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晚餐之后,大家一起来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欣赏来宾中的一位音乐家弹奏钢琴。那娴熟的琴技,优美的旋律,让大家都不禁为之陶醉。一曲之后,在场的人全都给对这位音乐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之后,那位画家又向众人展示了自己的作品,这幅作品是他最近刚刚完成的,今天拿它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林天琪。于是大家都围过来仔细欣赏这幅画,一边欣赏一边不住的发出赞美的声音。

  苏晓婉心里还在为刚刚饭桌上的事情耿耿于怀,认为自己失了颜面,所以,她想借这个机会好好地回击一下秦姐和那个江南叶,为自己转转面子。

  于是她在众人都在欣赏画家的作品时,当着秦姐和江南叶的面,假装好心好意的对林天琪说:“天琪,这幅画实在是画得太棒了,只是不知道秦小姐和这位糕点师先生能不能理解这幅画中所蕴含的意义,你要不要向他们解释一下这幅画?”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苏晓婉的话里有刺,这很明显是在嘲讽秦雨露和江南叶,说他们不懂艺术,不过,他们也的确认为这么高雅的东西他们应该不太懂得如何欣赏。

  但是林天琪却朝苏晓婉摆了摆手,说:“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位秦雨露小姐可是盛达集团主席秦正生的女儿,肯定从小就受到最好的教育,见识过很多名画,根本不需要我来帮她讲解。”

  一听秦雨露竟然是秦正生的女儿,众人立马对秦雨露转变了态度,苏晓婉当时就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想到这个秦雨露的背景竟然这么厚,自己跟她一比完全不够看的。想到刚刚自己对她说的各种冷嘲热讽的话,顿时冷汗都冒出来了。

  在场的人一个个虽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但是除了林天琪以外,没有一个人能和秦雨露相提并论。那位画家首先走过来跟秦雨露打招呼:“秦小姐,刚刚真是失敬了,不知道你对我的画有什么看法没有?”

  一时间,秦雨露成为了派对的女主角,所有的人都围着林天琪和秦雨露两个人说话,完全把苏晓婉和江南叶撂在了一边。刚刚演奏钢琴的音乐家甚至说:“秦小姐和林公子两位简直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啊,你们两位要是在一起,那真是世上最完美的结合了。”

  江南叶听他们说话,直觉得恶心,感觉自己都快要吐了,都说搞艺术的人清高,可是看他们这幅嘴脸,真是玷污了艺术家这个称号。

  被这么多人团团围住,秦姐感觉到浑身不自在。自己从前在家里的时候,就是这样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听着他们说一些阿谀奉承的假话,而自己还要表现得很开心的样子。此时此刻,她突然觉得这样的场合,这样的人让她感到很厌恶,心里的只有赶快带着江南叶离开这个地方,回到家里去卸下自己这张假面具,换上睡衣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派对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多钟,结束之后,林天琪本来想开车送秦姐回家的,但是秦姐却拒绝了他:“有阿叶陪我回去就行了,你不用送了。”

  见秦姐坚持不要自己送,于是林天琪向两人道了一声再见之后,便自己回屋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江南叶发现秦姐的表情看上去好像很疲惫的样子,于是问道:“怎么了,今天玩得不开心吗?”

  秦姐默默地摇了摇头,说“不是,只是我觉得自己已经不习惯这种场合了,感觉有点累。”

  “哦?你可是秦家的大小姐啊,怎么可能不适应这种场合呢?”

  “不知道,总之就是不适应。别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家吧。”

  另一方面,林天琪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秦姐对这次的派对产生了抵触情绪,可他不明白,这么这么完美的派对,每一个环节都无可挑剔,大家最后对她也都非常友好,为什么她还会感觉很不开心的样子呢?

