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叶很从容的走进了操作间,将自己的黑色手提箱放在一边的桌子上。然后从墙上的钩子上取下一件和秦姐身上一模一样的白褂子穿在了身上,穿好之后左右看了看,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你找什么呢?”秦姐问到。只要是做蛋糕需要用到的东西,这里就不可能没有。“这小子八成是不会做,想耍花样,哼,没那么容易。”她心想。

  江南叶看了一眼秦姐,摆了摆手示意她过来。

  “怎么啦?”秦姐用很轻蔑的声音说到,仿佛看穿了他的伎俩似的。

  她慢慢走到江南叶的慢前,想看看他究竟想耍什么花样。没想到江南叶一伸手将她头顶上的帽子摘了下来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你••••••”秦姐被江南叶弄得血压直线飙升,肺都要气炸了。

  江南叶洗了洗手,开始制作了。所有应用的材料都摆在他的面前,甚至一些不常用到的工具这里也都一应俱全。

  “没想到这个秦姐蛋糕做的不怎么样,东西倒是一样不少,”江南叶心想。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江南叶全神贯注的投入到了草莓蛋糕的制作过程当中。他一边做蛋糕,一边心里想着瑶瑶,并且习惯性的将这个蛋糕当成了是要做给瑶瑶吃的,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像过去一样熟练。

  此时此刻,江南叶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忘记了这个蛋糕是要做给谁的,甚至忘记了瑶瑶已经死了。

  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从前那段最快乐的时光,脑海中浮现出了瑶瑶在吃完自己做的草莓蛋糕之后开心的样子。不知不觉,江南叶的嘴角竟然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站在一旁的秦姐不一会儿就看呆了,这哪里是在做蛋糕,简直就是一场华丽的表演。江南叶的每一个动作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完美、流畅,简直无可挑剔。他手中的材料和工具仿佛有了生命一样,在他的手中不停地舞蹈着。

  她再一次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正在做蛋糕的男人,只不过这一次用的是崇拜的眼神。她突然发现,其实眼前这个男人长得不赖,一双深邃而又专注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唇,再加上他下巴上成熟的男人特有的胡渣,每一个地方此时在她的眼中都显得那么有味道。尤其是当她看见江南叶的嘴角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微笑时,她简直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个微笑实在是太迷人了,她已经完全沉醉在了其中,脸颊上也泛起了微微的红晕,她甚至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从哪儿来的?”秦姐的心中充满了问好。

  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在秦姐的胡思乱想中很快过去了,当江南叶最后在已经成型的蛋糕上放上新鲜的草莓后,一个特别诱人的草莓蛋糕就完成了。

  “老板,这个草莓蛋糕我要了!”这时,从身后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众人回头望去,才发现已经有两对情侣在他们身后站了好久了。

  他们是在蛋糕刚出炉的时候被浓浓的香味给吸引过来的。由于操作间的门没有关,所以蛋糕的香味就飘了出去,这四个人刚好走进店里准备买蛋糕,在闻到了香味之后便走到了操作间的门口。

  这个草莓蛋糕无论是从味道还是外形来说,都可以称得上是顶尖的,几个人早就垂涎欲滴了,所以这两对情侣都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买到这块草莓蛋糕。

  “你说要就要啊?明明是我先进来的,”另外一个男的争着说到,还顺势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向秦姐递了过来:“老板,一百块,把这个蛋糕卖给我。”

  “你什么意思啊?有钱了不起啊?”说着这个男的从钱包里拿出了两张一百的,“我出两百,给我吧!”

  “靠,跟我抢,我出三百!”

  ••••••

  两个男的谁都不甘示弱,纯粹是相互怄气,因为各自的身边都站着自己的女朋友,在这种时候更不能丢脸,因此谁都不肯让步,铁了心要为自己的女朋友买到这块草莓蛋糕。

  看着这两个男的为了自己的蛋糕争得面红耳赤,江南叶不禁觉得十分有趣,不过想来也正常,毕竟自己做的蛋糕绝对是世界一流的,不敢说在全国,但至少在本市肯定是没有另外一个人能做的比自己好了。

  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当年,自己为了做出世界上最好吃的草莓蛋糕给瑶瑶吃,特意乘着放暑假的时间去了一趟巴黎的丽茨饭店,和世界上最好的蛋糕师学做草莓蛋糕。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他的草莓蛋糕基本上已经做的和饭店的顶级糕点师差不多了。

  当时,饭店的糕点师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们都为江南叶的天赋感到震惊,认为他是个做蛋糕的天才,饭店的首席糕点师甚至提出了想收他为徒的建议,要教他做更多的糕点,让他在日后成为自己的接班人。

  可是这个对外面的人来说是梦寐以求的机会竟然被江南叶给拒绝了,他做蛋糕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瑶瑶,他只想做给瑶瑶一个人吃。

  “谁说要卖给你们啦?”秦姐突然站了出来,大声说道:“这个蛋糕不卖!”

