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人一手拿着枪顶在秦姐的背后,另一只手捂住了秦姐的嘴巴不让他叫出声,“不要乱动,当心我一枪崩了你。”

  然后,他又转过对前面的江南叶说,“现在,你去把你卡里的九百六十万,全都转到另一个账户里,你最好老实点,这个女人的命现在可是在你的手里。”

  江南叶发现,这个歹徒非常的精明,他的头上戴着黑色的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并且为了防止江南叶靠近他,他整个身体一直都躲在秦姐的背后,江南叶现在根本没法下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拖延时间,然后运用催眠术救出秦姐。

  歹徒见江南叶动作迟缓,于是催促道:“动作给我快一点,要不然我就先打死这个女的。”

  江南叶知道,只要自己一旦转账成功之后,这个男的就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和秦姐都给杀掉,如果他留下活口的话,那么等江南叶向银行和警方一报告,他账户里的所有钱都会被警方给冻结,倒是后他就一分钱都拿不到了。所以他一定是先杀人灭口,然后赶在明天一大早警方发现之前,将九百六十万全都从账户里提出来,然后远走高飞,这样就可以逍遥法外了。

  现在,钱还没有转到他的账户上,江南叶和秦姐就暂时还是安全的。

  江南叶已经站在ATM机前面弄了半天了,歹徒还没有收到自己手机发过来的转账成功的短信提醒,心里开始着急了。

  “你在搞什么鬼呢,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这个女的给崩了!”歹徒威胁道。

  这个时候,江南叶一边敲打ATM机一边说,“机器好像坏了,怎么我按它它都没反映啊?”

  听江南叶这么说,歹徒心里着急了,“真的假的,你别骗我。”

  江南叶依然在不停的敲打着机器,“真的,我没骗你,他真的一动都不动了。”

  于是,歹徒开始推着秦姐往前走,想去看看机器是不是真的坏了,可是他刚走两步,只见机器“砰”的一声爆炸了,火光直接朝着歹徒飞了过来,吓得歹徒赶紧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

  这时,江南叶走了过来,一把夺过歹徒手里的枪,将他整个人踩在了脚下,“现在还要不要钱了?”

  歹徒趴在地上觉得很奇怪,机器爆炸的时候,他明明就站在机器前面,怎么会没给炸死呢?

  “你••••••你怎么没事?”歹徒很纳闷的问道。

  “我当然没事,现在有事的是你了。”江南叶淡定的说。

  秦姐刚刚被歹徒给推了一下,倒在了地上,她也看到了刚刚的爆炸。可是当她站起身,准备寻找江南叶的身影时,突然发现江南叶竟然毫发无伤的站在那里,而ATM机也根本一点儿事都没有。

  由于经历过上一次对付虎啸帮的经验,秦姐很快就反映过来,这一切又是江南叶施展的催眠术。于是她走到江南叶身边,打了一下江南叶的后背,用责怪的语气说:“又来这一套,都不知道事先跟我打个招呼,害我吓个半死,以为你被机器给炸死了呢。”

  江南叶笑了笑,对秦姐说,“能救你就行了。”

  而此时还被江南叶给踩在脚下动弹不得的歹徒脑子里却充满了问号,刚刚眼前发生的一切他都想不通,“什么情况,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江南叶懒得跟他废话:“没必要问那么多,你还是担心一下一会儿到警察局怎么交代吧。”

  随后,江南叶就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没一会儿功夫就赶到了。从警车上面下来了三位警察,两男一女,江南叶定睛一看,其中的一男一女就是上次在审讯室里审问自己的那个老警察和那个女警。

  “警察同志,这么巧啊,”江南叶主动上前和那个老警察打招呼。

  老警察瞥了一眼江南叶,没好气的说:“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当然在这里啊,刚刚就是我报的警啊。”江南叶说。

  老警察还在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他认定江南叶就是虎啸帮人,“这么说,他就是要抢你的钱咯?”

  “没错,”江南叶回答道。

  “那麻烦你也跟我们回去录个口供吧,还有你身边的这位女士,一起跟我们回去。”

  秦姐看了看江南叶,心里有点害怕。

  “没事的,”江南叶对秦姐说,“只是做个笔录而已,放心。”

  于是,两个人便都上了警车,一起来到了警察局。

  在车上,江南叶得知,这个老警察姓郑,是警察局里的老前辈了。

  到了警察局之后,两个人把事情的原委跟郑警官一说,郑警官立马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一台ATM机一天最多只能取五千块钱,那个歹徒至于为了五千块钱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当然不是这样啦,”秦姐抢着说到,“他是想让阿叶把自己卡里的钱都转到他的卡里去,一共有九百六十万呢!”

  “什么?你说你的卡里有九百六十万?”郑警官惊讶的问道。

  “是呢,警察同志,抢劫九百六十万应该够那个歹徒做好多年牢了吧?”秦姐很天真的说。

  江南叶感觉不妙,秦姐的这张嘴太快了,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江南叶心想:这下子,这位郑警官肯定会盯着自己的这九百六十万开始调查一番了。

  果然,郑警官把话题转到了江南叶卡里的这比巨款上来,“你卡里的这九百六十万是从哪儿来的?”

