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东手起刀落,何美雪吓得闭上了眼睛。但是当她再睁眼的时候,刀却没有砍中江南叶的后背,而是被转过身来的江南叶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给接住了。再看魏东,愣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想要把刀抽出来,可是不管他使多大力气,刀始终在江南叶的两个手指之间一动不动。

  魏东慌了神:“这••••••这怎么可能?”

  江南叶望着他,慢慢站起身来,说:“你砍人的姿势很好,动作也很连贯,可是少了些力气。”

  “我••••••”魏东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知道,自从自己坐上了天龙帮的第二把交椅之后,运动量的确是减少了,而且每天抽烟、喝酒、玩女人的放荡生活,也确实让自己的身体虚了不少。可是他想不通的是,就算自己的力气再小,也不至于比不上其他人的两根手指啊。

  没等他反映过来,江南叶抬起右脚猛地一踹,魏东顿时向后废了出去,“啊”的一声倒在了沙发上,刀还在江南叶的两指之间。

  他把刀往地上一扔,然后转过身来望着全身暴露在外的何美雪,不禁咽了口口水。这身材,绝对能让任何男人失控啊,江南叶心想。

  何美雪发现江南叶在看自己的身体,立马用手捂住了前胸,另一之后狠狠的给了江南叶一记耳光,“色狼,你看什么看?”

  江南叶捂着脸很委屈的说道,“我是来救你的哎,你还打我。”

  “谁让你色眯眯的盯着我看?”何美雪怒气冲冲的喊道。

  江南叶知道她还没从刚刚的恐惧中恢复过来。见她这副样子,江南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何美雪披在了身上。

  穿上外套之后的何美雪平静了许多,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她问江南叶:“你刚刚为什么不早点躲开那一刀,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没什么,绳子还没解完嘛。”

  这个回答让何美雪很是无语,不过想想也确实没什么,有谁能伤的了他呢,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这时,倒在沙发上的魏东缓缓的醒了过来,手捂着胸口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江南叶斜了他一眼,不打算理他,他对何美雪说:“你没事了吧,我们可以走了。”

  “等等,还有一件事。”何美雪突然说道,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魏东,一想起刚刚他摸遍了自己的全身她就恨不得杀了他。

  “什么事?”江南叶疑惑道。

  “他刚刚用双手摸了我,我要砍掉他的双手!”何美雪怒吼道。

  江南叶听完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一个外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子,发起火来竟然如此无情啊,难怪人们常说,“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啊,原来女人记仇,要比男人狠上一万倍。

  江南叶有些犹豫了:“这样。不大好吧。”

  “我不管,我一定要砍了他的双手。”何美雪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到,并且蹲下身子,捡起了刚刚那把掉在地上的砍刀。

  看见何美雪捡起了砍刀,魏东不禁有点慌了:“你••••••你别乱来啊,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底下全是我的人,伤了我保证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可是他的话丝毫不起作用,何美雪已经拿着刀朝魏东走过来了,并且眼睛里充满了愤怒与仇恨。

  魏东由于刚刚被江南叶一脚踢中了要害部位,现在还是没有办法自由活动,动作一大就会剧烈的疼痛。他倒在那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他终于也体会到了何美雪刚刚的感受。现在,同样无法自由行动的他只能用言语进行抵抗了:“你别过来,要是你砍了我的手,天龙帮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你们全都要死,包括你的家人,一个都逃不掉!”

  何美雪一点都不在乎他说的屁话,她现在眼里只有魏东的双手,她一定要将它们砍下来才能消心头之恨。

  江南叶也不在乎,他知道何美雪的身世背景,就算她现在当场杀了这个魏东,她老爸也能帮她摆平。别说一个小小的魏东了,就算是天龙帮全体出动,凭她爸爸何晨光的关系,灭了这个天龙帮都不算难事。

  很快,何美雪就站在了魏东的面前,魏东已经吓得面色惨白,全身哆嗦了:“不要,不要,不要••••••”

  “啊——”

  一阵凄惨的叫声过后,魏东的两只手全都掉在了地上,鲜血流了一地,魏东也昏死了过去。

  何美雪第一次尝到砍人的快感,这种快感是她以前从未体会过的,这比坐云霄飞车来得刺激多了。看着一地的鲜血,何美雪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人喜欢做杀手了,因为这种杀人的快感绝对是任何事情都无法替代的,仿佛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众人的生死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妙的事情吗?

