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雨露”蛋糕店迎来了开业以来最多的客人,来买蛋糕的人从街头排队排到了街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iphone6又出了呢。

  如此火爆的生意让秦姐兴奋不已,今天一天的营业额是平时的十倍还多,附近学校的大学生,尤其是女学生,听到传闻后都纷纷赶了过来,这草莓蛋糕的吸引力简直大得让人难以想象。

  很快,江南叶的草莓蛋糕被客人们一扫而光,没有买到的人们只能失望的离开,还有很多人准备明天一早就到店里来排队,非要尝到这传说中的草莓蛋糕不可。

  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和“雨露”蛋糕店仅隔着一条马路的另外一家叫“心语工坊”的蛋糕店老板张寿才,看到对面的情景不由得眼红起来。

  本来这条街上就只有“心语工坊”一家蛋糕店,在这片繁华的地段生意一直都不错。可是自从对面开了这家“雨露”蛋糕店之后,自己店里的生意顿时下滑了不少,因此,老板张寿才一直对秦姐心存嫉恨。

  现在,她店里的生意又突然这么火爆,这要长此以往下去,自己的店不就得关门大吉了吗?不行,必须要想办法弄垮他们才行。

  晚上八点左右,就在“雨露”蛋糕店准备收拾东西打烊的时候,四个一看就是小混混的年轻人推开店门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一看到这几个人进来,李小娜赶紧迎上去说:“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打烊了,几位请明天再来吧。”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刘海染成橘红色小子看了一眼李小娜,露出了一脸的淫笑说:“小美女,长的这么漂亮来这里打工多可惜啊,不如跟哥哥走吧,哥哥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小娜的脸顿时变得通红,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秦姐走了过来,用手指着红刘海的小子吼道:“闭上你的臭嘴!你们几个赶紧给我滚,再不走当心我报警抓你们!”

  “哟,又来了个大美人儿啊,今天算是赚大发了。”他走到秦姐跟前说:“我们哥儿几个是听说你家的草莓蛋糕好吃,所以特意过来尝尝的,今天要是吃不到,或者吃了不满意,可别怪我们动手砸店。”

  秦姐可没那么容易被吓到,“你敢!我现在就报警。”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红毛小子看她真打算报警,于是一把抢下了秦姐的手机,瞪着眼说到:“给脸不要是吧,兄弟们,给我砸!”

  “好!”

  几个混混刚想动手,这时江南叶从操作间走了出来,大声喝到:“住手!”

  四个人同时打量了一下江南叶,一脸不屑的说:“你小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敢管我们的闲事?”

  “我是这家店的糕点师,专门负责做蛋糕。”江南叶很淡定的回答,看神态好像根本就没把这几个混混放在眼里。

  看见江南叶这副样子,红毛小子当时就火了:“妈的,一个臭做蛋糕的还敢在我面前嚣张,老子就先弄死你!”

  说着,红毛小子一拳挥向江南叶,不过还没等拳头碰到江南叶,自己的肚子便被狠狠的踹了一脚,伴随着一声惨叫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艹,敢打我,哥儿几个一起上!给我废了这小子!”倒在地上的红毛怒吼道。

  于是,另外三个混混立刻一拥而上,眼看就要冲到江南叶面前了,秦姐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要不是顾阳走得早,兴许现在还能帮上点儿忙。可现在店里只剩江南叶一个男的,就算他再能打也没办法一个打四个啊。

  秦姐心想,这下他算是完蛋了。

  可是接下来,一幕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江南叶一动不动,双手轻轻一拍,三个混混竟然停下了脚步,直愣愣的站住了。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红毛很纳闷儿,冲着三个人喊到:“你们干嘛呢?上啊,揍他啊!”

  三个人依旧像木头人一样,站在原地一点儿反映都没有。然后江南叶开口了,“揍他。”

  红毛小子一点儿没听明白,他这是跟谁说话呢?

  没想到,在自己还没转过弯儿来的时候,他的三个弟兄竟然一起朝自己过来了。

  “你们要干什么?”红毛有些害怕了。

  随后他就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三个人一拥而上,把刚站起来不久的红毛又按回了地上,左一拳右一拳,你一脚我一脚,下手要多狠有多狠,打得红毛直叫唤:“哎呦,你们他妈的都疯啦?住手!快住手!”

