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他的话,江南叶心里一惊,“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说这些话?难道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是••••••”想来想去,他也想不出这个人是谁,印象中他也没有和这个人打过交道。

  江南叶仔细打量了一下旁边的这个中年男人,他的嘴边留着一圈胡渣,眼睛不大但是显得很深邃,一头浓密的黑发不长也不短,整个人看上去深沉而又稳重,不像一般的混混那样显得傲慢又浮躁。

  “你为什么这么说?”江南叶问到。

  “你不用问我为什么,你只要知道我是一个对你无害的人就行了。”那人不紧不慢的说。

  听他这么说,江南叶便不再追问,于是换了个话题:“你到底是谁,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谁并不重要,至于在这里嘛,当然是因为犯了事咯。”

  “哦?犯了什么事?”江南叶很好奇。

  男人没说,只是很神秘的笑了笑。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眼前的一幕让老警察刚进门时得意的笑容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的五个人中竟然有四个倒在地上“嗷嗷”直叫,而江南叶却安然无恙的坐在长凳子上和另一个男的聊着天,他顿时傻眼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江南叶抬起头来看着他,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平静的说:“哦,没事。”

  “没事?没事他们会自己趴地上?”

  “是这样的,他们几个本来是准备打我一顿的,但是反过来被我给打了。”这话说的江南叶自己都觉得有趣。

  老警察气得鼻子都冒烟了,原来还指望这些人把江南叶给教训一顿的,没想到反倒被江南叶给教训了。可是现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他也没有办法。

  “你现在可以走了,”老警察说。

  “那真是太好了。”说着,江南叶站起身准备往外走,刚走到一半,他有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还坐在长凳子上的中年男人,他总觉得这个男的不一般,说不定大有来头。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是瞎猜,只能暂时不去想了。

  走出房间,他原以为是秦姐来保释他的,但没想到站在远处等他的竟然是何美雪,她穿着一身洋气的黑色小西装,手里拎着个红色的包,引得周围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了她的身上。

  “是你?”江南叶诧异的问道。

  “对啊,怎么,你好像不高兴见到我啊?”何美雪嘟着嘴说。

  “没有没有,”江南叶赶紧解释,“只是为什么就你一个人,秦姐她没和你一起来吗?”

  “没有,我是在去你们店里买蛋糕的时候知道你被带到警察觉的事情的,那时露露根本不在店里,店里就只有几个店员,我问他们露露去哪儿了,他们一个都不知道,只是说她在你被警察带走之后也跟着出去了,至于去哪儿她没说。我原来以为她到警察局来了,于是也赶了过来,可是到这里之后才发现她根本没来。”

  这下,江南叶就觉得奇怪了,秦姐能上哪儿去呢?

  “她肯定是要去找人想办法把我弄出来,”这是江南叶能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可她又转过头来冲着何美雪说:“可是她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你呢?”

  听他这么说,何美雪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找我?找我有什么用?我又没办法把你弄出来。”

  “什么?”江南叶也被何美雪的话弄得莫名其妙的,“不是你把我弄出来的?”

  “当然不是,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十几条人命哎,”何美雪表情夸张的说。

  “不是你那是谁呢?难道真是秦姐找人把自己弄出来的?”江南叶心中充满了疑问,不过既然自己已经出来了,还是先等见到秦姐再说吧。

  晚上,秦姐一脸疲倦的回到了家里,她刚一开门,就被正坐在沙发上的江南叶给吓了一跳。

  “天哪,你怎么回来了?他们放你回来了吗?”秦姐很惊讶的问道。

  “是啊,我回来啦,不是你找人把我弄出来的吗?”江南叶反问道。

  “我今天是去找了我以前的一个小学同学,他现在在警察局里混的好像还不错,所以我就去找他帮忙,看他能不能想办法把你弄出来,可是••••••”秦姐说到一半就停住了。

  “可是什么?”江南叶追问道。

  “可是那个混蛋竟然说,要我用自己作为条件交换他才肯帮我。”秦姐非常愤怒的说。

  听到这里,江南叶从沙发上“噌”的跳了起来,脸气得通红,冲着秦姐大声的嚷道:“所以你就答应了?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你怎么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呢?你——”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呢?”秦姐见江南叶这么激动,立马打断了他,“我当然没有同意啦!”

