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劝你最好赶快放了她,要不然后果自负。”江南叶的眼睛里透露出了一丝杀气,这让张耀不禁心中一怔。

  “现在人在我手上,你还有什么本事?你最好束手就擒,不然这个大美人就要跟你陪葬了。”

  江南叶的心中燃起了一丝怒火,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这是属于杀神的怒火,足以烧毁眼前这些杂草。

  他死死的盯着张耀,同时开始不停地拍手,不一会儿,只见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风云变色,包括秦姐在内,所有人都吓坏了。

  “这是什么情况?”张耀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突然,几道闪电从天而降,劈向张耀和他的手下,他们吓得大叫一声,立刻抱着头趴在了地上。

  这时江南叶不慌不忙地走上前去,把同样惊魂未定秦姐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同时一伸手把趴在地上的张耀给拉了起来,死死地拽着他的衣领。

  随后他一个响指,瞬间云开雾散,风平浪静,一切有都恢复了原样。

  张耀呆呆地看着江南叶,全身还在不停地发抖,过了好一会儿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是••••••是魔鬼!”

  江南叶轻轻哼了一声,说:“现在知道怕了?”

  张耀“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求求大神你饶我一命吧,是我瞎了狗眼,惹怒了大神,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求求你啦!”

  他一边求饶,一边不停地磕头,看的出来他的胆都已经吓裂了。同时他的手下们也都跪下来不停地向江南叶磕头求饶。

  “都滚吧,要是在敢来惹我就让你们全都下地狱!”

  “是是是!以后再也不敢了!”说着一群人全都回到了车上,迅速离开了现场。

  江南叶转过头来,发现秦姐全身也在不停地颤抖着,从她的眼神中流露出极大的恐惧。

  “你没事吧?”江南叶看她的样子好像很害怕。

  “你••••••你真的是魔••••••魔鬼?”她哆哆嗦嗦的问到。

  “哈哈哈,当然不是啦,这世界上哪儿有什么魔鬼。”江南叶忍不住大笑起来。

  “那刚刚是怎么回事?”秦姐还是不敢相信。

  “我们还是先回家吧,等回到家我再慢慢说。”

  晚上回到家,秦姐越想越觉得奇怪,催眠怎么可能产生呼风唤雨的效果呢?

  “我真是一点都想不明白,你最好跟我详细的解释一下。”

  江南叶知道如果不解释清楚,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于是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始详细地和秦姐解释。

  “其实你刚才看到的电闪雷鸣什么的都只是幻觉而已,是我用催眠术制造出来的幻觉,其实外在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天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怎么会呢?那你到底用什么方式做到能让人产生幻觉的?难道是像魔术师一样用了什么障眼法吗?”

  “不是,催眠术和魔术完全是两回事。催眠是运用暗示或者其他的手段让人进入一种类似睡眠的状态中,在这种状态中,他们的意识会变得非常薄弱,而潜意识开始活跃,因此他们的各种感觉就会受到控制,从而产生幻觉咯。”

  秦姐听得似懂非懂,不过她又问到:“那你到底是用什么方式把我们都催眠的呢?”

  “你还记得我之前做了哪些动作吗?”江南叶反问道。

  秦姐仔细回想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拍手!”

  “呵呵,没错,就是拍手,”江南叶继续说:“这是运用重复动作的方式对他们进行催眠,使人进入催眠的状态,一旦他们被催眠,我就能够控制他们的潜意识了,别说电闪雷鸣,让他们去死都行!”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是秦姐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就这么简单?”

  “对我来说当然简单,因为他们只是些普通人而已,我很轻易就可以攻破他们的潜意识,但如果是面对一些经过训练的人,或者内心比较强大的人,那可就没那么容易,得费一番功夫才行了。”

  “可是刚才的那些人都是在道上混的,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内心应该很强大才对啊?”秦姐还是不依不饶。

  “呵呵,你说的没错,可他们只是比你强一点点而已。”江南叶又解释道:“我之前不是先和他们动手,打断了他们好几个人的胳膊和肋骨吗?之后他们都不敢再靠近我了,因为他们的内心都对我产生了恐惧,一旦有了恐惧,那么他们的心理防御就被我攻破了,也就方便了我对他们进行催眠,从理论上来说,这叫心理创伤,是现代催眠理论和心理学相结合而产生的催眠理论,是现代催眠成功理论之一,它的••••••”

  “停停停停••••••,”江南叶本来还打算说得再深入一点,可秦姐听得头晕了,于是立马打断了江南叶,“你说的什么理论不理论的我一点儿都听不懂,反正能证明你不是魔鬼就行了。”

  “呵呵,好吧。”江南叶一脸苦笑到。

  虽然秦姐这里算是解释清楚了,可是被吓破了胆的张耀此时却躺在床上,全身不停的哆嗦着,由于受惊过度,第二天他就发了高烧,不得不被送往医院。

  “二叔,你这是怎么啦?”到医院来看他的张寿才看二叔一副丢了魂儿的样子,感觉很奇怪,他不是去教训那个叫江南叶的小子了吗?怎么回来后变成这样了?他百思不得其解。

  张耀转过头看见张寿才,抡圆了“啪”的一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愣在那儿想了半天都没闹明白刚刚到底了发生什么事情。

  他傻傻地盯着他二叔,半天才回过神来,说:“你干嘛呢二叔?无缘无故你打我干嘛?”