  可是三个人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此时的红毛鼻血都下来了,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秦姐和小娜在一旁看的都傻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几个人不是来找茬的吗,怎么现在自己人打了起来?

  秦姐转头看了看江南叶,心中充满了问号。他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让这三个人听他的?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难道他会法术不成?

  这时,江南叶用左手打了个响指,三个人马上就住手了,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已经被打得没人样的红毛,不知道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了?”几个兄弟诧异地问红毛。

  “哎呦,你们他妈的还好意思问,就••••••就你们几个••••••打的!”红毛的嘴也被打出了血,说话都不利索了。

  一旁的秦姐和小娜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们?怎么可能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几个人一头雾水,感觉有点混乱。

  红毛一指江南叶,“肯••••••肯定是这小子••••••捣••••••捣的鬼。”

  “妈的,敢耍我们,一起上,打死这小子。”

  “你们还想再来一次吗?”江南叶笑嘴角微微一笑,强大的气场顿时让几个混混觉得不寒而栗。

  “快••••••快走!走!”红毛大声喊道,被打得这么惨他可不想再来一次了。他看的很清楚,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就凭他们几个这两下子,连对方一根头发都碰不到,还是先撤再说。

  三个人刚把红毛扶起来,江南叶又拦住了他们:“等等!”

  }更%新9p最P快z上#酷匠ZR网‘●

  “这位大哥,我们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敢再来闹事了,你就放了我们吧。”红毛哀声说道。

  “是谁叫你们来捣乱的?”江南叶问。

  “是对面‘心语工坊’的老板张寿才叫我们来的。”

  “原来是他!”秦姐说,这下她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准是嫉妒我们店的生意比他好所以才叫人来捣乱的!”小娜很肯定地说。

  “张寿才。”江南叶想,看来以后得找机会当面和他聊聊了。

  他们走了之后,小娜立刻冲到江南叶面前,一脸崇拜的对江南叶说:“叶大哥,你到底是用了什么魔法把这几个混混耍得团团转的啊?”

  江南叶微微一笑说:“不是什么魔法,是催眠术。”

  “催眠术?”

  江南叶点点头。

  “催眠术有这么厉害吗?”小娜不敢相信。

  “这个要解释起来比较复杂,等以后有时间再说吧。”江南叶说到。

  其实江南叶根本没打算解释,因为他知道这一解释大家就会对自己越来越好奇,从而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是危险。

  作为一个杀手,他必须要保持低调,绝对不能暴露身份,因为一旦暴露,等待着杀手的就只有死亡。

  况且江南叶说的也没错,要是和一个完全不懂催眠的人解释催眠术确实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于是他干脆不解释。

  店门关上之后,江南叶就坐着秦姐的车跟她一起回了家。

  回到家里,秦姐领着江南叶来到了自己隔壁的房间,说:“一会儿我给你拿些被褥过来,以后你就睡这里吧。洗手间就在你房门的左手边,你自己的东西就放在柜子里好了。”

  “好的。”江南叶从进门起就四处打量着,从家具以及摆放的物品来看,江南叶发现,秦姐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蛋糕店的女老板那么简单,单单一套沙发的价值就将近一百五十多万,客厅里的装饰品每样也都价格不菲,这些东西单单靠她开蛋糕店是根本不可能买得起的。

  “还有些事情我要跟你交代清楚,”秦姐继续说到。

  “恩,你说。”

  “你旁边的房间就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能踏进一步。”

  “这是当然。”

  “另外,我不喜欢别人乱动我的东西,因此房子里的东西也不可以随便碰。”

  “还有没有了?”江南叶问。

  “还有,绝对不可以带别人回来,不管是男是女。”

  “这下没有了吧?”江南叶有点无语。

  “还有!”

  “还有?”江南叶快要崩溃了。

  “还有最后一点,就是以后家里的饭都是你做!”

  “凭什么?”江南叶抗议道。

  “因为我不会做啊,除非你想天天叫外卖吃。”秦姐露出了一脸坏笑。

  这下江南叶彻底无语了,看来他想不做是不太可能了。

  这天夜里,江南叶躺在陌生的房间里思绪万千。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摆脱了杀手的身份,并且莫名其妙的成了一个糕点师。虽然自己的未来还是一片未知,但是至少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他相信接下来自己应该能够慢慢适应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