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皇后”这家店并不难找,就开在离秦姐的蛋糕店五百米远的地方。秦姐到了店门口一看,顿时被这家店的外观给吸引住了。

  店门之上是由几块木板拼成的招牌,上面贴着五个红色的大字“葡萄酒皇后”,在这五个大字上面,还有一排白色花体的法文字,看起来很有感觉。透过玻璃门,可以清楚的看到店内的装潢,精致的木头酒柜上平放着一瓶瓶看起来很高档的红酒,柔和的灯光打在这些酒上,看上去非常诱人。

  整家店看上去并不非常奢华,但是却很有品味,褐色的沙发前事一张欧式风格的茶几,要是能坐在上面喝红酒,肯定是一种非常享受的事情。

  秦姐终于忍不住走了进去。一进大门,顿时,一种沁人心脾的香味就充满了他的鼻子,让她觉得整个人都心情舒畅了起来,很想立马就来一杯红酒。

  店内的服务员是位穿着黑色礼服的男士,看上去很优雅很绅士。见秦姐走进了店里,立马走过来,首先微微鞠了一躬,然后很礼貌对她说:“您好,欢迎光临葡萄酒皇后,请问需要我为您介绍一下本店的红酒吗?”

  对于如此绅士的举止,秦姐如果拒绝,则会显得有点粗鲁与不礼貌,于是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这位男士又微微鞠了一躬,开始向秦姐介绍葡萄酒皇后的一些基本情况,一边介绍,还一边把酒驾上的红酒拿下来像秦姐展示。而秦姐则一边听,一边四处观望着,她在寻找那位帅哥老板,可是他的目光扫遍了店里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帅哥老板的身影。难道他有事出去了?秦姐心想。

  就在秦姐感到有点失望的时候,突然,店门外停了一辆奥迪轿车,从轿车上下来的人,正是那位帅哥老板。

  当他走进店里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秦姐,于是立刻迎了上来,很惊讶的问道:“是你?你怎么来了?”

  秦姐见到他心里一下子愉快了许多:“我是来买红酒的,怎么,你不欢迎我?”

  帅哥赶紧说:“当然不是,非常欢迎,”然后转过脸来对站在一边的服务员说道:“你先去忙别的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服务员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向秦姐鞠了一躬才退到一边去。

  秦姐很开心的问帅哥老板:“你们店里的店员好有礼貌啊,从刚才到现在都朝我鞠了三个躬了,这都是你要求的吗?”

  帅哥笑着说:“不是的,他原来是在法国酒庄里做侍应的,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在那里,他经常要接待一些上流社会的人,所以必须时刻保持礼貌与风度。”

  “原来如此,”秦姐说:“不过他现在怎么会在你的店里工作的?是你特地把他从那儿挖过来的吗?”

  “没错,”帅哥点点头说:“他不仅服务很周到,而且对红酒也非常有了解,几乎所有有名的红酒他都尝过,如果他不做侍应的话,应该会是一位很好的品酒师。”

  秦姐觉得这简直难以置信,于是很不解的问到:“那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帮你工作,是因为你给的工资高吗?”

  帅哥笑着摇了摇头,“不是的,我当时在他所在的酒庄里参观,是他接待的我,我和他聊了好久,发现他对红酒的认识很深,而他对我的印象也很好,于是我们意见如故,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后来我告诉他我准备回国开一家专门卖红酒的店,他很感兴趣,决定跟我回来一起经营,所以就辞了法国的工作,来这里帮我了。”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竟然能遇到这么一个知己。”

  帅哥很欣慰的说到:“确实如此,能够遇到彼此我们都觉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秦姐突然想起来这件事。

  “我叫林天琪。”

  他刚说完这三个字,秦姐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你说你叫林天琪?”

  C酷_:匠网唯H`一6正版,M其…他都是盗。(版_-

  “是啊,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秦姐半天说不出话来。林天琪,难道就是自己的爸爸要给自己介绍的对象?林氏集团的主席,全国首富林长友的儿子?怎么可能呢?要是他真是林氏集团的接班人,怎么会不在林氏集团里带着当他的小老板,非要跑到这里来开这家店卖红酒呢?难道是自己想错了,两个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秦姐颤颤巍巍的说:“我••••••我叫秦雨露。”

  林天琪一听,顿时吃了一惊,“什么?秦雨露?难道你就是那个盛达集团的董事长,秦正生的女儿?”

  秦姐点了点头,然后反问到:“林氏集团的主席林长友难道是你爸爸?”

