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孟将离坐在书桌前思考着什么。她想得极其认真,连手中的暖婆子什么时候冷了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孟谷雨便带着家丁偷偷从仓库取了许多粮食出了城。孟谷雨不知道的是,城中官兵阻拦了部分来盛京避难的流民,城外才是难民最多的地方。

  而人最疯狂的时候就是在深陷绝望时,得到希望,最后希望慢慢破裂成碎片。

  孟府的粮食虽多,可各院都有分配,在天灾人祸面前,不过也只是杯水车薪。

  一旦孟谷雨得到了流民的好名声,她更不会停下来,而一旦被孟云庭知道,孟云庭一定会大发雷霆,若是孟谷雨顺从孟云庭,流民没了活头便会失了民心,而若是孟谷雨不愿听从孟云庭的话,那么在孟云庭的心中也一定会有隔阂间隙,这不管怎么做都是一步死棋。

  姐姐既然这么害怕孟云庭和张姨娘知道,那就让妹妹替你遮掩几日好了。孟将离笑着抬起了手中的苦茶一饮而尽。

  孟谷雨忙得不可开交,可孟将离却每天闲情逸致,悠闲自在,一点也没有主意被窃取恼羞成怒的样子,孟谷雨没有看到她所期待的一幕,愤愤地跺了跺脚。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已过去了半月。雨依旧没有停的势头,城外难民越来越多了,孟府的粮食也差不多快要被搬空了孟云庭才发现,当即便命人将孟谷雨“请”了回来。

  大厅之中孟云庭紧紧盯住孟谷雨的脸,许是为了杀鸡儆猴,孟云庭将府中各位姨娘,各位小姐都带到了大厅中。

  “逆女,你可知错?”孟云庭气得狠狠拍了下桌子。

  “父亲,女儿何错之有?”孟谷雨依旧辩驳道。

  “你何错之有?你还有脸问?不重尊卑,不重父母,偷偷挪动府中的东西,你说你何错之有?”孟云庭气得眉头一皱,隐隐中怒火更盛。

  “雨儿不过是看你最近日日操劳,想替你分忧,你何至于发这么大火气?”张姨娘刚从震惊中回过神,狠狠瞪了孟谷雨一眼便柔柔的拉了拉孟云庭的手,轻声说道。

  只是好似这一次并没有像往日一般好用,孟云庭狠狠地甩开了张姨娘的手。

  孟谷雨嘴巴动了动,似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激动的说道:“父亲,女儿只是想替父亲分忧。”

  孟云庭看着孟谷雨美丽的脸庞,此时心竟有些软了下来。

  孟将离眼神中划过一丝冷意,却装得十分惊讶的说道:“父亲,我也相信姐姐并不是有意而为之的,若不是姐姐有心替父亲分忧,管事也不会将仓库打开。”

  孟谷雨眼神中闪现着难以言状的慌乱,狠狠的盯着孟将离。

  家中管事本就是张姨娘的人,而孟谷雨能背着所有人偷偷将粮食搬走,没有钥匙,没有人手,这都是万万办不到的,那这其中意味也就不言而喻了。

  孟云庭一愣,一瞬间反应了过来,怒道:“将大小姐给我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没我的命令不得出院,其他人也不得探望,对外宣称大小姐重病,无法再继续放粮。管理仓库的管事和与这事有关的家丁全部发卖出府,大小姐的丫头春桃,春柳,小姐有错不知劝导,也发配出府。”

  “老爷饶命,雨儿身子弱受不了这么折腾啊,老爷。”张姨娘赶紧到孟谷雨旁边跪了下去,脸上满是悲苦的说道。

  而孟谷雨反而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到了那一句不得再放粮,随即叫道:“父亲,不要,我好不容易才赢得了一些好名声,父亲,不要。”

  孟云庭看着眼前跪着的女儿,依旧长得那么楚楚惹人怜爱,却没有当初那种清纯的不争的感觉,为了名声竟然敢这么做,全然不顾孟府上下。

  “给我拉下去。”孟云庭狠狠的将张姨娘甩在地上。

  从始至终,各房姨娘们都冷眼旁观,就连她的亲妹妹孟木楠也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孟谷雨。

  待到孟谷雨被带了下去,众人也就各自回了小院。

  孟将离自始至终没有看孟谷雨一眼,孟谷雨却是恨毒了孟将离,今天本该受罚的是孟将离才对,若不是她,孟谷雨咬牙切齿的看着孟将离,全然忘记了若不是她自己的原因又怎么会被设计。

  孟谷雨每天晚上都要吃牛乳糕,可府中吃穿用度分配严格,即使张姨娘掌家数年,也依旧不敢乱了规矩。

  而除了嫡子嫡女外,任何姨娘小姐夜深以后便不得随意进去厨房,张姨娘打心底里疼惜孟谷雨便偷偷给孟谷雨配了一把钥匙,担心亏待了宝贝女儿。

  前生孟将离也是在不经意间发现了这件事情,但顾及姐妹关系,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暗自羡慕了孟谷雨很久。