  除了这两个人之外,另一个很郁闷的人恐怕要数苏晓婉了,本来她以为自己是派对上跟林天琪最般配的女主角,没想到突然从半路杀出了一个盛达集团董事长的女儿,风头全都被她抢了过去,连自己精心为江南叶准备的蛋糕也被这个秦雨露身边叫江南叶的人做的蓝莓蛋糕给比了下去,自己真实颜面尽失,而且自己还得罪了人家,真是太失败了,她还从没有碰到过这么失败的事情。

  回去之后,苏晓婉找到了帮她做蛋糕的那位问外国糕点师,将自己憋了好多久的火全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

  “你做的什么破蛋糕,连一个小蛋糕店的糕点师做的都比不上,竟然还好意思在这么好的酒店,领这么高的薪水,你难道都不觉得害臊吗?”

  他被苏晓婉骂得莫名其妙,于是问她:“什么意思,你是说有人做的蛋糕比我做的好吃?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我可是亲自尝过了,人家的蛋糕比你卖的便宜十几倍,但却比你做的好吃一千倍,跟他做的一比,你做的简直连垃圾都不如!”苏晓婉越骂越凶,怒火简直要烧到头顶了。

  被她这么一骂,这位糕点师的脸上也挂不住了,心里决定,自己一定要亲自去找这个做蛋糕的,他倒要尝尝到底是谁做的蛋糕竟然会比自己做的还好吃。

  在打听到了秦姐这家店之后,这位外国糕点师便亲自来到了店里。看这店面,他就从心里认定,这种档次的蛋糕店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吃的蛋糕呢,简直是扯淡。

  他昂首阔步的走进店里,看都不看店里的东西,直接就朝李小娜走了过来,盛气凌人的对她说:“给我拿一块你们店里最好吃的蛋糕。”

  李小娜看他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又是个外国人,很怕自己得罪他,于是赶紧拿了一块江南叶刚刚做好的草莓蛋糕,颤颤巍巍的朝他递了过去。

  他接过这块草莓蛋糕,很不屑的看了一眼,心想,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比我做的蛋糕好吃,简直是笑话嘛。

  可是,在他一口咬下去之后,他的表情立马僵住了,直到他把蛋糕吃完,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后默默的付完钱迅速的离开了店里。

  李小娜感觉很奇怪,难道老外买蛋糕都这样的吗?

  前后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这位外国糕点师便被江南叶做的蛋糕给征服了,这么好吃的蛋糕是他永远做不出来的,为什么,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有这种人的存在呢?

  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从心底里开始对江南叶的存在感到恐惧,心想:这种人要是继续存在下去,那自己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做蛋糕呢,于是,他决定,一定要想办法把江南叶的蛋糕弄得身败名裂,让这家店关门大吉,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安安稳稳的继续当全市最好的糕点师。

  所以,他找到了经常找他订做蛋糕的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局长钱达开,请他帮自己弄垮了那家“雨露”蛋糕店。

  `●酷匠}b网唯n一(正y版,=x其K他都#是7盗$版Zh

  “这件事情比较难办啊,”钱达开对他说:“这家店证照齐全,而且卫生工作从来都没有出过问题,要是突然就让他们停业整顿的话,恐怕很难啊。”

  在国内待久了,这位外国的糕点师很清楚他这句话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要钱,他已经早有准备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包,递到钱达开面前说:“钱局长,这家店真的需要好好查一查,我亲自去里面看过,而且还尝过那里的糕点师做的蛋糕,那可不是一般的差啊,您作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局长,怎么能容忍这样的店继续开下去呢?”

  钱达开见到他朝自己递红包,故作生气的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一向为官清廉你不知道吗?怎么敢拿钱来贿赂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嗨,您别误会,我这不是知道您马上就要过五十大寿了嘛,我想到时候我可能没法亲自过去,那人不到总不能礼也不到吧,您就收下吧,我还提前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呢。”

  钱达开听他这么一说,立马笑着接过了红包说:“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先谢谢你的恭贺了,至于那家蛋糕店,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是很有必要查一查,你放心,为了人民的食品安全,我这个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局长,肯定会负责到底的。”

  见钱达开收下了红包,这位糕点师立马放心了,这下,那家蛋糕店就算不被搞得关门大吉,也至少一年半载无法正常营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