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的大街上,一个穿着很邋遢,手里拎着个黑色手提箱,面容显得十分憔悴的男人正茫然的站在十字路口,他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不是因为他迷路了,而是他对自己接下来的人生感到一片茫然。

  我究竟应该何去何从呢?江南叶在心里想着,父母的仇也报了,自己为之服务了十年的杀手组织也在主事人陈天德死后的一夜之间瓦解了,自己还有什么事好做呢?

  他还清楚的记得,在自己将匕首插进主事人陈天德心脏的那一刻,对方对自己说:“事情••••••不••••••不会就这么••••••结束的,一切••••••才••••••刚••••••刚刚开始。”

  江南叶原本认为他说这话的意思是组织内部的人会继续追杀他的,可是就在第二天,曾经不可一世的杀手组织霸途竟然不声不响的就瓦解了,这是江南叶怎么都想不通的事情。

  他穿过马路,抬头看见面前是一家叫“雨露”的蛋糕店,顿时,江南叶的心头感到一阵强烈的刺痛。

  “瑶瑶••••••”他在心里面默默地念到。

  苏瑶是江南叶在大学里的同班同学,也是江南叶的挚爱,她生前最喜欢吃的就是自己做的草莓蛋糕。

  遥想当年,她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

  苏瑶不仅人长得漂亮,是许多人心目中的女神,同时也是班里成绩排在第二的好学生,因此她总是看江南叶很不爽,原因很简单,因为江南叶就是班里的第一。

  当然,江南叶也知道苏瑶看自己很不爽,因为自己总是会在考试之后很欠扁得跑到苏瑶身边,故意摆出一副很关心的表情问苏瑶:“亲爱的瑶瑶同学,这次考了第几名啊?不会又是第二名吧?”

  这句话每次都能很顺利地引爆苏瑶这颗脸已经气得通红的炸弹,“要你管,给我死一边去!”她顺手抄起桌上的书就朝江南叶狠狠地扔过去。

  对苏瑶来说,江南叶就仿佛是自己的克星一样,总是阴魂不散的出现在自己的周围,连在图书馆里他的座位都在自己旁边,江南叶一直都没有告诉她,其实那个座位是自己花了500块钱从一个男同学那里买来的。

  在图书馆里,每当看见苏瑶遇到难题在那里苦思冥想的时候,江南叶就会故意用很鄙视的态度对她说:“连这道题都不会做,真不知道你的第二名是怎么考到的,你高中是不是找人毕业的?”

  要不是图书馆严禁喧哗,苏瑶肯定会将桌上所有的书都盖在江南叶的脸上。之后,江南叶一把拿过她的书,三两下就把难题给解决了,脸上则是一副很得意的表情。

  苏瑶开始以为江南叶是故意在自己面前显摆,要气自己。可她并不是傻子,时间一长,她明显能感觉到江南叶真的是在关心自己,帮助自己,只是表面上摆出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再加上江南叶天生俊朗的外貌,苏瑶也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

  大三那年的暑假,他们终于在一起了,这是一对羡煞旁人的情侣。苏瑶在女生那里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我要是也有一个像江南叶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而江南叶在哥们儿那儿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怎么我就没有一个像苏瑶那样的女朋友呢”。

  可是如今••••••

  江南叶推开了蛋糕店的门,走了进去。

  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店员站在柜台旁边,两个人应该都是来蛋糕店打工的大学生,因为看样子年龄都不是很大。

  看见这样一个看上去可怜巴巴的人走进店里,两个人都没有走上前去招呼他的打算,因为他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来买蛋糕的,而更像是来乞讨的。

  当江南叶看见玻璃柜里的草莓蛋糕时,心又剧烈的疼痛了起来,一时间,所有悲伤全都涌上了心头,他的嘴角微微抽搐着,一滴泪珠从他的眼中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瑶瑶••••••”他又在心里默念到。

  一旁的男店员看到他这样子,心里顿时也不由得难过起来,他小声地对身边的女店员说:“真可怜,他准是好几天没吃饭饿得不行了,看个蛋糕都能看哭了,要不我们给他一个吃吧?”