  这话一出,两个男的顿时吓了一跳,身边的女士们脸上也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靠!给这么多钱都不卖,你怎么做生意的?”其中一个男的气愤的说道。

  “就是,不卖也不早说。”另一个男的也附和道,这会儿两个男人倒是站到了一起。

  在他们离开之后,秦姐对着眼前的草莓蛋糕看了又看,这小小的草莓蛋糕实在是太可爱了。她拿起了一块,捧在手里半天都不忍心下嘴。最后轻轻的咬了一口,慢慢品尝了起来,就这一口,她激动得差点哭了出来。

  秦姐最大的爱好就是做蛋糕,所以大学一毕业就不顾父亲的反对坚持开了这家蛋糕店。为了学做蛋糕,她还专门去全国最有名的糕点师培训学校学了大半年,所以自己在做蛋糕方面也算得上是专业人士。

  要说好吃的蛋糕她也吃了不少,可如今来了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竟然随随便便就做了个比自己做的好吃一百倍,不,是好吃一千倍的草莓蛋糕,她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草莓蛋糕,跟他一比,自己做的蛋糕确实连垃圾都不如。

  “怎么样?好吃吗?”江南叶故意问道,其实从秦姐的表情他已经知道答案了。而此时的秦姐听到他这么问,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脸瞬间就红了,自尊心顿时碎了一地。

  两个店员此时也一人拿了一块品尝了起来,这一尝让两个人简直无法自拔了,“太好吃了,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草莓蛋糕,天哪,你是怎么做出来的?”两人一边吃这一边不住地赞叹着,这让秦姐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自己今天算是遇到高人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外表邋遢的男人竟然是个做蛋糕的高手。可她转念又一想,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么好的糕点师自己可不能轻易放过他,一定要把他做蛋糕的本事给学到手才行。

  于是她转过头来对江南叶说:“我决定聘请你到我的店里担任糕点师,专门负责做蛋糕,只要你同意,价钱随便你开。”

  更1新.最快上酷匠网Ql

  江南叶一怔,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位秦姐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位糕点师。

  遥想从前,自己作为一名杀手,过的是朝不保夕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什么人给干掉。他也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脱离杀手这个身份,要知道,一旦成为了杀手,这一辈子都是杀手,脱离组织就等于是背叛,任何杀手组织都绝对不能容忍背叛,除非你死了。

  可如今,组织不复存在,自己也无处可去,正当他在为自己的未来感到一片迷茫的时候,竟然有人给他的人生指出了一条道路,这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的,我同意。”江南叶一口就答应了。

  秦姐大喜,“一言为定,那你要多少工资?”

  江南叶不太懂行情,不知道一个糕点师的平均工资是多少,于是指着旁边的两个店员说:“就和他们一样吧。”

  江南叶一说出这句话,秦姐和两个店员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下,这是在开玩笑吗?像他这样的糕点师在本市想要收入过万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两个店员的工资加在一起一个月也才四千不到,他就要这么一点儿这简直跟天上掉馅儿饼几乎没什么两样啊。

  “好,就这么说定了。”面对这么大一块肥肉秦姐可不能让他跑了,于是赶紧答应。

  “等等,我还有一个要求。”江南叶说。

  “什么要求?尽管提。”

  “我没有地方住,你得给我找个住的地方才行。”江南叶说到。

  这可让秦姐犯了难,一时半会儿她上哪儿去找房子啊,更何况蛋糕店靠近学校,附近的房源本来就很紧张,这可怎么办呢?

  “那你就跟我住一起吧,我住的地方刚好有一个房间是空着的,你住进去就行了。”想来想去,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秦姐就只能让他和自己住在同一屋檐下了。

  两个店员当场就愣住了,站在一旁的女店员立刻走过来拉着秦姐对她说:“这怎么行呢秦姐,你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他带回家住呢?如果他是坏人怎么办,况且你又是一个人••••••”

  “没事的,先让她在我那儿住着,等找到别的地方之后再让他搬走就是了。”其实在她说完这话之后心里也有些犯嘀咕,她也不清楚自己让这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和自己共处一室是不是妥当,不过他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而且从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种让人很放心的气息。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秦姐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我叫江南叶。”

  “你好,我叫秦雨露,你跟他们一样叫我秦姐就行了。这位女同事叫李小娜,另外这位叫顾阳。那以后我就叫你阿叶了。”

  “好的,那我什么时候开始上班?”江南叶问到。

  “现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