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馨月一个人坐在太阴池边,低头看着池水里自己的倒影,一脸苦闷,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突然,池里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原来是翼晨站在了她的身后。

  “怎么哪都有你,我想一个人静静。”馨月没有回头看他,只对着池中翼晨的倒影说道。

  “我是怕你这副愁容吓死了池里的小鱼,开了杀戒,才好心来提醒你一下。”说着,翼晨也在池边坐了下来。

  馨月还是低着头,默默没有出声。

  见她没什么反应,翼晨又接着说,“就算没有灵力,只要你把那野蛮的性格收敛一下,就你这还有几分姿色的面容,想找个不嫌弃你的人嫁了,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不用担心成这个样子。”

  馨月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是个被遗弃在玉龙山的孩子,我的命是玉夙的父亲救回来的。尽管我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我是不是月幽族人都不知道,但守护月幽族人是我一生的使命,就算牺牲我自己也在所不惜,这是我从懂事开始就一直坚守的信念。但是如今我却什么都做不了......”说到这里,馨月的眼眸里闪着泪光。

  听到这话,翼晨有点惊讶,不是惊讶馨月的身世,而是没想到馨月会跟他说这些心里话。

  “把你的手给我。”翼晨突然拉过馨月的手。

  馨月以为翼晨是风流病又犯了,刚想发火,回头却看到他少有的一脸严肃的样子,也就没有吱声。

  翼晨握着馨月的手,闭上了眼睛,手上发出了淡淡的红光。馨月感觉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从她的手掌进入,在她体内游走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红光消失了,翼晨也睁开了眼睛。

  “你的体内有另外一股邪气在游走,而且一直在阻挡着外力的进入。我想这就是月之灵力无法进入你体内的原因。甚至连古月长老也无法为你疗伤。”翼晨一本正经地说道。

  馨月睁大了眼睛,“你是认真的吗?那为什么你的力量可以进入?”

  “我的修为岂是你们可以相提并论的。”翼晨说,“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被人下了邪咒。”

  “邪咒?怎么可能,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碧月山庄,没有接触过外人,怎么会...”馨月睁大了眼睛。

  “呵呵,那就只可能是你们自己人干的了。”翼晨笑着说。

  馨月的心突然加速地跳了起来,确实如此,在这里,能对她下咒的,一定是自己人。究竟是谁呢?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你们女人,碰到问题就只会愁眉苦脸掉眼泪,你好好想想,灵力异常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特别的事情....”馨月仔细地回想着。

  看,*正版。章P节l上4z酷{匠G网B#

  “难道是那天...”馨月想起了那件看似平常却又有点奇怪的事情。

  那一天,馨月从玉龙山上下来,在山脚遇到了一个老婆婆,她坐在地上呻吟着,好像是受了伤。馨月急忙将她扶起,发现老婆婆原来是扭伤了脚,馨月想用灵力将她治愈,可却没有效果。所以只能一路扶着老婆婆回了家。

  “这事我当时没怎么在意,但现在想想,却很奇怪。我的灵力怎么可能无法治愈一个凡人的脚伤。”馨月一脸疑惑地说。

  “就你这脑子,当时不觉得奇怪也是正常的。”翼晨摇了摇头,“那你还记得那个老婆婆的家吗?”馨月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一同来到玉龙山脚下,寻找馨月说的那间小茅屋。

  “就是这一间,那天我就送她到门口。”馨月指着前面的茅屋喊道。

  只见门半掩着,馨月一边推门一边问:“有人在吗?”屋里光线很暗,隐约看见角落放着一张小四方桌。翼晨随手一指,火光点燃了桌上的蜡烛。

  光线中才发现,屋里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明显是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

  “啊!有老鼠!”馨月尖叫了一声,飞快地从小茅屋跑了出来。

  “妖兽你都不怕,怕老鼠....”翼晨跟在后面走了出来。

  “你遇见那个老婆婆绝对不是偶然。很有可能就是她趁你不注意在路上对你下了邪咒。”翼晨看着茅屋说道。

  “但现在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她呢?”馨月毫无头绪地说。

  翼晨站起来走到茅屋前,单手一挥,出现了一片金黄色的结界层,将茅屋包裹了起来。之后他又将手放在结界上,闭着眼睛,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翼晨睁开了眼睛,手离开结界之后,他转头看着馨月,露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欲言又止,接着默默地走到一边。

  “怎么样,是不是发现什么了?”馨月焦急地询问。

  翼晨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低沉地说,“我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是谁?”馨月问道。

  翼晨的表情很奇怪,似是惊讶,似是感伤,他看着馨月一会儿,说:“我们先回去吧,等我确认之后再告诉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