  “你说给就给啊?都没问问秦姐同不同意。”女店员说到。

  “麻烦给我拿一个草莓蛋糕。”没想到这时候江南叶突然开口说话了,两个店员先是一愣,然后女店员立马走了过去拿了个草莓蛋糕出来。

  “是这种吧?”她问到。

  “嗯,”江南叶点了点头。正当女店员准备把蛋糕包起来的时候,没想到江南叶伸手就将蛋糕从女店员的手中拿了过来,然后一口就咬了下去。

  b酷!匠网永"久6免费看R小说

  “喂,先生,你还没付钱呢。”女店员叫了起来。

  江南叶没理她,就像没听见她说话一样,细细地尝了一下嘴里的草莓蛋糕,随后脸上露出了不满的表情,将蛋糕吐了回去,“这也能叫草莓蛋糕?做得这么难吃,难怪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江南叶说到。

  突然,从里屋里传来了一声怒吼,“谁说我做的草莓蛋糕不好吃?”

  两个店员顿时心里一紧,“完了,这个人要倒大霉了。”

  两个人来这家蛋糕店打工也有大半年了,他们对秦姐也算很了解了。平时的秦姐是个特别随和的人,可是就是在做蛋糕这件事情上她是非常认真的,只要有人敢说她做的蛋糕不好吃,不管是谁,他都绝对不给面子,除了一通臭骂之外,她还会很暴力的将对方说难吃的蛋糕一下子拍在对方脸上,有时火大了还会连拍十几个,弄得对方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一直拍到自己消气了为止。

  随后,从里屋走出了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岁左右的女性,江南叶上下打量着她,她头上戴着白色的厨师帽,身上还穿着白色的大褂。虽然她的脸上沾着少许面粉,但江南叶还是能判断出这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白皮肤,尖下巴,大眼睛,傲人的双峰高高地挺起,两条纤细而又性感的小腿从大褂下面露了出来。

  “你说,我的草莓蛋糕怎么不好吃了?”这位美女用手指着江南叶愤怒的说道,“你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今天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江南叶顿时觉得眼前的这位美女非常有趣,就凭她一个弱女子有什么本事能留住自己?还有,她为什么这么在意别人说自己做的蛋糕不好吃?

  这时,旁边的女店员见情况不妙,便开口劝到,“算了秦姐,你看他那个样子,估计根本就没吃过好东西,您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他说的话您别往心里去。”

  这位“秦姐”听完女店员的话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江南叶,确实,面前的这个邋里邋遢的家伙的的确确不像是一个有品位的人,也许他根本从来就没吃过蛋糕。

  可就在她准备说算了的时候,江南叶却突然抢先一步说到:“你的草莓蛋糕除了蛋糕上面的那半颗草莓以外,整个蛋糕根本就没有一点儿草莓味儿,而且蛋糕的口感过于干硬,实在是让人难以下咽,我说它难吃一点儿都不算过分。”

  这句话一说完,只见秦姐整张脸都气得通红,两位店员在听完这番话之后都绝望的摇了摇头,这下他算是彻底没救了,他们很清楚接下来这个男人的下场将会有多悲惨。

  他们眼看着秦姐一个箭步冲到了江南叶的面前,刚准备夺过江南叶手里的蛋糕时,没想到江南叶一下子牢牢抓住了秦姐伸过来的右手,使得她的右手动弹不得。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秦姐一边挣扎着一边叫到。

  “给我一个小时时间,我让你尝尝我做的草莓蛋糕。”江南叶很认真地说到。

  “就凭你?会做蛋糕?”秦姐一脸不信的表情,这个男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蛋糕的。

  “不仅会做,而且保证比你做的好吃。”

  江南叶的语气非常肯定,另外两个店员也都很好奇,这个男人说自己会做蛋糕,还做得比秦姐做的好吃?开什么玩笑。他们都吃过秦姐做的蛋糕,虽然没有那些大的蛋糕店做的好吃,但是口味确实已经很不错了。

  “好,就给你一个小时,要是做不出来或者做的不好吃那可别怪我给你难堪了!”秦姐威胁到。

  “没问题。”江南叶放开了秦姐的右手,径直向后面的操作间走了过去。

  “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秦姐心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