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孟将离便乘马车进入了宫中。没有来到想象中的御书房,而是由一个小太监带路来到了后宫之中,孟将离用手轻轻抚摸着厚重的围墙,正是这样高大耸立的围墙将这后宫之中的女人永永远远隔在了这宫中。

  “这围墙刚刚下过雨脏的很,贵人别把衣服弄脏了,待会面圣出了洋相。”一旁的小太监轻轻提醒道。

  “谢谢公公提醒。”孟将离漫不经心的用手绢轻轻地将手擦了擦干净。

  沿着熟悉的宫闱,小太监带着孟将离走到了坤宁宫中,皇后娘娘端坐在正位之上,而一旁坐着贤妃静妃丽妃三位妃子,还有好几位来皇后宫中请安的嫔妃贵人,却独独不见庄妃。

  孟将离心中暗暗观察些周围的一切,一边恭敬端正的行了一个大礼。

  “起来吧,来本宫这让本宫好好看看。”皇后身着一袭黄色绣凤凰的碧霞罗,逶迤拖地红烟纱裙,手挽软纱,凤髻碧玉鬓插九尾凤凰簪,无一不显示着她为后的威仪。

  孟将离轻轻走上前去,几位妃嫔贵人眼神有意无意的朝着孟将离扫过,眼神有些探究又有些了然。唯独只有丽妃俏皮的朝着孟将离眨了眨眼睛,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

  “多日不见,本宫瞧着你面色红润了不少。”皇后轻轻拉着孟将离的手,和气的拍了拍孟将离,可眼神中透着些许古怪却被孟将离看得清楚。

  “回皇后娘娘,近日天气不好,臣女多生了些懒意,每日便多休息了会儿,让娘娘见笑了。”孟将离假装羞涩的低了低头,露出了小女子一样的娇羞,惹得几位妃嫔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身子弱理应多休息会儿,等待会出宫让画屏多拿些药材给你带回府补补身子。”皇后娘娘爽朗的笑道。

  “多谢娘娘赏赐。”孟将离将头压低了许多,行礼谢道。

  在皇后娘娘又随意问了孟将离几个问题之后,贤妃伸手揉了揉额头,恹恹的说道:“臣妾身子有些不爽,想回宫中歇着了。”

  “妹妹既然身子不爽,那便回宫吧,让宫女去太医院宣太医给妹妹看看才好。”皇后脸上尽显大度,仿佛丝毫没有在意贤妃的不尊重。

  “不劳姐姐费心了,臣妾退下了。”贤妃说完便带着宫女离开了坤宁宫。

  (酷匠:网首发:

  皇后没有一丝一毫的怒气反而更加庄重得体的笑了起来,只有孟将离看到皇后的手紧了紧又缓缓松开。看来皇后并没有眼前这么大度,后宫嫔妃之间也不是所见的那么和谐。

  谁也没有注意到皇后娘娘朝着身后的画屏抬了抬手,画屏便心领神会的往偏殿走去。

  宫中的熏香悠悠的冒着青烟,宫女时不时的往里面加了许多香料,整个宫中更是香气馥郁,烟雾缭绕。

  皇后娘娘让宫人端上来了许多吃食,坐在下面的几位妃嫔也聊的不亦乐乎。

  恍惚中孟将离似是闻到了一丝丝糊味,只听见一声声吱吱作响的声音,心中顿时觉得十分不安,但看着皇后娘娘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那么淡定的样子,便将脸上多余的情绪慢慢收了回去,继续恭敬的站在一旁。

  “来,你来尝尝这个吃食,宫中新来了几个厨子,这手艺十分不错。”皇后娘娘轻轻朝着孟将离招了招手,将盘子中的牛乳金粉香糕递给了孟将离。

  “谢皇后娘娘赏赐。”孟将离接过糕点端正的行了一个礼后才拿起一块轻轻品尝起来。

  这糕点入口酥松适口,香味纯正。制作精细层多均匀,馅儿柔软起沙,果料香味纯厚,奶香纯而不膻,确实是一道难得一见的点心,孟将离心中细细想道。

  还未等孟将离吃完,只见一个宫女急匆匆的走到了皇后娘娘身边,附在了皇后娘娘耳边说了几句话,皇后娘娘面色平静交代了几句,宫女便又急匆匆离开。

  孟将离心中暗自心惊,刚刚宫女进来通报虽然声音不大但孟将离却听得清楚,坤宁宫后厨房和偏殿都走水了,但皇后娘娘却没有过多的反应,十分反常,即使这样的情况也未曾让妃嫔离开,反而继续让她们在此闲谈,这于情于理都不合乎规矩。

  烧焦的糊味越来越重,隐隐还有木头烧得吱吱作响的声音。坐在下面的妃嫔已经有些坐不住的样子。

  “娘娘,嫔妾闻着似是有一股子怪味,要不嫔妾让人去看一看?”一位身着浅绿色拖地烟笼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的贵人轻声问道。

  “本宫的宫里什么时候轮到其他人指手画脚了?要不要这个皇后的位置也让给你做?”