  林天琪同样点了点头。秦姐心想,这难道是巧合吗?自己的爸爸要给自己介绍的对象尽然和自己出现在了同一座城市,而且还和自己聊得这么投缘,这一切会不会只是一场阴谋,眼前的这个林天琪会不会和她的爸爸串通,安排了这一次的见面,好让自己心甘情愿的嫁给他,从而促成一场商业上的交易呢?想到这里,秦姐马上警觉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不呆在林氏集团里,而要跑到这里来开这家店呢?”

  林天琪很无奈的解释道:“我可从来不想当什么林氏集团的接班人,我对当主席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喜欢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可是我老爸非要我跟他学习商场上那一套,逼着我接触一些我达官显贵,每天都要出去交际应酬,后来我被他逼得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就从家里逃了出来,开了这家店。”

  听他这么一说,秦姐不禁想到了自己,她也是为了躲自己的老爸所以才出来开蛋糕店的,没想到这个货真价实的高富帅竟然和自己的想法如此一致,看来自己刚刚的担心是多余的。她本来还想问关于两家准备结亲的事情的,可是看样子,林天琪好像不知道有这回事,所以自己也就没好意思问。

  随后,林天琪又问秦姐,“那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跑出来的?难道你也不想继承你爸爸的事业,讨厌商场上的那一套?”

  这个问题让秦姐有些为难,她怎么好当着林天琪的面说自己是因为不想嫁给他而逃出来的?于是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来我们两个的共同点还真多呢,”林天琪激动的说:“既然这样,我就带你去参观一下我私藏的红酒吧。”

  说着,他便领着秦姐走进了另外一间房间,里面放满了各种名贵的红酒。秦姐看得眼睛都直了,虽说自己对红酒很有研究,还喝过很多名酒,但是这里有些红酒自己连见都没见过,看来这个林天琪对红酒还真是十分痴迷啊。

  房间的中间放着一张小沙发和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专业的酒器,有酒杯、醒酒器、开瓶器、割纸器、酒温表等等,看得秦姐真心感觉到惭愧。自己也算得上是个爱酒之人,但是和林天琪一比,就感觉自己根本就不懂红酒,买回去的酒打开之后一点儿专业的步骤都没有,直接就倒在玻璃杯里喝了起来,这样,再好的酒也没法喝出它应有的味道。

  秦姐知道,喝红酒是一种品位,每一道程序都在最大程度的发挥红酒的价值,没有一个步骤是多余的。在这里逛了一圈之后,秦姐真心觉得自己以前的红酒都白喝了。

  林天琪从酒柜上小心翼翼的拿下了一瓶红酒,伸到秦姐面前说:“这瓶拉菲是2000年产的,口感相当不错,你想尝尝吗?”

  秦姐兴奋的说:“可以吗?”

  林天琪笑着说:“当然可以,来这边坐吧。”

  之后,林天琪非常专业的一步一步打开瓶塞,然后将红酒倒入醒酒器,秦姐知道一瓶尘封多年的佳酿,在刚刚打开的时候会有异味出现,这时就需要唤醒这瓶酒,醒酒的过程,就是让红酒与空气接触,充分氧化,之后,浓郁的香味就会流露出来了。

  他一边倒,秦姐一边问他:“在这么多酒当中,你最喜欢的哪一瓶?”

  这个问题让林天琪考虑了好一会儿,然后他很为难的对秦姐说:“其实,这里的每一瓶就都是我最喜欢的,每一种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没有谁比谁更好,有可能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喜欢一种,在我心情好的时候我又想喝另一种,所以它们对我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

  秦姐点点头,看来自己的问题显得有点无知。

  之后,十分钟之后,林天琪将醒好的酒倒进了酒杯里,然后将酒杯递给了秦姐。

  秦姐刚准备要喝,林天琪突然制止道:“等一下。”

  秦姐把刚放到嘴边的酒杯又放了下来,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只见林天琪站起身,走到酒柜旁边按了一个按钮,房间里立马响起了舒缓浪漫的音乐。之后,他重新坐回秦姐的身边,举起酒杯对秦姐说:“音乐与红酒,就像是一对双生姐妹花,在享受美酒的时候放点适当的背景音乐,有助于提升酒的口感。”

  悠扬的音乐,香醇的红酒,再加上林天琪迷人的眼神,秦姐还没喝,就已经感觉自己醉了。然后林天琪和秦姐碰了个杯,开始慢慢享受这美妙的时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