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淅淅沥沥的就又这么下了半月有余,城中的流民渐连多了起来,边关战事吃紧,无法开仓放粮,皇帝也急得团团转,日日宣群臣商议。

  孟云庭也日日待在书房,连张姨娘的小院都显得冷清了许多。

  雨打窗飘瓦,整个小院外寂静无声,只听得落在屋顶上的雨声。

  屋中的熏香冉冉升起,晕出一道又一道的光圈。

  孟将离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红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眼神中却丝毫没有一丝暖意,尽是冷冽的看着眼前的棋盘。

  刚抬手放下一颗棋子,便听到敲门声。

  “小姐,午膳已经准备好了,您是现在用?还是?”只听见莲花轻柔的问道。

  “端进来吧。”孟将离轻轻抬了抬眼,便又继续沉浸在棋局之中。

  莲花,莲子几人将吃食放好在桌上,便走到孟将离旁边恭敬地站好。

  “小姐,这已经施粥这么久了,还要继续吗?难民可是越来越多了,您连一套像样的衣服首饰都没有,都给买了粮食,您这么做图个什么啊?”莲藕皱着眉头像是碎碎念一样,认真的看着孟将离说道。

  “当然要继续了,只是每日这量勿增勿减,勿多勿少,按量施粥就行了。看看你,都快成管家婆了。”说罢,孟将离抬手用手指轻轻戳了戳莲藕的脑袋。

  “哪有,我只是替小姐你抱不平嘛,您看,您做这么多,又没有人知道,还付出了这么多财力与物力……本来就没有那么多,你还……”莲藕微微抱怨道。

  “就是,莲藕说的对,小姐您就是心太善,才会这么让人苛待。”莲叶也好似受了莲藕的感染,也抱怨起来。

  “傻丫头,我并非良善之人。”孟将离摇了摇头,嘴角苦涩的一笑,若是你们知道我连百姓都存了一分利用的心思,可能便不会这么想了。

  “在我心中小姐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好人。”莲花突然蹦出了一句,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不过粮食的问题,是该有人帮我们分担分担了。”孟将离随手下了一子,只见棋局之中黑子被围的丝毫没有出路。

  “那小姐觉得该如何?”莲子疑惑的问道。

  “家中粮食还有多少?”孟将离嘴角微微上扬,伸手轻轻拢了拢耳边的碎发。

  “府中上下吃三年有余。”莲子细细想了一会,认真的说道。

  “晚上我想吃四喜丸子,莲子,莲叶,你俩晚上记得给我去大厨房做一些回来,知道了吗?要认真点。”孟将离意味深长的说道。

  “是,小姐,奴婢省得了。”莲子似是懂得了孟将离的意思,笑着说道。

  “那都退下吧。”孟将离抬了抬手。

  “是。”莲子几人随即恭敬的退了出去。

  孟将离又重新开始了新的棋局,桌上的饭菜也渐渐凉得没有一丝温度。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偌大的厨房之中,只见两个穿着短衫青缎掐牙背心,下面水绿裙子的小丫头蹲在灶台下面说着什么,一头黑油油的头发挽着个纂,显得十分俏丽。

  厨房中空荡荡的只听得到她们俩窃窃私语的声音。

  “你说小姐今天说的那个主意怎么样?”

  “家里粮食那么多,小姐从中拿出一点点在外施粥,那多好啊。”

  “也对,小姐施粥,每天又不用太多粮食,就能替老爷解忧,又能在百姓之中博得一个好名声。到时候我们说不定也能跟着小姐沾沾光。”

  “小姐就是小姐,就是聪明。”

  “就是,等过几天小姐做成了这件事,一定会得到老爷的夸奖的,说不定还能得到陛下的奖励,一举数得呢。”

  “自从咱们小姐在宫宴上得了陛下的赏识,咱们腰杆子都直了不少呢。要是再能得到陛下的奖赏,那就太好了。小姐的日子也会好很多。”

  “就是咱们院里人手不够,这有些困难。”

  “小姐说她再想想办法,咱们只管干活就好。”

  “嘘,小心点。小心隔墙有耳,万一被人听到了,小姐的计划被打乱了,可有你的好看的。”

  z酷Q}匠网首&发

  “是是是,我的好姐姐,妹妹知道了。”

  莲子,莲叶两人在厨房中说得正起劲,门外一个身着藕合色绫袄,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的小丫头却是听得心惊胆战。急急忙忙,哆哆嗦嗦的就往外跑。

  “小姐,小姐,不好了,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只听见这小丫头还未跑进屋子里就急匆匆叫了起来,也不顾礼仪便推门而入。