  江南叶一愣,好像瞬间石化了似的,“什么?你说你没有答应他?”

  “当然没有啦,我还当场扇了他两个耳光呢。”秦姐十分肯定的说到。

  更新E最快uV上酷w匠o网Jl

  这下,江南叶觉得更奇怪了,如果既不是何美雪,也不是秦姐,那么究竟谁还会救自己呢?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把自己从警察局里给救出来呢?

  江南叶的脑海中首先冒出了张耀和张寿才的名字,可是很快又将他们两个给排除了,首先来说,由于虎啸帮刚刚接手天龙帮,虽说势力比以前更大了,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现在更受到警察局的特别重视了,再加上这次这个案子本来就是和虎啸帮有关的,张耀和张寿才本身就是最主要的嫌疑人,他们更加不可能能影响警察局,让他们放了自己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蹊跷了,江南叶想破头都想不出还有谁会救他出警察局,不可能那群警察无缘无故的就把自己给放出来了啊。

  突然,一个人影从江南叶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在他的眼前浮现出的是在警察局的小房间里,那个和他一起坐在长凳子上的中年男人。这个神秘的男人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的身上有一种自己说不清是什么的东西,江南叶猜想,自己被放出来会不会和他有关呢?可是他自己都被关在警察局里,又怎么可能会救自己出去呢。

  江南叶想了整整一夜都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终于放弃了,虽然心里还是感到不安,但是江南叶知道,不管整件事的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他都会有办法化解的。于是,这件事就被暂时搁置,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第二天中午,秦姐对江南叶说,“为了庆祝你平安无事,中午我们出去吃饭吧,我已经和何美雪约好了,我们一起去一家新开的饭店,那里的龙虾特别有名,何美雪还是托人才订到那个位子的呢。”

  江南叶斜了秦姐一眼,开门见山的说,“不要说得这么好听,什么为了庆祝我平安无事,还不就是你嘴馋了,想吃龙虾而已。”

  见自己的小伎俩一下子就被江南叶识破了,于是干脆直接对江南叶说:“你就别管为了什么原因啦,反正有饭吃你就去啦,那家的龙虾真的超好吃的,听说每一只都是从澳洲空运过来的,每天限量供应,不去真的太可惜了。”

  江南叶知道,对于女人来说,出了购物,就只有美食最具有诱惑力了,于是无奈的点了点头,答应道:“好啦,去就去呗,反正不要我付钱就行了。”

  秦姐把嘴一撇,“就知道你抠门儿,放心啦,绝对不会让你付钱的,你就只管负责吃就行了。”

  中午,秦姐领着江南叶来到了餐厅之后,顿时就被门口排着的长队给震惊到了,这场面,就和当初来“雨露”蛋糕店买草莓蛋糕的人相差无几。

  秦姐一边往里边走,一边庆幸的说:“幸亏美雪提前订好了位子,要不然真不知道要等到哪年才能吃到这家的龙虾呢。”

  进去之后,餐厅的服务员将他们带到了一个靠窗的位子,何美雪早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们了。

  “你们来啦,快坐吧,东西我已经给你们叫过了,一会儿就上来。”何美雪开心的说。

  “已经叫了,是龙虾吗?”秦姐急忙问道,她可就是冲着店里的龙虾来的,别的东西她根本就不感兴趣。

  “没错,就是龙虾,”何美雪又对江南叶说:“阿叶,你的也是。”

  听到何美雪叫江南叶“阿叶”,秦姐和江南叶自己都不禁一愣,江南叶不是个迟钝的人,他立马察觉出何美雪对自己的态度有点不一般,秦姐也是一样。

  “阿叶?什么时候叫的这么亲密啦?看来我们的何大小姐对我店里的糕点师真的是动了春心了呢。”秦姐虽然嘴上是开玩笑这么说,但是心里却隐约觉得有点酸溜溜的,不太舒服。

  何美雪被秦姐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脸“唰”的一下就变红了,赶紧解释道,“露露你说什么呢,我是听你这么叫所以我才这么叫的,你想到哪儿去了!”

  此时坐在一旁的江南叶感觉有些尴尬,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只能当做什么都没听见,一个劲的喝着杯子里的水,同时默默的盼着服务员能赶紧把龙虾端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