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滚,快滚。”孟谷雨气得跺脚。

  一个小石子正巧从打在了孟谷雨的额头上,孟谷雨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各位百姓,能否听小女子一言。”还未见其人便听到了一声清脆的话语。

  只见孟将离缓缓从门后走了出来。

  “今日的事情是家姐的不对,若多有冒犯小女子在此陪个不是。”孟将离微微一笑看着门外的众人。

  “二狗子,这孟家小姐怎么这么眼熟,你发现了没有?”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男子小声的问道。

  “这是那个贵人!”旁边一个身材粗狂的男子突然叫嚷道。

  那个男子重重的拍了下脑袋,“对对对,就是那个贵人。”

  “原来那个贵人是孟府的小姐,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今日冒犯了贵人,该如何是好?”

  “惨了惨了,这么做真是太不地道了。”

  众人三三两两的议论了起来。孟将离眼神淡漠的看着众人。

  “大家静一静,听小女子一言。小女子在城中有几个施粥的小地方,如果大家不嫌弃,可以去那里填填肚子。”

  “我等做出这般事情,小姐非但不怪罪,还以德报怨,我等无以为报,请受在下一拜。”说罢,一个男子跪了下去。

  “请孟姑娘受我等一拜。”

  “若孟姑娘有用的到我们的地方,我等必定竭尽全力。”

  孟将离平静的接受了百姓的跪拜,然后轻轻挥了挥衣袖。

  “大家起来吧,都不过是为了博个活路而已。”嘴角虽然带着微笑,可是眼中的嘲讽一闪而过。

  O看M正#版章G节J上=酷L匠P网。%

  等到众人散去,孟将离带着丫鬟走进了孟府,孟谷雨依旧坐在地上,只是眼神好似要杀了孟将离一样。

  “姐姐这么看着妹妹干什么?妹妹会害怕的。”孟将离轻轻摸了下发髻。

  “贱人,你设计我?”就算再愚蠢的人,也应该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孟谷雨伸手想要扇孟将离,却被孟将离一把抓住了手腕拦了下来。

  “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妹妹与姐姐同心同德,又怎么会陷害姐姐,姐姐还是好好养伤,额头落了伤疤可就不美了。”说完一把将孟谷雨的手甩了开来,大步离开。

  孟谷雨一下子气血翻滚晕了过去,丫鬟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将孟谷雨扶回了小院。

  当然,那些难民并不是那么无理取闹的人,只不过为了活下去,随便让人撩拨几句便也愿意去做这些事情。

  孟将离从一开始让莲藕,莲花收集粮食的时候就让莲子,莲叶去收买了许多有口才的乞丐,只需在最需要的时候稍微撩拨一下人心,便可以挑起更大的矛盾。

  人都是自私的,总是愿意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所有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对与错,你维护了我的利益你就是对的,你触犯了我的利益,你就是错的。人们只愿意去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

  所以不管孟谷雨有没有说过那些话,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多少人愿意相信这些话。

  孟将离所做的事情就像一阵风吹进森林一样,没多久便众人皆知,就连皇帝也听说了这件事情,不久便宣孟将离进宫听赏。

  孟云庭期间也将孟将离叫去书房谈了谈话,但并没有怪罪孟将离,当然也不曾奖赏孟将离,只是随便问了孟将离几句,却并没问为什么不早早帮助孟谷雨,只当是姐妹之中的小矛盾。

  “小姐,这次与大小姐撕破了脸,怕是张姨娘和大小姐恨毒了咱们。”莲子将刚弄好的暖婆子放在了孟将离手中。

  “说的就好像以前她们不针对咱们小姐一样。”莲花反驳道。

  “就是,还省了那些虚以为蛇的东西,小姐也乐得清闲。”莲叶有些欣慰的说道。

  “你们几个小管家婆,什么时候给你们都嫁出去才好。”孟将离将手里的书轻轻放下,难得的与丫头们打趣起来。

  “我才不嫁人呢,我要好好陪小姐一辈子。”莲花俏皮的笑道。

  “说不准你是第一个嫁出去的呢。哈哈哈。”莲藕用手指点了点莲花的脑袋。

  孟将离院中一片嬉笑打闹的和谐场景,而张姨娘的小院中却截然不同,一阵阵阴郁笼罩孟小姐。

  孟谷雨坐在张姨娘的床榻之上,眼中闪现着惊人的杀意。接着目光竟迅速暗淡了下来,有些自暴自弃的瘫倒在床上。

  孟木楠坐在一旁冷笑着看着孟谷雨。

  张姨娘寒凉地说道:“叫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干了什么?”

  “娘,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孟谷雨十分委屈的说道。

  “明明就是姐姐自不量力,惹怒了父亲,不过是一个臭丫头罢了。”孟木楠冷冷地说道。

  “你!”孟谷雨有些生气的说道。

  “唉,孟将离现在妖的很,如今她风头正盛,不要再乱来,都给我好好待在院子里,要好好教训那个小贱人,不能着急。”张姨娘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能着急,不能着急,那要什么时候才可以让她消失在我眼前?”孟谷雨急切的说道。

  “快了,等她进宫回来,母亲不会让她好过的。”张姨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那母亲,要不要我帮忙?”孟木楠在一旁轻声问道,自从上次因为孟将离的原因,没能去成宫宴,让孟将离大出风头,而自己姐姐又不争气被重罚,如今孟木楠巴不得孟将离赶快消失才好。

  “不用,你们谁都不要插手。”张姨娘朝着孟木楠慈爱的笑着说道,谁也没发现孟谷雨眼中闪现过的一丝丝嫉妒与幽怨。

  “不管那臭丫头再怎么厉害,她也只是个不受宠的小丫头片子,而你们是你父亲最疼爱的女儿,单从这一点上便远远超过了她。”张姨娘眼中泛着狼一样凶狠的目光。

  “女儿省得了。”孟家姐妹点了点头,回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