  众人何时见过一向和颜悦色的皇后如此动怒,立马跪到了地上,那贵人更是吓得瑟瑟发抖,嘴上拼命说道:“臣妾不敢,臣妾不敢,是臣妾越俎代庖,是臣妾的错,求娘娘饶命,求娘娘息怒,求娘娘息怒。”

  “娘娘息怒。”众嫔妃也齐齐的说道。

  还未等皇后娘娘说话,就听到外面一个宫女急匆匆的跑进殿来。

  “娘娘,天气寒冷,风十分冷冽,一点小小的火苗都能被风吹的越来越烈。而刚刚探查到这火是有人故意放的,里面全是油,用水浇反而越来越大,娘娘,快逃吧。”小宫女急切的说道。

  众嫔妃顿时大惊失色,但畏于皇后娘娘,不敢做声。

  皇后娘娘并没有说什么,仍旧眼神冰冷的看着众人。

  “姐姐,还请姐姐移驾,切莫伤了姐姐的身体。”丽妃看着皇后并没有做什么反应,咬了咬牙起身上前说道。

  这正殿之中本就不是十分宽敞,精心布置以后显得更加狭小。其中大部分都是易燃的东西,而正殿更是挂了许多字画,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火已经开始从偏殿烧了过来。

  这时皇后脸上才有了些许缓和,说道:“本宫今日有些失态,妹妹们赶紧跟我出去吧,火越发的大了。”

  “是。”众人情绪有些激动的应道,谁也不想死在这坤宁宫中。

  众人恭敬的站在一旁,等皇后娘娘首先出了大门才前前后后的慢慢走了出去,孟将离本是跟随皇后娘娘一起走了出去,但孟将离一摸腰间的玉佩不知去哪了,立马转过身去寻找。

  在众人你推我搡想要出门的时候,火已经快烧到了门口,丽妃看着孟将离正拼命寻找着什么,摇了摇头,转身想去拉孟将离离开。

  “快走,再一会就出不去了。”丽妃拉着孟将离急切地说道。

  “娘娘,你先走,我的玉佩掉了,这玉佩是我娘留给我的,我必须要拿回来。”孟将离眼里有些泪水似是要溢了出来。那玉佩是今日莲子特意找了出来给她佩戴上的,说是娘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她的。

  “什么样的?我和你一起找。”丽妃拉了拉袖子,准备随时和孟将离一起找。

  “娘娘,你快逃命吧,不要和我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孟将离想将丽妃推搡出去,自己又转身回去寻找。

  但丽妃并没有离开,依然仔细的帮孟将离寻找着玉佩。

  “等等,我好像看到了,在皇后娘娘的凤椅垫子旁边那里有一块玉佩。”丽妃惊奇的说道。

  孟将离快步跑了过去,掀开了垫子看见那枚玉佩正静静地躺在那里,轻轻地把它放在了怀里,丽妃看到玉佩找到了以后立马过来想拉孟将离离开。

  还未走到大殿中央,一根横梁掉了下来,拦住了她们的去路,孟将离恢复了冷静,赶紧拉着丽妃往后退。

  一不小心丽妃绊倒在了地上,孟将离看着眼前越烧越大的火,手放开了丽妃,快速跑到了桌子上,将衣袖撕了几块下来,将茶杯中的茶水浸湿,系在了脸上,又拿了一块大的给了丽妃。

  “你快走,我已经走不动了,别让我拖累了你,能活一个算一个。”这一刻孟将离呆呆的看着丽妃,这个还略显稚嫩的妃子,她似乎有些明白了皇帝为何刚入宫不久便封她为妃的原因了。

  这宫中还是有善意存在的。若不是为了救她,她也不会伤到腿。竟然还有不顾自己性命不顾自己身份只为了其他人的人存在。若是其他妃嫔爬到这个位置,就算踩着人骨也要活下去,怎会为了救一个小小臣子的女儿而放弃自己的性命。

  “我不会放你一个人在这里,要走一起走。”孟将离脸上依旧冷冷地,可是手却使劲拉着丽妃,将丽妃的手架在肩膀上。

  “你还年轻,将命丢在这里不值得,我已经走过了大半人生,已经知足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今日她不会让我活着出去的,我已经累了,放开我吧。”丽妃脸上掩饰不住的倦意,轻轻叹着气。

  “娘娘其实比谁都明白后宫之中的险恶,您不争不抢与世无争「加逗号」可并不代表其他妃嫔也是这样想。陛下的喜爱就像穿肠毒药,您若是不争,那其他妃嫔更想要加害于你了,”孟将离眼神一冷,想起了前世在后宫中的算计,于心不忍,忍不住对着丽妃多说了几句,“娘娘,这后宫中不能忍,要杀。”

  “道理我都知道,可我下不去手,我原以为后宫中还是有善良的人的,甚至我不愿意去正面反击,老想着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谁能想这次她竟动了这么重的心思。”丽妃眼神中迟疑却带了一丝丝杀意的看着孟将离。

  “咳咳咳咳咳咳。”孟将离被浓烟呛得拼命咳嗽起来,湿的纱衣也被烘的有些干了。

  眼前的坤宁宫已经完全烧了起来,一根根横梁被烧的滋滋作响。

  “快了,快了,再走一点点就到了。”孟将离看着渐渐有些昏迷的丽妃喃喃道。

  一步一步绕过了横梁挪到了后殿之中,不知道被多少烧焦的木头烫到,孟将离的双臂早已鲜血淋漓,可她早已顾不上疼痛,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可还没挪到门口就缓缓倒了下去,不甘心,大仇还未报,怎么甘心。

  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抱住了孟将离,背起了已经昏迷的丽妃,轻轻一踏快速跃出了坤宁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