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赏

  回到孟府,孟将离尚未休息片刻,便被孟云庭叫到了书房。

  孟云庭站在书桌旁,认真的写着什么东西。

  孟将离轻轻行了一个礼,说道:“父亲叫女儿来所为何事?”

  孟云庭许久也不曾回应孟将离,就这么让孟将离站在那里。

  过了半晌才停笔缓缓的说道:“今日陛下召见我,与我谈了许久。说的大多都是关于你的。”

  “女儿不知。”孟将离眼神有些冷意。

  “陛下大大称赞了你,估摸着明天赏赐便会下来了吧,”孟云庭轻轻抬了抬眼,“若是金银之物至多,那便命人抬些去你姐姐那,前几日她受了委屈,你做妹妹的也还好好抚慰一番,下月肖太守大公子设宴,也莫让你姐姐丢了脸面。”

  “是,谨遵父亲教诲。”孟将离依旧面不改色,嘴角也挂着一丝笑容,可却怎么都笑不进心里。

  酷匠8;网f唯"一@1正k版F,%"其`他B{都s是){盗版¤

  还未赏赐便已经将东西分配好了,那也要看她那个好姐姐配不配拿这些东西了。

  “念你今日为孟府争了个脸面,便不再计较你今日与陛下所言。以后切记谨言慎行,该说的不该说的自己掂量清楚。下去吧。”孟云庭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孟将离一听便明白了过来,孟云庭如此大动肝火,必定是因为今日孟将离隐晦的向陛下提了提家中庶女不尊,姨娘不敬的样子,而他受此牵累定是被陛下训斥了几句,所以才会如此。

  “是,女儿省得了,父亲早点休息。”孟将离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依旧温和的笑着,但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表明了她内心的愤恨。

  孟云庭看着孟将离离开,虽然孟将离还是一如既往的听话,但却更加难以看透了,若是寻常人家,自己的东西被送人也要争论一番,她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意,甚至表情都没有变过。

  孟将离缓缓退出了书房,心里却十分寒凉,即使她差点死在了宫中,孟云庭也不曾问过半句,甚至连一丝一毫伪装的关心都不愿意,却因为皇帝为着张姨娘和孟谷雨的事儿训斥了他几句,便如此大动肝火,这心啊,从一开始就长偏了。上辈子就是孟云庭亲手将她推入了深渊,那这一次都该还回来了。

  孟将离早已不欠孟云庭,不欠孟家什么了。他们拿走的,她会一点点的拿回来。

  孟将离回到了小院,莲子们伺候着她沐浴更衣以后便躺在了床榻之上,孟将离仔细回想着近日里发生的一切,对于坤宁宫走水心中也渐渐明了了起来。

  不知不觉孟将离竟一觉睡到了第二日午后,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在召唤着她,但醒过来却什么都记不清楚了。

  洗漱完毕以后,莲子正替孟将离梳头时,孟将离被封赏的旨意便下来了,只等孟将离去接旨。

  赶忙换好了衣服走了出去,一抬头便看到了那个让人熟悉的身影,还是那么的眉目如画,但却是那么的令人恶心。

  “孟小姐,听旨吧。”今日来封赏的竟然是上官景止,孟将离眼神中止不住的嘲讽与冰冷。

  孟将离并没有说话,只是带着莲子等人跪在了地上听旨。

  出乎孟将离所料的是,这次皇帝的封赏出奇,没有金银珠宝,没有豪宅田地,而是一块御赐的免死金牌,即使是滔天大罪也可免一死。

  自大元朝开国以来,也就有四个人得到过,而见牌如见陛下,权利大过尚方宝剑,上治贪官,下治污吏,孟将离嘴角弯弯一笑,知道皇帝定是查出了什么,以这种方式来嘉奖孟将离。

  一旁的张姨娘等人嘴角抽搐了半天,孟谷雨和孟木楠更是眼睛都气的红了,可是在上官景止的面前却不能表露出来,硬是忍了半天才平静了下来。

  张姨娘自以为可以将孟将离的赏赐据为己有,没想到陛下出其不意的赏赐,让张姨娘更是怒不敢言,手指都掐出了血印子。

  孟将离谢赏以后便以身体不适为名,带着莲子们回了院子。

  孟将离担心再待下去她会忍不住扑上去将上官景止大卸八块。

  上官景止眼神微微一冷,不管在哪里孟将离都是对自己眼神嘲讽甚至多过冰冷,不知自己何时得罪过这位孟小姐,她杀了张來害自己被禁足,反而对自己怨念至深,顿时觉得十分奇怪。

  上官景止扭头便离开了丞相府,孟谷雨本想邀上官景止下棋论画,也被冰冷的拒绝了。

  回到院中,孟将离小心的将金牌收好,便转身到了书房,练起字来,希望能让心境更加平静些。

  傍晚十分孟将离听到了好几个消息,前朝之中陛下进行了一次大清理,查出了不少贪墨的官员,全部被抄家,国库充盈了不少。

  皇帝最终还是接受了以粮换籍的方法,无数商人趋之若鹜,解决了难民存活的问题。

  后宫之中,坤宁宫走水的原因竟然是贤妃命人放火,她也因此锒铛入狱,为抚慰丽妃,封赏为丽贵妃。

  孟将离躺在床上思前想后,只觉皇后娘娘心机之深重。

  皇后娘娘这一箭三雕,拿捏准了丽妃的性子,提前将自己玉佩拿走,丽妃定不会见死不救,这样牺牲了一个小小的臣子之女,既能除去如今风头正盛的丽妃,又能陷害协理六宫之权的贤妃,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切会是皇后娘娘自己设计的圈套,贼喊捉贼,后宫这么多太监宫女怎么会任由火烧到了正殿,要么是宫中大多数人被收买,而现场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贤妃。

  可贤妃所做完全没有理由,虽然和皇后不和,但也无需放火,这可是大罪,且这一切太过巧合也太过冒险。

  加之皇后娘娘最开始就十分古怪,陪伴在她身旁的画屏姑姑中途便被支使了出去,而孟将离的玉佩恰恰掉在了皇后娘娘所坐的椅子那里,皇后娘娘最喜欢的花瓶也被偷偷保存起来,没被毁坏,想来这么多可疑之处,那必定是皇后娘娘所指示,精心策划了这一场骗局。

  只是贤妃有权有势,甚至可以和皇后两分宫中的天下,又有公主承欢膝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贤妃并不解释,也不反抗,这让孟将离始终想不明白。

  不对,公主,孟将离想起上辈子这个时候,公主被皇后送去外族和亲,惨死途中,皇后娘娘心思之恶毒,用贤妃至亲之人威胁贤妃,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