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不住劝,我颤颤巍巍的向着刘肥走去。绕过了深坑来到了刘肥身旁后,我眼前也是一亮,这真的是好大一堆水果,真是比我几年吃过的还要多,真不知道是那户有钱人家摆在这的贡品。

  抱着水果,我美滋滋的就要向着村子方向走去。在路过那坑旁时,我本能的就回避了下,我可不想被摸屁股。然而,身后不知怎么的就生出了一股力道来,就像是有人推了我一把,要将我往坑里推一样。

  我避无可避,但也因为知道眼前有个坑,我借力一跃的就跳了过去。我回头,说:“刘肥,你干嘛推我。”

  站在我身后的只有刘肥,我怀疑刚才推我的是他。

  刘肥说:”吴强达,大半夜的你瞎说什么呢,我那里有推你,我两手都在抱水果。”

  我借着月光看刘肥,确实如刘肥所言,刘肥双手捧着衣服兜着一大堆水果,还真没有手在腾出来推我。可既然不是刘肥,那是谁,刚才真真切切的有人推了我一下啊!

  心惊,感觉事情不对劲,我就说:“刘肥,这地方邪乎,咱俩还是快点走吧。”

  “好,快走吧。”刘肥说。

  沿着原路,我和刘肥就美滋滋的小跑了起来,我是真的有一点害怕了,跑的也就快了些,几个大步后我就将刘肥摔在了身后。向着刘肥先前埋汰我吃白饭,我就回头向他看去,也打算反过来埋汰他几句。

  只是我这一看不要紧,自己好悬就栽了个跟头,还没看到刘肥,当先看到的竟然是一口棺材,漆红漆红的,居然是自己坐过的那口棺材,我可是走出去很远了,怎么那口棺材还在我附近,更加奇怪的是,刚才那口棺材明明半截是掩埋在土里的,怎么现在全露了出来。

  我慌了,站在原地就指着棺材,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刘肥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愣,停了下来,向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当见到那棺材的时候也是浑身一颤,定定的站在原地。

  我问刘肥是不是咱们坐了人家的棺材,以至于得罪了人家。我刚说完刘肥就说我胡说,说那里有什么鬼怪的,再有那不过是一口棺材也谈不上得罪不得罪的。

  可我想的却和刘肥不同,那棺材好比床,而死人就睡在里面,坐了棺材就好比坐了里面尸体,这肯定是要得罪人家的啊,想着自己刚才没说句道歉话,我就有些后悔了起来。

  没敢再去看那口棺材,我就问刘肥这接下来可怎么办才好啊,我都后悔不回村子又和刘肥回来这该死的坟地取什么水果了。

  “不怕,跟在我身后,我带你走。”说着,刘肥一马当先的就走到了我前头。我害怕,也就自然的跟着他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刘肥突然就在我前头停了下来,说:“完了,我们又走回来了。”

  听着刘肥话,我也抬头向着四处看去,正看到那口棺材,依旧在我们的不远处,同时,我更看到了更加惊悚的一幕,先前那个绿色荧光骷髅头,正端坐在棺材上面,一双空洞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在盯着我看一样,令我脊背都不住生凉。

  “刘肥,那是什么啊。”我指着骷髅说。

  刘肥说:”能是什么,不就是一口棺材楼。”

  “不是,我说的是那个骷髅。”

  刘肥摇了摇头,说:“那里有骷髅,我怎么没看到。”

  那骷髅头就在棺材上坐着,莹莹生辉的,刘肥居然说自己没有看到。我心中惊异,向着刘肥看去,刘肥的脸上很平静,样子不像是在骗我。

  刘肥也没停下来,大步的就向前走去,我硬着头皮,跟着刘肥绕着那棺材边走了过去。

  走过棺材有几米了,我问刘肥,说:“刘肥,刚才那骷髅头,你是真没看到么,还是你怕我更害怕,才会那么说的。”

  刘肥在我身前停了下来,说:“那里有什么骷髅头,你可别吓唬我啊。”

  “就在那棺材上边”说着话的同时,我伸手向着后方就指了过去。

  我看到,那口棺材上边,骷髅头居然不见了。

  诧异,我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刘肥在一旁追问我。可是这一刻,我那里能说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说:“我,我可能是看花眼了。”

  出了坟地,很快我和刘肥就回到了村子。和刘肥分了水果,约定明天叫于浩他们一起吃水果后,我就回家了,只是我脑海中一直想着骷髅头,还有那口棺材,看着满手的水果,也开心不起来。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外出务工了,也为如此,我每次夜里回家中都是总是黑咕隆咚的。但当我打开院门的时候看到,家中居然点着灯,不知为何,我心突然就一惊,临走的时候我可是关掉灯的啊,难道家中进了贼不成。

  将水果放下后,我自院子里找来了根棍子。我虽然胆子小了点,但我也知道护家,要是家中进了贼,我可是能和他拼命的。

  屋内灯光通亮,我蹑手蹑脚的就摸到了门前,提了口气后我猛的一脚就踹向了门。这一脚下去我就心疼了,我家那老破柳木门可真不禁踹,都掉木渣了,但没办法,我也要给自己鼓气不是。

  门开了,我伸头向着屋内看去,什么都没有,估计着我声势大,贼可能是被我吓躲起来了。

  我吓吼了一声,提着木棒子就冲进了屋,那感觉就像是能面对一切妖魔鬼怪似的。

  p酷√J匠网Z$唯u一正);版‘,7☆其)他wD都◎0是!盗版p/

  然而,虽然我声势大,但我胆子确实不大,一进屋直接就坐在了地上,我是被吓的,因为我看到了可怕的一幕,是口红漆棺材,它就在我家厨房。

  家中不是进了贼,是进了棺材,还是我在坟地遇见的棺材。我吓的爬着就后退,不知道这是什么鬼,怎么还会来到了家中,

  我强装着镇定就大吼道,谁。

  没人回答我,屋子内也出奇的安静。我定了定神,慢慢的站了起来,只是当我刚站起来的时候,棺材里面突然就传出来了一阵磨牙声。

  这真是吓死宝宝我了,我长这么大啥时候见过这种事。而这时,棺材又知啦的一声,是棺材盖被打开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