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孟将离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

  呆呆的愣了几秒钟,眼前浮现的却是火场之中,那双清澈的眼睛。

  轻轻的抬了抬手,发现手上竟像针扎一样的刺痛,双臂被缠着纱布与绷带。

  努力挣扎着手臂,强忍着疼痛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是那么陌生。

  “来人,有没有人?”孟将离细声问道。

  “姑娘,你醒了?”一个长得十分标致白净的宫女推开门走了进来。

  “丽妃娘娘呢?她是否安好?”孟将离现如今最担心的不是自己反,而是比自己昏迷还早一些的丽妃。

  “姑娘别着急,丽妃娘娘正在清丽宫躺着,太医说已经无大碍了。”那宫女恭敬的回答道。

  “那就好。我昏迷了多久了?”孟将离淡淡的说道。

  “姑娘,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本来以为娘娘和您都出不来了,没想到宫人在后殿的树下发现了您们,姑娘,是有上天眷顾的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那宫女有些激动的说着。

  “是吗?也许吧。你去给我端点吃食来,我饿了。”孟将离眼神越发的淡漠。

  “是,那姑娘躺着吧,我一会便给您端过来。”那宫女说完便踱步走了出去,轻轻关上了房门。

  孟将离并没有问那宫女这是哪里,只是安安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那救我们的男子是何人?为何救我们?那双眼睛却感觉十分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若是认识的人那他又为何那般打扮出现在宫中?无数的疑问缠绕在孟将离的心头,让她十分困惑。

  孟将离忽然发现衣物已被换洗干净,却发现玉佩不在身上,刚要强撑着下床,便摸到了身侧的玉佩,孟将离轻轻叹了一口气,又躺了下去。

  傍晚时分,天色渐渐暗了下去,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

  孟将离醒了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宫中,各宫妃嫔甚至是皇后娘娘都一起前来看望孟将离。

  一些宫女太监见势更是不敢怠慢,伺候的仔仔细细,分毫无差。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此次孟将离大难不死,又救了受宠的丽妃娘娘,接下来的那也是泼天的富贵赏赐。

  孟将离休息了好几日,丽妃仍未醒过来,让孟将离觉得十分奇怪的就是皇帝到现在仍然没有召见她,即使一开始就是皇帝召见她进宫的。

  天色渐渐沉了下来,天色浓重的如泼墨一样,淅淅沥沥的大雨重重砸在了地上,孟将离坐在了椅子上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棋局,抬手想要落子却不知放在哪里,孟将离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窗外。

  万分沉寂中,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人的脚步轻巧的划过,屋顶的琉璃瓦发出了稀稀疏疏的声音,孟将离眼神一冷,“谁?”

  未闻其声,便见一个黑衣男子身轻如燕的踏着窗口飞了进来,一个回身那男子便捂住了孟将离的嘴。

  “别出声。”一阵故意压得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孟将离轻轻点了点头,那男子也随即放开了手。

  外面的昏暗却将屋子内的灯光衬托的十分光亮,他眉目如画,眼神没有杀手的杀意却是十分清澈。

  “不知公子为何而来,但谢公子当日救命之恩。”孟将离语气平静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丫头的眼力劲儿倒是厉害。”那男子懒洋洋的轻笑道。

  “……”孟将离一开始也只是猜测,只是觉得那双眼睛太过清澈,但没想到他会如此轻易的便承认了,一时有些语塞,“公子大恩大德,小女子十分感激,不知公子想要什么?只要是小女子能做到的……”

  “丫头,那我要你呢?”那男子眼神有些轻佻的看着孟将离。

  “公子请自重,小女子一无才二无色,若是公子依旧如此,那休怪小女子无情了?”孟将离眼神一冷,用力的捏了捏手心,嘴角微微笑道,“更何况,这花虽美但也是会伤人的。”

  宫中每时每刻都有巡逻的人,此男子能躲过这么多人,想来武功定不弱,自己反抗的机会基本没有。孟将离一边算计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想要稳住这男子。

  “这花自然是要好好呵护的,今日便不逗你了,这是一瓶九花清香膏,用九十九种药材所致,对伤口愈合十分有效,这几日我还有许多事情,无法再来给你上药,如今这药放在这你记得按时擦一擦。”只见那黑衣男子饶有兴致的朝着孟将离笑道。

  “你…前几日也来过?”孟将离眼神一冷的问道。

  “不然你以为就凭太医院这些庸医你的伤口能愈合的这么快?”那男子轻笑道飞出了窗外。

  “你……”孟将离心中暗自惊怒不已。

  若是这人不怀好意,那怕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孟将离暗暗责怪自己的大意,更是惊叹于这人世间比自己强的人数不胜数,以后得行动更得小心谨慎。

  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大早,便听公公来宣旨,皇帝在重新翻修的坤宁宫中召见孟将离。

  轻轻拍了拍脸,让自己的恢复一点点精神,以便更好的应对皇帝的询问。

  正午时分,孟将离用完早膳便由公公带着来到了坤宁宫。

  坤宁宫中大宣炉里烟气袅袅不断的上升。翻修装饰过后的坤宁宫东面的壁衣上面附着的金碧锦绣,反射出耀目的光彩。中堂挂着的一幅新添置的字画,张牙舞爪的像要飞舞下来。西壁摆放了许多琉璃瓷器,一看便不是凡品。

  最新~》章8节\上》/酷匠s网

  但其中有一件引起了孟将离的注意,一件青花折枝花果纹六方瓶,六方形瓶体,造型周正,釉质肥厚润泽,青花色泽青翠。

  如果孟将离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皇后娘娘与陛下大喜的日子,太后娘娘赏赐的,上部绘折枝花卉纹,下部绘折枝佛手、石榴、寿桃及花开纹,寓以"福禄寿"三多之意。

  此瓶深受皇后娘娘喜爱,经常摆放在显眼之处,即使上辈子孟将离草包名声在外,无人结交,但嫁给了上官景止,皇后娘娘也邀她来赏玩过两次。

  但数日前坤宁宫经过如此大难,此瓶却未曾毁坏,依旧放在了一旁,孟将离眼神一冷,端正的朝着皇帝跪下,行了一个礼。

  坤宁宫中却不见皇后娘娘,只有皇帝一人坐在上位,身后站着一个伺候的小太监,想来皇帝是有话想说,故意支走了其他人。

  “孟家小女,伤势可好些了。”皇帝面无表情,声音不带一丝温度的问道。

  “回皇上,宫中太医医术高明,臣女已经好了大半了。”皇帝没有让孟将离起身,依旧让她这么半蹲在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