  “春桃,你不要命了,吓到小姐你担待得起吗?小姐的牛乳糕做好了吗?冒冒失失的像什么样子?”只见美人榻上躺着一个妖艳的美人,面色红润如初绽的鲜花,娇艳欲滴。美人的身后站着一个略显年长的丫头正在给孟谷雨捏着肩膀,似是有些许怒气的说道。

  “我,我,我正准备去厨房做牛乳糕的时候,听,听,听到了一个消息。”那名叫春桃的丫头结结巴巴,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别着急,慢慢说,什么消息?”孟谷雨嘴角轻轻动了动说道。

  “小姐,我,我刚刚去厨房的时候听见二小姐的丫鬟也在厨房,便想偷偷等到她们做完再进去给小姐做牛乳糕。正好让奴婢听到了一个二小姐的秘密。”春桃恭敬的说道。

  “什么秘密?快说。”孟谷雨有些激动的做了起来。

  “二小姐准备偷偷施粥,用这种方法来博取老爷的喜爱和好名声。”

  “这个贱人。”孟谷雨低低咒骂了一句,眼神中哪还有刚才那般温柔的目光。

  “那小姐,我们该怎么做?要是二小姐做好了这事,小姐在老爷心中的地位……”春桃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不可能!那个贱人!!”孟谷雨气得有些发抖,脸也渐渐有些扭曲了起来,本就因为宴会的事情在父亲面前失了脸面,若是再这样下去,必然会失了父亲的心意。

  “小姐为什么不将这个主意占为己有?反正二小姐也未开始做什么。”那丫鬟认真思考着。

  “对对对,小姐,二小姐院里人手不够。春柳说的对。”春桃忙不迭点头。

  “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记住小姐的善良。”

  孟谷雨突然眼前一亮,嘴角微微上扬,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那明天记得去找几个靠谱的家丁,知道了吗?”

  “是,小姐,奴婢省得。”春桃恭敬的行了个礼,问道,“那姨娘那边?”

  “姨娘那边先不用通报了,等得到父亲的嘉奖再让姨娘高兴高兴。”孟谷雨又慢慢躺在了美人榻上。

  “是。”

  屋子中又恢复了安静,只听得见暖炉中炭火翻滚的声音。

  “小姐,四喜丸子来了。”莲子端着汤盅轻轻敲了敲门。

  下一刻便听到孟将离淡淡的说道:“进来吧。”

  “小姐,赶快趁热吃,刚做好的。”莲花轻轻推开门,说完朝孟将离眨了眨眼睛。

  “都办好了?”孟将离轻笑道。

  “我们办事,小姐你还不放心吗?准是妥妥的。”莲花俏皮的说道。

  反而莲子发愣的看着孟将离,仿佛自从上次受伤醒来小姐便变了一个人,心思仿佛更加细腻通透了不少,那种掌控全局的样子像极了宫中的贵人。

  莲花瞧莲子看着孟将离入了神,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的提醒道:“姐姐,你怎么了?小姐问话呢。”

  莲子微微回神,朝孟将离笑了笑,拿起一旁的披肩轻轻给孟将离披上,“小姐身子骨弱,莫要染上风寒才是。”

  “没事,我现在不冷,”孟将离轻轻吹了吹汤勺中的汤,“现在就看鱼儿上不上钩了。”

  孟谷雨一生自负,除了身份不管任何东西都要比她高出一等,什么都要与她争一争,这一次她就把这个机会送给她,希望姐姐不要辜负她的一片心意。

  “小姐且放宽心。”莲子嘴角含笑的说道。

  孟将离眼神看了看窗外依旧瓢泼的大雨,“把东西收拾了,你们下去吧。”

  莲花刚想说什么便被莲子拉了拉袖子,静静的退了出去。

  “姐姐,怎么了?”莲花有些疑惑。

  “小姐好像有什么心事,我们让她静一静,”莲子摇了摇头,“小姐长大了,成熟了许多。”

  “小姐长大了不是一件好事嘛,小姐就是小姐,我们只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了。”莲花笑了笑。

  莲子叹了口气说道:“只希望咱们小姐好好的,大小姐,张姨娘,各个小姐对咱们小姐都没一个好的。小姐在这府中真是如履薄冰。好在小姐如今变得这般聪明,有能力自己照顾自己,也算了了夫人的一桩心愿。”

  “只希望我们能够帮助到小姐,不要给她造成什么困扰才好。”莲花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屋中还在亮着的灯光。

  以前处处让人拿捏欺负,任由人搓圆捏扁也不敢有半点反驳,一个嫡小姐过得连丫头都不如。

  如今伺候小姐时间越久越发现她的不同,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无一不让她们感到惊讶。不管谁想陷害设计,都被她一一化解。

  “只希望小姐能开心一些。”莲子也呆呆的看着屋内。

  以前就算再怎么被欺负小姐脸上也是挂着笑的,如今虽脸上时时带笑,却是带着无比的冷漠与疏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