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是虎啸帮的地方,这个叫胡瑞的人直接无视张耀,无视所有虎啸帮的弟兄,未免太嚣张了店。

  于是,张耀冲上来朝胡瑞吼道:“你小子是个什么东西,这个儿没你的事,赶紧滚一边去!”

  可是这个胡瑞就好像根本没听到张耀的话似的,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江南叶面前,眼睛直直的盯着江南叶。

  穿白西装的男的一看张耀的脸色,立马跟着附和道:“是啊,什么胡瑞不胡瑞的,识相的赶紧给我滚,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时,胡瑞把头微微一转,看了一眼穿白西装的男的,就这一眼,他顿时被镇得不敢说话了。他从胡瑞的眼神中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敢,让他十分恐惧。

  江南叶朝众人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然后对胡瑞说:“你有什么事?”

  “想跟你切磋一下而已。”胡瑞很平静的说到。

  听到他这么说,在场的人全都瞪大了双眼,什么情况啊?这里可是虎啸帮的地方,江南叶刚刚又向众人展示过惊人的实力,这个胡瑞竟然敢在这里找江南叶切磋,他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但是,也有一些观众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这个叫胡瑞的人,从头到尾都是坦然自若,气定神闲,有这样的自信,搞不好又是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高手。这下,又有好戏看了。

  可是这个时候,江南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兴致,他已经觉得有点乏了,现在只想早点回家睡觉。

  于是,他对胡瑞说道:“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想跟你切磋。”

  众人都被江南叶的话给搞糊涂了,他怎么不敢应战呢?就连张耀都在心里嘀咕,江南叶是不是害怕这个叫胡瑞的小子,怕自己打不过他啊?

  胡瑞一听江南叶竟然拒绝了自己,有点不悦,但是他可不会就这么放弃,便又咄咄逼人的说道:“怎么啦?刚刚你不是打的挺痛快的吗?现在为什么不敢跟我切磋,难道你怕了?”

  对于一般心理素质差一点的人来说,这种挑衅的话无疑会激起自己的怒火,从而掉进别人的圈套里,同意一战。但是对于江南叶这样的专业杀手来说,心理素质远远超过一般人,忍耐、淡定、冷静,是作为一个杀手必备的素质,绝对不会发生冲动、感情用事、失去耐心这种事情。

  面对这样的赤裸裸的挑衅,江南叶显得很从容,微笑着对胡瑞说道:“你就当我怕了你吧。”

  然后,他又对身边的秦姐说道:“我们回家吧。”

  秦姐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从胡瑞身边擦过,往门口走去。

  人们原本以为,胡瑞不会就这么放江南叶走的,他一定会冲上去拦住江南叶的去路,然后强行和江南叶比划一下。可是,事情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胡瑞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根本没有想要去拦住江南叶的意思,这让大伙儿觉得很是失望。

  两个人刚走到门口,江南叶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对张耀说,“对了,友情提醒一下,千万别去惹他,你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说完,江南叶就带着秦姐一起走了。

  张耀真的特别感激江南叶,他刚刚的确是想带人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胡瑞的,要不是江南叶的提醒,他这帮虎啸帮的兄弟很可能已经全都倒在胡瑞的脚下了。

  出了酒吧的大门,秦姐开口问江南叶:“这个叫胡瑞的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找你切磋呢?”

  江南叶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那你怎么知道虎啸帮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秦姐很疑惑的问道。

  “从他的气息,高手身上会散发出一种很强的气,那是由于常年练武所形成的,由于身体各个部位的机能都处于最佳状态,所以他的气就很容易散发出来。”江南叶解释道。

  “那我怎么没有感觉到什么气息?”

  江南叶呵呵以一笑,说:“当然啦,你又不是高手,怎么可能感觉到呢。”

  秦姐“切”了一声,然后不在纠结这个话题了。

  可是江南叶的心里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这个叫做胡瑞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找自己切磋呢?难道仅仅是因为看见自己是个高手?