  张耀满脸愤怒的瞪着张寿才,恨得咬牙切齿的说到:“你还敢问我?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被你小子害死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啦?做晚你不是带了好多人去教训那个臭小子吗?怎么今天就变成这样啦?”张寿才怎么都想不明白。

  “你知不知道——”张耀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太大了,于是示意张寿才把耳朵凑过来,小声说道:“你知不知道那个江南叶的是什么人,他根本就不是人,是魔鬼!”

  “靠!二叔,你是不是被吓傻啦?”张寿才突然用很蔑视的声音说:“就算你们二十几个人都没打过他,那也不用为了保住面子就编出这种瞎话来骗我啊,再说了,您要编也编个像样的借口啊,这话说给三岁小孩儿听都没人相信。”

  张耀见张寿才这副嘴脸气得怒火中烧,当时抡圆了“啪”的一声又是一巴掌,这一次比上一次打得更用力,张寿才的左半边脸当时就肿了起来,“放你妈的屁,老子有必要跟你编瞎话吗?我他妈差一点就比闪电给劈死了,你知不知道?以后你不许再去招惹他了,包括‘雨露’蛋糕店里的那群人,离他们越远越好,听到没有?”

  张寿才已经被他二叔打懵了,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是捂着左脸不住地点着头,可他的心里还是不相信他二叔说的话,但他有找不出其中的原因,在本市他二叔可是从来没怕过谁,就算是天龙帮的老大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想来想去,张寿才只想出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江南叶一定是其他地区的帮会老大,而且他的帮会肯定比虎啸帮和天龙帮的势力要大得多,所以二叔见过他之后才会怕成这样。

  他又想起江南叶上次来找自己时说的话,说要让自己和自己的店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看来他不是开玩笑的。

  @酷.匠wS网!唯k一正版{,.B其{}他|都是盗Xo版v

  想到这里,张寿才一身冷汗,想到自己竟然得罪了这样一位大人物,顿时感到后怕,他决定一定要找机会当面向江南叶赔礼道歉才行,说不定还能攀上这么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呢。

  第二天,张寿才一大早就来到了“雨露”蛋糕店,一推门开门,小娜就认出了他,心想他八成又是来捣乱的,于是没有招呼他,而是赶紧跑进操作间找秦姐,秦姐这时正在跟江南叶学做蛋糕呢,看见小娜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一脸慌张的样子,于是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心语工坊’的老板张寿才来了。”小娜说。

  “是他?他来干什么?”秦姐很好奇。

  “他来能有什么好事,八成是来捣乱的呗。”小娜想都不想就很肯定的说。

  “不一定,”江南叶开口说:“我出去看看。”说完摘了帽子,脱了白大褂就往外走。

  张寿才一见江南叶走了出来,立刻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哟,叶大哥,真不好意思,没打扰您工作吧?”

  江南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到底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上次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叶大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今后,要是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开口,小弟一定尽全力帮您办到。”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江南叶说。

  张寿才见江南叶无动于衷,心想,看来光这么套近乎不管用,于是想了个主意。

  “叶哥,还记得上次我跟您提的来我这里做蛋糕的事情吗?”

  “怎么,你还想再提,我上次不是清清楚楚告诉你——”

  “不是不是”,张寿才赶紧解释道:“这次我是想跟秦姐商量点事情。”

  说到这里,秦姐也走了出来,“跟我商量事?”

  “是的,”张寿才转过来对秦姐说,“我准备把‘心语工坊’转让给秦姐,不知道您觉得怎么样?”

  秦姐心里很清楚,“心语工坊”的地理位置和面积都比自己的店面好得多,况且他店里的装潢也很上档次,要是能接手的话根本不用再重新装潢,直接换个招牌就可以营业了。可是这么好的店面转让费肯定不便宜。

  “你想要多少钱?”

  “您觉得三万一年怎么样?”

  “三万?我没听错吧?”秦姐听到这个价格后大吃一惊,在这么繁华的地方,这好的店面才三万,就是说一个月连两千块都不到,比自己的店面还便宜啊!

  张寿才以为秦姐可能觉得贵了,于是赶忙改口,“要是多的话,那两万怎么样?”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秦姐还是不敢相信。

  张寿才一咬牙,准备豁出去了,“这样吧,店里的装修费和其它的东西都免费送给你了。”

  “不用不用,这些钱我照付。”秦姐赶紧说道,她怕她再不答应,张寿才说不定会把整个店送给她。

  张寿才见她终于同意了,心里也踏实多了,这点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能够和江南叶这样的人物拉近关系,可不是光花钱就能办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