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月一行人离开冰海之湖,回到了碧月山庄,馨月施法为四位长老疗伤,伤势很快就减轻了许多。

  “不愧是嫦娥后裔,治愈的能力果然非同一般啊。”翼晨拍了拍手。

  “那当然,改天你这自恋狂要是得罪人被打伤的话,就记得来找我吧。看在你上了年纪的份上,我会救你的。”馨月戏谑道。

  “哼,这世上能打伤我的男子可寥寥无几,至于女子嘛,恐怕是舍不得打的。除了...”翼晨朝馨月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除了什么?”馨月预料他说不出什么好话,但还是忍不住问了。

  “除了那些个不像女子的女子。”翼晨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你...”馨月气得涨红了脸,冲过去想跟他一辨高下,还是被古月长老阻止了。“月儿,商量正事要紧。”古月长老边说边坐了下来。馨月这才收了口,乖乖站在长老的身边。

  “颜公子请坐。”古月长老伸手示意,翼晨也坐了下来。“月儿虽然是月幽族的灵女,但年纪尚轻,不懂规矩,希望你不要见怪。”

  “哈哈,我才不会跟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呢。”翼晨翘起了二郎腿。听到这话的馨月偷偷地朝他做了个鬼脸。

  “言归正传,颜公子,关于寻找弓灵的事情,具体应该怎么做呢?”古月长老问道。

  翼晨撇了撇嘴说:“现在秦炎被我困在体内,我的力量虽然足以控制他,但每日午时,阳气最盛的时候,也是我体内两股至阳力量斗争最厉害的时候,我需要月之灵力的至阴之气帮我平复。所以寻找弓灵,馨月得与我结伴同行。”

  馨月听到这话,嘟着嘴,露出了一副极度不情愿的表情。翼晨刚想开口,玉夙端着清茶进来了。“大家先喝杯茶吧。”

  翼晨接过茶杯,深情地看着玉夙说:“要是能和玉姐姐结伴同行多好啊,带个善解人意的美人,比带个不识趣的野丫头可要强多了。”说着,用眼角扫了馨月一眼。这话让玉夙不好意思得拿着茶盘赶紧退了下去。

  “没办法啊,火龙爷爷,谁让我是你命中注定的主人呢。”馨月不服输地说道。话音刚落,她突然发现翼晨的脸色似乎不太对劲,似乎一阵一阵地在泛红,就连眼睛,好像也在冒着红光,眼神有些呆滞。

  她走上前,用手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你没事吧?”没想到翼晨突然站起来就将她抱住了。馨月以为他的风流病又犯了,刚想狠狠揍他一顿,突然感觉到他身上似乎有异常的力量在翻涌。

  “帮我...”翼晨低声说,似乎有点难受的感觉。

  “是午时到了。”古月长老想起翼晨刚才说过的话。“月儿,用月之灵力将他控制住!”

  馨月这才意识到这可不是玩笑的时候,翼晨身上散发着不稳定的气息,万一失控,放了秦炎那可就麻烦了。她也顾不上什么,抱着翼晨,闭上了眼睛,默念着咒语,释放出月之灵力。仿佛冰与火的交融,那至阳碰撞的力量渐渐地沉下去了,翼晨也慢慢地恢复了理智。

  j看lf正.版章节上¤R酷St匠:网

  馨月迅速一把将他推开,“难道我以后每天都要这样帮他抑制魔力吗?”馨月的脸上明显地写着三个字,不情愿......“月儿,颜公子是为了我们族人在忍受痛苦,你应该尽你所能帮助他。”古月长老看出了馨月的想法,语重心长地说。

  “丫头,这可是别人求之不得的差事啊。”翼晨虽然还是那副自恋的表情,但瘫坐在椅子上的他,脸色明显还是不那么好。馨月似乎也看了出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散发出治愈之光。翼晨感受到了一股凉凉的,如微风拂面般舒适的力量,很舒服,一瞬间也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馨月。“不用这样看着我,看在你是为了我们族人的份上,我才帮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