴,你先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侍女犹豫了一下,施了个告退的礼,走出了房门。

  “哎呀,憋死我了!”侍女走了之后,馨月立刻原形毕露,扯下了头上那顶道士帽。

  张小姐一见是个不知来历的女子乔装的,以为他们是另有目的,吓得一下子从珠帘后跑了出来,想要呼喊人进来。

  馨月赶紧拦住她,向她解释道:“小姐别怕,我们是应山的朋友!”

  “你这毛躁的丫头,姑娘家都不经吓,你以为都像你一样没心没肺的。”翼晨拿羽扇拍了一下馨月的头。

  “张小姐不用惊慌,你看这个。”说着把应山之前写的那张祈愿纸张递给了张小姐。

  她接过一看,“这确实是郭公子的字迹,上次入府时我见过。”说着,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三人这才坐下细谈了起来。馨月将遇到应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家小姐。

  知道应山原来对她有情,张小姐这也才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其实那天见过应山之后,张小姐早已是芳心暗许,所以才收下了他的玉佩。

  但是之后日盼夜盼也不见应山再上门来。

  张小姐以为应山对她已经忘情,心灰意冷。没多久,父亲又为她订了一门亲事,她心结难解,郁郁寡欢,终积郁成病。

  N酷8匠网2T首A4发

  听到这里,馨月高兴地跳了起来,“太好了,你们果然是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又如何,我的婚事已经订下了,一切都太迟了。”张小姐忧伤地说。

  “难道你愿意一辈子跟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馨月拉着张小姐的手问。

  “我......”张小姐这病怏怏的样子早已经说明了一切。

  “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他,见了他之后你再决定要怎么做。”馨月说着拉着张小姐就要出门。

  “府里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出不去的。”张小姐拉住了馨月。

  “呵呵,还没有我出不去的地方。”翼晨扯掉了假胡须,扔掉了手中的羽扇,准备要走。

  “想不被发现地从这里出去,除非我们会飞,那就可以趁着现在小花园里没人飞走了。”张小姐无奈地笑了笑。

  “那就走吧!”馨月不由分说地就拽着张小姐跑出了房门。

  翼晨随即在花园中幻化成龙,载着她们两人一瞬间就飞出了张府。

  “我这是在做梦吗?”张小姐被惊呆了,“你们是上天派来搭救我的神仙吧?”

  “对,这就是火龙神,翼晨爷爷!”馨月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一转眼,他们就来到了应山所在的小河边。见到日思夜想的娇容,应山激动地跑了过来。

  “你别过来,我现在很丑......”娇容看到河水中自己的倒影,才忽然想起自己没有梳妆打扮,背过身不敢让应山看见。

  “不......不会,娇容很美......真的很美......”应山紧张得说话都结巴了。

  馨月将娇容推到了应山身边,“你们就别浪费时间了,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我们呢,就不在这里煞风景了。”说完拉着翼晨就往别处去了。

  应山与娇容四目相对,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娇容那原本苍白无血色的脸,此刻却如桃花一般粉嫩。

  “真是羡煞旁人啊!”在不远处观望的馨月陶醉地说。

  “来,哥的肩膀借你靠一下!”翼晨往馨月身边靠了过来。

  馨月一把推开,看都不看他一眼地说:“爷爷,年轻人的世界你不懂,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