  “买彩票中的,”江南叶说。

  可是郑警官显然一点儿都不相信他的话,“买彩票中的?我也买过彩票,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中九百六十万呢?”

  “可能因为你老了,而我还很年轻,”江南叶开玩笑的说到:“所以这件事教育你你是争不过年轻人的。”

  所有的人,包括秦姐在内,都听得出江南叶说这话显然是在讽刺郑警官老了,争不过年轻人了,郑警官听完气得脸都绿了,激动的冲江南叶嚷道:“少跟我在这儿耍贫嘴,我现在怀疑你的钱来路不正,必须接受调查!”

  “警察同志,我们今天来是因为被人抢劫,你怎么现在反而怀疑起我们来了?”秦姐插到。

  “他当然值得怀疑,如果我们查出他的钱不是中奖得到的,那么这笔巨款就属于来路不明,我们绝对有权利将它们先冻结起来,直到查清来路之后才会解冻。”郑警官相信,这笔钱一定是来路不明的,说不定就是上次他帮张耀端了天龙帮的总部之后张耀给他的报酬,这很有可能,这样一来,就连上次的案子都可以一起破了。

  江南叶心里有点慌了,说是买彩票中奖只是为了对付秦姐的,没想到又给自己惹来了麻烦。只要警察稍微一查,就知道这笔钱根本不是买彩票中的,到时候不仅秦姐这边没法交代,而且警察这里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这可怎么办呢?

  看正c{版Rl章节上$酷i$匠网~y

  想来想去,江南叶只能想到一个人可以帮自己,那就是现在正在这里担任副局长的林欣童。

  于是,他用上厕所的借口,偷偷的在洗手间给林欣童打了个电话,把整件事情的大概告诉了林欣童,让她帮自己想想办法摆平这件事情。

  接到电话的林欣童欣喜不已,“哟,真是没想到啊,堂堂的一代杀神江南叶竟然也有事情会求人啊,我真是太有面子了。”

  “少挖苦我了,现在毕竟不是杀手了,不能按以前的方式处理问题,所以只能麻烦你了。”江南叶请求到。

  “是啊,要是放在以前,这点小事还用费神吗,你直接拆了警察局就没事了。”林欣童说,“行了,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吧,你就放心吧。”

  有了林欣童这句话,江南叶就放心了,“那就先谢谢了。”

  “光嘴上说声谢谢就完啦?一点诚意都没有。”林欣童抱怨道。

  “那你说要怎么样才算有诚意,”江南叶问到。

  “起码要请人家吃顿饭吧。”

  “不就一顿饭吗,没问题。”江南叶一口就答应下来。

  随后,郑警官就被林欣童给叫到了办公室里。林欣童表情严肃的对他说:“郑老啊,那个叫江南叶的和那个叫秦雨露的你可以放他们走了。”

  郑警官一脸不解的问:“为什么,现在他们可是非常值得怀疑啊,那个叫江南叶的卡里有那么大一笔来路不明巨款,怎么能查都不查就把他给放了呢?”

  由于上次天龙帮的案子刚刚查到一般,林欣童就让他把江南叶给放了,这一次又让他放心,他实在是不明白是为什么。

  林欣童抬起头看着郑警官说:“我知道你已经注意那个叫江南叶的很久了,你是不是怀疑他是虎啸帮的人?”

  郑警官点了点头,确实,他一直在暗地里调查江南叶,可是始终都找不出关于他的任何信息。

  “你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你又有没有调查过他身边那个女人的背景。”林欣童随后丢了一份资料在郑警官面前。

  郑警官拿起资料一翻,顿时明白林欣童的意思了。的确,自己长时间以来都只注意到了江南叶的问题,而忽略了他身边的人。林欣童给自己看的这份资料上,清清楚楚的写明了秦雨露的身份和背景,郑警官这才发现,原来她是盛达集团的董事会主席秦正生的女儿。他在心里暗暗责骂自己怎么会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弄清楚。

  然后,林欣童说郑警官说:“这个叫江南叶的男的现在和这个秦雨露住在一起,这点不用我多说,你应该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

  郑警官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林欣童又说,“你现在知道了秦雨露的背景,以及她跟江南叶之间的关系,我想,他卡里的那些钱你也应该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吧?”

  郑警官在一次点了点头。

  最后,林欣童又说:“以秦雨露的身份和背景,以及她父亲的影响力,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处理咯?”

  郑警官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现在你可以出去放人了。”

  郑警官出来之后,又使劲点了点头,在心里赞叹道:“难怪这个小丫头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副局长,这种办事能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考虑事情全面、细致,处理事情果断、老练,事情到了她的手上马上变得简单明了,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如果说郑警官之前还对林欣童的办事能力有所保留的话,那么今天他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简直自叹不如啊。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查了半天的这个江南叶,竟然只是一个小白脸,看来自己真是该退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