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们干嘛打扮成这个样子啊?”馨月在翼晨的强迫下,跟他一样,换上了一套道士服饰。翼晨还贴上了一撮假胡子,手里拿着一把羽扇,一晃一晃地扇着,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

  “要知天机,卜吉凶,找我翼真道人就对了。”翼晨一下一下点着头,抑扬顿挫地说道。

  “给我说清楚!”馨月扯着翼晨的耳朵,在他耳边喊道。

  “你要是把我喊聋了,可就没人能帮应山和张小姐了。”翼晨搓着自己的耳朵说道。

  “弄成这鬼样子,跟帮他们有什么关系啊?”馨月扯着自己身上的道士服,露出很嫌弃的表情。

  “反正你记住,我是大师傅,你是小徒弟,跟我来就对了!”翼晨用羽扇在馨月头上敲了一下,转身就走了。

  “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啊!”馨月不情愿地跟了上去。

  翼晨来到张府门前,正对着张府大门,站在那一动也不动,一直晃着脑袋,口中还念念有词,“灾劫,灾劫啊......”

  两个守门的看到他这莫名其妙的举动,面面相窥表示不解,其中一个走了过来说:“你是哪里来的道士,别挡在我们大门口,赶紧走赶紧走!”说着便挥手驱赶起来。

  “你今天若是赶走了我,明日张府出了大事,就是你的罪孽。”翼晨装模作样地对那个守门的说道。

  忽然被扣了这么大个罪名,那人一时竟慌了起来。“你在胡说什么,我又没干什么。”

  看着那家伙傻愣傻愣的表情,馨月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忍住没有笑出来。

  翼晨仰天叹了口气,用手摸了一下那撮假胡子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贫道不能见死不救。”之后又转头对那守门的说,“快引我去见你们家主人。”

  守门的半信半疑,进退两难。就在这时候,翼晨伸出右手,从掌心窜出了一团火苗,在空中环绕,露出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说:“不详之火已然来临,来不及了。”

  守门的被这幻术唬得一愣一愣的,心里似乎开始相信翼晨的一派胡言,转头对另一个守门的说:“宁可信其有,我们还是禀报大人,让他做主吧。”

  那人点了点头,转身跑进府里去了。

  过了一会儿,张家大人走了出来,疾言厉色地说道:“是何人在此危言耸听?”

  翼晨不慌不忙地向张大人鞠了一躬,拿出一个锦囊,递给了他,只说了一句:“内有乾坤。”

  张大人疑惑着打开了锦囊,里面装着一张字条,写了八个字。张大人看完,一语不发转身就走。馨月正想追上去问个究竟,翼晨拦住了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过去。

  张大人走到大门边,站住了脚,沉默了一会儿,对守门的说:“带他们进来吧。”

  馨月听到这话,心中暗喜,悄悄地对翼晨说:“你不去做戏实在是太可惜了。”

  两人就这样随着守门的进了张府,在大堂等张大人过来。

  见四下无人,馨月露了本性,好奇地问翼晨:“你到底给他写了什么呀,他怎么就肯让我们进来了?”

  翼晨笑而不语,馨月焦急地扯着他的袖子,“别吊我胃口了,赶紧告诉我吧。”

  “我写的是,灾星入宅,红颜不安。”翼晨摇头晃脑地说。

  “什么意思啊?”馨月不解地问。

  “我断定见过应山之后,张小姐肯定得了相思病。”翼晨说。

  Z更)新最Q快ir上DL酷{匠mC网

  “你怎么知道的,说不定......”

  “嘘,别说了。”馨月话还没说完,就被翼晨打断了。原来是门口有人来了。

  来的是张大人和一个侍女,他走进大堂坐了下来,把翼晨给他的锦囊放在了桌上。

  “想说什么,就说吧。如果你只是江湖神棍,那你今天肯定是出不了张府的大门。”

  “张大人,令千金可好些了?”翼晨开门见山地问。

  张大人听这话,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小女的事府中一直是秘而不宣,你到底是从何而知?”

  “天机不可泄露啊。”翼晨故作神秘地说。

  “好,我就姑且相信你有点知天命的本事。”张大人这才向翼晨说起了张小姐的事情,“老夫就容儿这么一个掌上明珠,上个月才为她订了一门亲事,谁知她竟莫名地一病不起,而且群医无策。”张大人一脸心痛的表情,“你若真有本事将小女的病治好,老夫将你当神明供奉。”

  “救人一命,功德无量,请容我与张小姐一见,贫道自当尽力而为。”翼晨诚恳地说。

  “好,在我府中,谅你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张大人转头对身边的侍女说,“玉琴,带他们去见小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