  从酒吧里出来已经是凌晨六点了,在送何美雪回家的路上,江南叶发现了何美雪心中的异样,他知道,在亲手砍人之后正常人都会陷入一种做梦似的感觉中,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有点麻麻的,有点晕晕的,但是让人感觉很爽,很享受,没一个杀手都会经过这样一个过程,这在行业内部叫做“鲜血的洗礼”,在这以后,才算正式开始杀手生涯了。

  其实,这种洗礼是心灵上的一种创伤,会让人有一种上瘾的感觉,需要及时的治理,要不然,会对性格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尤其是像何美雪这种普通人。

  “我想要当一个杀手。”何美雪走着走着,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

  江南叶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果然在“鲜血的洗礼”之后,何美雪的头脑开始变得不正常了。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逆着她的性子来,要不然,由于逆反心理的影响,她的这个想法会变得越来越坚定,最后无法逆转,那样就糟了。

  于是江南叶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她一路往回走,准备等回家之后再对她进行催眠治疗,消除她的心里创伤。

  何美雪又继续问道:“你怎么会去露露的蛋糕店里做糕点师的,你现在不做杀手了吗?”

  江南叶摇了摇头,说:“不做了,我已经不做杀手了,现在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糕点师。”

  何美雪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做杀手多酷呀,想要谁的命就要谁的命,多自由啊。”

  看着何美雪一脸羡慕的表情,江南叶着实替她担心,“不要羡慕,杀手没你想得那么自由,更不是想要谁死就要谁死的。作为一个杀手,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就包括你喜欢喝的酒,杀手绝对不可以喝酒。”

  “那杀手能干什么?”

  “服从命令。”江南叶冷冷的说到。

  “你原来就是这样的?”何美雪很好奇的问。

  “是的,”江南叶回答道。

  0a酷!匠o网永◎久h免_C费;=看¤j小c说e

  何美雪开始对杀手失去兴趣了,“杀手真无聊,真不知道你们每天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江南叶面无表情的说:“没有明天的日子。”

  到了何美雪住的地方之后,江南叶转身要走,可是被何美雪给拦住了,“不要走,多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江南叶知道她心里还是很后怕的,于是点了点头。让她先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再说。

  他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起桌子上放着的昨天的报纸看了起来。

  何美雪在浴室里待了好长时间,她拼命的擦着身子,尤其是被魏东摸过的地方,无论她怎么擦,她都始终觉得身上还是有被魏东摸过的痕迹。

  很长之间之后,何美雪终于穿好了衣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看上去显得很疲惫,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你还好吧?”江南叶关心的问道。

  “恩,我没事。”何美雪说。

  “那就好。”

  “对了,”何美雪突然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被人抓住的?”

  江南叶笑了笑,说:“是我的同事顾阳,昨天夜里他刚好跟他的女朋友在同一间酒吧喝酒,看见了你被几个人强行带到二楼去了。他认出你是秦姐的朋友,于是打了电话给秦姐。”

  “然后露露就找了你?”

  “是的。”江南叶点了点头。

  “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即使赶到的话,估计我已经被那个混蛋给••••••”

  突然,何美雪又想到一件事情,“我记得那个混蛋的办公室门口不是守着好多人的嘛,你和他们打斗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呢?”

  “谁说我跟他们打啦?”江南叶反问到。

  “你没把他们打趴下他们怎么会放你进来的?”何美雪不懂。

  “我只是让他们睡着了而已。”江南叶说。

  “睡着了?你给他们吃了迷药?”何美雪猜道。

  “不,是催眠。”

  “催眠?你还会催眠?”这另何美雪没有想到。

  “嗯。”

  江南叶不想过多的解释关于催眠的问题,于是将话锋一转,对何美雪说:“你没有杀了那个男的,估计等他好了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那个什么天龙帮的人一定回来找你跟我报仇的。”

  “怎么,你害怕了?”何美雪笑了笑说。

  “我?我怎么可能会害怕,我是担心你今后的安全问题。”江南叶说。

  “他们要是真敢来硬的,我就打电话给我爸,让他带人来把这个什么帮的给铲平了!”

  江南叶知道,她爸爸为了自己的女儿,肯定会这么做的,不过动静未免也太大了点,于是他对何美雪说:“这倒不用,我有更简单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何美雪突然来了兴致,“你的意思是你一个人把他们全都给杀了?”

  听她这么说江南叶觉得很郁闷:“你除了打打杀杀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那还有什么办法,黑道中人不都是这么解决问题的吗?”

  江南叶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还是少看点黑帮电影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