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我保护哥哥

  “妹妹,水果是不是都要还啊!”

  “那是当然了,你偷了人家的东西,不全还了人家,人家怎么能原谅你呢!”

  我说:“妹妹,其实跟哥哥一起捡水果的还有别人,他比哥哥拿的多,是哥哥的好哥们,你可也要帮帮那位哥哥啊”

  妹妹冷吸了一口气,说:”你们啊,也真是人才,坟地捡水果,也真是没谁了。”

  挖苦了我一番,妹妹催着让我快点带路去找刘肥。知道这件事宜早不宜晚,我也不磨蹭,带着妹妹就直奔刘肥家。

  刘肥家在村的东头,距离我家有一段长长的距离。沿路走,妹妹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四处瞧,人家多说傻姑娘进城头一回新鲜,可我这妹妹确是好姑娘进村,那都是新鲜。

  前方去刘肥家毕竟的小桥上,我隐约看到一个人蹲在那里,同时我更听到阵阵凄凉的哭声。

  赶夜路碰人哭,着实让人心里不舒服。妹妹也在我身后拽了我一下,让我小心一些,知道事情不对劲,我没没鲁莽,带着妹妹缓慢的就向着小桥上走去。

  那是一个鬓发斑白的老头,背对着我和妹妹埋头一边哭一边烧着纸钱,这让本就幽静的夜晚更加有些瘆人。

  感觉到有人向他走,老头突然就止住了哭声,这让我心中一惊,不明白他要干嘛,停下脚步紧张地看着他,场内静的出奇,有的只是火焰噼里啪啦的跳动声。

  他头也不回的突然说,大半夜的,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来找人的。”我害怕,但强装着镇定说道。

  我刚说完话,老头那边就转过了脖子,很扭曲,给人看上去就像是折了一样。

  他凸显的颚骨,凹陷的轮廓,整个就像一骷髅,当我再仔细看的是时候,我更是不经意间就流出了冷汗,紧忙将妹妹护在身后。他一半脸都没了,就像是被啃掉的一样,吓人无比。

  我一害怕,他反而是笑了起来,声音很是沙哑,就像直接从喉咙中发出来的一样,让人听着就毛骨悚然。老头笑后说:“就这胆量也敢半夜出来找人,真是找死。”

  {酷匠xw网正c版R8首c发?o

  妹妹不满,说:“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什么就是半夜找人不行了,我看你半夜烧纸才是找死。”

  我想拦住妹妹,可我没拦住,我这妹妹心直口快,这是要得罪人的节奏啊。我担心老头会发难,但显然我想多了,因为老头不怒反喜的说:“真实一个好姑娘,给我当孙媳妇就好了。”

  “谁给你当孙媳妇,你想的美。”说这话,妹妹就回到了我的身边,一把就拉住了我。

  老头悲伤的说:“恐怕就是你想当我孙媳妇都没机会了。”

  这老头虽然外表吓人,但听着话语还是善良之辈,我不反感,更是试探着问:“老大爷,你这脸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这么吓人啊。”

  “怎么想听故事啊,就怕我给你讲了后吓到你。”老头说。

  “谁想听,你想讲我们还不想听呢。”妹妹说。

  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我真是无言以对,也不知道妹妹怎么对这老头会这么大火气,难道刚才吃的不是苹果,是火药不成。

  被妹妹呛到了,老头也不生气,说:“你不想听我还就要讲给你听。”不知道妹妹喜不喜欢听,我是喜欢听故事,当下就一副求知的模样看着老头,老头笑了笑,说:“我这脸啊,是自己啃下来。”

  “啥?”我听着就一激灵,自己啃自己脸,这也太怪谈了吧,不说自己会不会乐意,就是这嘴碰脸高难度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

  看我和妹妹都不信,老头说:“我和你们说,那是我带我孙子去乱葬岗上坟的时候,就看到啊,那一个坟包前对着一大堆贡品,看着贡品,不只是孙子嘴馋,就是我也心生了恻隐之心。但我和孙子还算厚道之人,就拿了一串葡萄走了,可哪曾想,这不好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没走出坟地就遇到了鬼打墙,要不是不停的走,恐怕小命就搭在那里了。

  回到家后,我和孙子先后的就拉肚了,孙子进了厕所就没出来,我担心,就进了去,可谁曾想,那厕所里有孙子,更有一个我。

  这件事说来邪乎,起初我也不信,但确实是真的,厕所那个我抱着我的孙子,对我说,想孙子活命,就吃了我。起初我还不明白那个我的意思,可后来我也就明白了,那个我是在让我吃他。

  我孙子呼吸越来越微弱,我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也不管那些了,上去就咬了一口抱着孙子的我,我咬的是脸,只是一口下去后,那个我不疼反而是大笑了起来,反之的是我疼,脸疼的撕心裂肺,我手一摸,一大片的血,伤口正是自己的齿痕。

  那个我说,代价终究是要偿付的,只是时间的问题,今天你吃了自己,明天你吃你的孙子吧。说着话的功夫,那个我就突然的没了。我终于知道了发生什么,我和孙子吃了坟地上鬼冢的贡品,这是被人寻仇来了。

  正如那个鬼所言,我第二天就发现自己的肉身吃了自己的孙子,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听完老头的话,我浑身发寒,手颤巍巍的抖了起来,水果也掉了一地。老头看着滚落一地的水果,说:“你也吃了贡果,终究逃不掉吃自己的厄运。”

  “你放屁,我哥有我呢,我会保护我哥的。”

  “没用的,无畏的徒劳,无畏是挣扎。”

  我害怕,也担心自己,更不想步入老头的后尘,但我更害怕一件事情,我说:“你是姓刘吧,刘肥是你的孙子吧。”

  “是啊,我的孙子,我的孙子,死了,死了!”刘老头仰头叫大叫,鬼叫的很是吓人,跟着他就向远处跑,完全疯癫了一般。

  我双腿发软,浑身发麻,我没有再去理会刘老头,因为我想到了更恐怖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刘肥的爷爷留老头的死亡时间,是在两年前,这岂不是说刘肥也死了有两年了,想到和自己玩了两年的人其实是鬼,我甭提多害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