  江南叶摇了摇头,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由于自己过去的身份太过危险,他很敏感的怀疑会不会是哪个仇家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所以要找自己报仇。他觉得胡瑞的身份肯定也不简单,像他这样的高手,放眼全国,能胜他的估计也不出五个,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他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但是,由于这个胡瑞的实力太过高强,江南叶没法对这样一个危险人物视而不见,因此,他决定去找人帮忙调查一下胡瑞的身份。而这件事,只有林欣童能够办到。

  林欣童接到了江南叶的电话之后,便开始很认真的着手调查起来,她知道,能够让江南叶重视的人,必然不是普通人。果然,在经过三天全面的调查之后,林欣童终于掌握了关于胡瑞这个人的所有资料。之后,她立马打电话给江南叶,约他当面出来谈。

  两个人在一家茶社里面对面的坐了下来,桌上的碧螺春散发出阵阵的香气,让人觉得很舒服,很放松。

  “怎么样,”江南叶首先开口问道:“查到什么了?”

  林欣童喝了一口碧螺春,然后很严肃的对江南叶说:“这个胡瑞是东北人,二十二岁的时候进入了部队当兵,在当兵两年之后,他成为了特种兵,并且连续三年获得了兵王的称号,整个部队里找不出一个能够接他十招的人。”

  “哇,这么厉害,”江南叶不禁赞叹道。

  林欣童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仅如此,他还在南部边境地区和当地最有势力的毒枭打过交道,面对着有军事化装备的毒品集团,他每次都能够顺利的截断他们运送毒品的渠道,立下不少战功呢。”

  江南叶越听越觉得这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他自己也曾在南部做过任务,当时是要刺杀一个贩卖军火的黑帮老大。面对着几乎和军队一样戒备森严的基地,江南叶当时要不是有判官陈浩天的协助,自己很有可能会死在那里。所以他知道,和那群人打交道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这个胡瑞确实是有真本事的。

  “可是就在前年,他得罪了军区司令的儿子,于是受到处分,被踢出了部队,之后就没了消息。”

  江南叶不禁感叹道:“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于这种事情,江南叶已经见怪不怪了,尤其在部队里,嫉贤妒能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很多人就是因为太过流露锋芒,因而遭到了打压。

  “那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江南叶又问道。

  “是来找你的。”

  “找我?他为什么要找我?”江南叶搞不懂。

  “是有人雇他来找你的。在离开部队之后,他一直都没有找到固定的工作,只能靠到处给人打零工生活。但是前一段时间,他的银行账户上突然多出了一百多万,之后,他就从东北跑到这里来了。很明显,是有人花钱请他来的。”林欣童说。

  +}看M正◎B版:I章节上63酷x?匠网@G

  “那你查没查到是谁花钱请他来的?”

  林欣童摇了摇头,说:“没有,我查了好久都没有查出是什么人雇他的。从头到尾,这个人都没有出现过,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就连胡瑞银行账户里的那一百万都是通过现金支付给胡瑞,然后胡瑞才拿着钱存进银行的,隐秘工作做得非常好。”

  江南叶知道,要是连林欣童都查不到的事情,那就真是没办法了。看来真的有人在暗中想要对自己不利,连兵王都用上了。不过江南叶决定先不去管幕后的主使是谁,眼下,这个胡瑞才是要首先解决的事情,要是他真的像林欣童说的一样,是个兵王,那要对付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说别的,单单从拳脚功夫上来说,他就应该和自己相差无几,更何况他又是特种兵,无论在兵器的使用上,还是在战斗经验上,都是个强劲的对手,而且,特种兵的意志力大大的超过常人,江南叶要想在他的身上运用催眠术,简直难上加难。

  林欣童心里也很清楚这些,于是她冲江南叶嘿嘿一笑,说:“看来你这次是碰到对手咯。”

  江南叶笑了,他的笑容里还带着一丝兴奋,想到接下来自己能够跟这么强的一个人打交道,确实是一件百年难得一遇的事情。可以说,这是自陈浩天死了之后,自己能遇到的最强的对手了。江南叶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兴奋的感觉了,站在山顶太久,不免让人觉得寂寞难耐,好不容易有人能和自己出现在同样的高度,这的确很难得。

  江南叶心想,他现在应该也和自己的心情一样,正在为自己能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而感到兴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