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下秦炎之后,翼晨恢复了人形。方才的一切躁动,一瞬间就这样平息了,所有旁观者都目瞪口呆。“哇,你太厉害了!”馨月的喊声打破了宁静。她飞奔向翼晨,拉起他的手,兴高采烈地转圈。这是翼晨第一次看到馨月的笑脸,看到她露出的两颗小虎牙,看到她笑起来时,那清澈深邃的双眸,更加灵动。她无邪的笑容就像一束阳光,射进了翼晨的心里。“这丫头,喜怒皆形于色,还挺率真可爱的。”他心想。

  “多谢颜公子,救了我们月幽一族。”玉夙含着眼泪对翼晨说。四位长老也走了过来,想向他致谢。

  “你们别高兴得太早。”翼晨开口了,“我只是暂时降服了他。”

  “什么意思?”馨月疑惑地问,“他不是被你吃了吗?”

  “我说过,我不能破杀戒,所以,他还没死。”翼晨走到湖边一张石凳前坐了下来。“就像他说的,我和他同是火系的力量,火灭不了火,我只能用更强大的力量将他困在我的体内。”

  “那,能永远困住他吗?”馨月急切地问。

  “像他这样的脏东西我可消化不了。”翼晨打了一个嗝,“最多困他个三五年吧。”

  “就是说,三五年后,他还是会自由?”古月长老试探着问。

  “对,没错。”翼晨边说边打了个哈欠。

  “你...这样不是治标不治本吗?”馨月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要治本也有治本的方法。”翼晨似乎不想看到她忧愁的模样,赶紧说道,“冰魄弓就是治他的办法。”

  “冰魄弓现在在哪里?”馨月立即又问道。

  翼晨站了起来,手中变出一把浅绿色的折扇,“啪”的一下打开,在胸前扇了两下,“要说这冰魄弓,当年我也见过,它的威力确实不同凡响,至阴至寒,若是落在灵力高强的人手上,恐怕连我也不是对手。”

  F酷n匠网9;永f久免c费)$看小说o0

  “到底在哪里呀,说重点!”馨月不耐烦地说。

  翼晨合起折扇往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我的女主人,想听故事得有点耐心啊。”

  翼晨接着说,“虽然嫦娥的灵力也不弱,但她当时毕竟只是个凡人,不足以发挥出冰魄弓的最大的威力。在和秦炎的魔力互相碰撞时,秦炎虽然败了,但是冰魄弓也化为了灰烬。”

  “没有了?”馨月睁着大眼睛问。

  “故事还没讲完呢。”翼晨用折扇在她面前扇了两下,“冰魄弓是有灵性的神器,虽然化为灰烬,但它的弓之灵还没有消失,只是散落之后依附在了其他有灵气的物体上。只要我们找到这些物件,把灵力聚集,那么可以重新铸就冰魄弓了。”

  “颜公子是否能帮助我们找到这些物件?”古月长老问。

  “谁让我答应了嫦娥美人呢...只好送佛送到西了。”翼晨用折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但凭我一个人是做不到了,我需要月之灵力的辅助。”说着,他走到了馨月面前,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我?”馨月犹疑地问,“可是我的月之灵力还没恢复呢。”

  “这个你不用担心,天狗食月的影响很快就会过去,你的灵力自然会恢复的。”翼晨拍了拍她的脑袋,像在安慰一个孩子,他们两个的身高差,让翼晨做这个动作显得特别顺手。

  “别跟我套近乎,你个轻浮的家伙。”馨月随即把他的手挡开。

  “我说月妹妹,你就没发现你哥的风流倜傥,俊美非凡?”翼晨扫了一下额前发,露出一副很得意的表情。

  馨月迅速白了他一眼,“我说火龙大人,您都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精了,还好意思自称哥吗?没叫您爷爷已经很给你面子了。”馨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回想当初第一眼看到翼晨时,确实被他的俊美吸引住了。只是在看到了他这副自恋的模样之后,那心中的憧憬就瞬间消失了。

  “你...天哪,天下女子何其多,我怎么会摊上这么个女主人啊!如果玉夙是灵女的话该多好,温柔可人,比你这野蛮丫头强多了!”翼晨瞬间也在后悔当初第一眼看到馨月的时候怎么会觉得她那么美呢。玉夙听到这话,害羞地低下了头。

  “哼,谁让你的卖身契在我手上,就认命吧,火龙爷爷。”馨月似喜似嗔地朝翼晨做了个鬼脸。

  “我就不信我拿你这丫头没办法。”翼晨说着挽起袖子,一副要收拾馨月一顿的样子。

  “来啊来啊,怕你不成!”馨月站到了石凳上,抬高了头,挑衅地说。

  “月儿,不许胡闹!”古月长老开口了。“颜公子是我们一族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我们如今早已不在了。”

  古月长老是看着馨月长大的,对她来说就像是亲爷爷一样,看到长老开了口,也想到翼晨确实救了月幽一族,馨月这才嘟着嘴,从石凳上跳了下来。

  “现在危机还没有解除,以后你们两个还要合作找到弓灵,要好好相处。”

  古月长老语重心长地说。

  他们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但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