  只是没想到如今这一点点的习惯成了绊倒孟谷雨的一颗有用的小石子。天道好轮回,如今也让姐姐体会一下妹妹当初被幽闭时的苦痛。无人怜惜,无人探望,身边空无一人的绝望。

  孟谷雨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拖回了小院,气得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扔在了地上,张姨娘听说后也不再管孟谷雨。

  自从孟云庭停止施粥以后,孟府每日都有许多流民纠集在孟府门口闹事,甚至有些穷苦书生还写了许多打油诗来讽刺孟云庭,而每次孟云庭派出去的家丁都被打了回来,气得孟云庭好几天吃不下饭。

  来闹事的流民越来越多,就连府中每日出去采买的下人都经常被石头砸的头破血流。

  “小姐,这么做孟府的名声也受了损,以后小姐的亲事也怕会有影响,这……”莲子的心好似水中的浮萍,有些担忧的问道。

  “无碍,我本也没有成亲的打算。”孟将离手中拿着一本棋谱认真研究起来。

  “小姐这说的什么胡话。”莲藕瞠目的看着孟将离。

  “那小姐真不打算替老爷解决这件事情吗?咱们粮食也是足够的,若是再这么闹下去,传到皇上的耳中……”

  “等过几日父亲受不了了,我自有安排,毕竟我也是孟府的‘二小姐’不是吗?不必多说了。”孟将离摇了摇头说道。

  “奴婢省得了。”

  “春柳赎出来了吗?”孟将离漫不经心问道。

  “已经安顿好了,如今也与她的相好已经共同出城去了。”莲藕恭敬的说着。

  “那就好。”孟谷雨如今还没有太多算计,但也不蠢。假如没有春柳孟谷雨也不会那么容易被算计。

  若不是孟谷雨有心将春柳许配给管事的瘸腿儿子,春柳也不会找上莲子与孟将离做交易,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孟谷雨被关在了自己的小院子里,每日都将屋里的东西砸了个遍。新的东西换上以后很快便又被砸碎了。

  “小姐,别砸了,老爷来了,老爷来了。”丫头急匆匆的说道。

  正当孟谷雨将手里的花瓶扔在地上的时候,孟云庭正好走进了院门口。

  “父亲来了?是不是父亲要放我出去了?”孟谷雨有些惊讶的说道。

  “一定是老爷挂念小姐,小姐好好整理整理,一会见到老爷才不失了体面。”丫鬟对着孟谷雨笑道。

  “对对对,快来给我梳妆,有没有哪里不妥当,快让丫头来把这收拾收拾。”孟谷雨紧张中带着些欣喜。

  当孟谷雨走出房门,孟云庭迎面走了过来。

  “父亲,女儿……”还没等孟谷雨说完,便被孟云庭一把扯了过来,往外拉。

  “父亲,父亲,女儿怎么了?”孟谷雨十分困惑的看着孟云庭,连手上的疼痛都没感觉。

  “哼,看看你到底做了什么?”孟云庭看着孟谷雨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样子,十分恼怒的说道。

  事实上,孟谷雨每日被幽禁在小院中,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只当孟云庭是想放她出院而已。

  孟谷雨被一路拉到了孟府门口,门外难民大声的喧嚣吵闹让孟谷雨从呆滞中回过了神。

  孟云庭一把将孟谷雨甩到地上,“你自己解决!”留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孟谷雨有些呆滞的站了起来,听着外面不堪入耳的辱骂,十分生气的将门打了开来。

  /酷匠J网唯|z一正版,其他"都是v盗版●

  “出来了,出来了,来人了。”只听见一声惊呼,门外安静了下来。

  “你们凭什么来孟府外吵闹!?”孟谷雨怒骂道。

  “孟小姐,我们只不过是想有个活头。”

  “对啊,当初你不是说能让我们日日有吃食吗?过了几日不但没有了,还派人殴打我们,这算怎么回事!?你看这兄弟的腿,这辈子都怕是站不起来了!”一个有些年长的男人大声的喊道。

  “打你们的又不是我,穷山恶水出刁民,像你们这样的无赖就算有粮食喂狗也不会再给你们。”孟谷雨双手叉腰气得不停的喘气。

  “孟小姐,若不是这天灾我们也无需这样,你说话也太难听了吧。”

  “若不是你们这些富贵人家为富不仁,你当初怎么承诺于我们的,不然我们何必这样?”

  “丞相府的大小姐也这样失信于人,说不定孟丞相也是这样的。”

  门外的难民有些愤怒的嚷嚷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