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的天气阴晴不定。眼看着风雨欲来,头顶上黑压压的一大片天,叫人心生惶恐,坠坠不安。过一会儿便又云开雾散,丁点缝隙中泛出一点点暖人的阳光,天空又放晴了。

  孟将离坐在檀香木雕花的木凳上,手执棋子与自己对弈起来。棋盘上厮杀剧烈,仿佛这并不是一盘棋子而且一片战场。

  “小姐,您吩咐我们的事情已经连续做了一月有余,是否……”莲叶轻声询问道。

  “存积的粮食还有多少?大概还够多少人?吃多少天?”孟将离随意的抬手整理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似是无意的说道。

  “自从上次小姐让我们去囤积粮食到现在,连上好几日前皇上与老爷赏赐的金银买来的粮食,除去这些日子用去的,现在在外租的四个院子里都堆满了,分别在城中东南西北四个地方,如果单算人口的话,这些陈米也够整个盛京的人吃上半月有余。”莲叶嘴角微微一笑得意说道。

  “那就好,再看看有没有能收的。再去收点放着。”孟将离目不转睛的盯着棋局,缓缓的落下了一子。

  “是,小姐,只是如今这雨下了一个多月,盛京已经有部分百姓遭了灾了,怕是各大米商已经开始慢慢提价了,即使是陈米,碎米这些平时卖不上价的粮食也开始有所提价了。”

  “那就别收这些,把目光放在别处,能充饥的东西就行了。”

  “是。小姐。”

  “明天给我备车,放了这么久的线,也该拽拽饵了。”孟将离说罢,落下了一子,黑子竟然被堵得丝毫没有出路。

  “是,小姐。”莲花轻轻退出了房间,看着孟将离一点一点的变化,内心深处也是为孟将离开心的。

  第二天一大早,孟将离身着一袭绯红长裙,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绒毛,一条碧青色段带围在腰间,中间有镶嵌着一块上好的和田美玉,锦缎般长长的黑发插着一支紫玉珊瑚簪。孟将离用面纱将脸遮住了大半,钻进了马车。

  车夫带着孟将离和莲子她们几个丫鬟来到了一个小巷中,说是小巷,不如说是几件破瓦房更合适,屋里终年不见阳光,甚至于下了这么久的雨房屋中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了,墙上凹凸不平,屋顶上的瓦片也在滴滴答答的漏水。

  可是瓦房的前面却是几个小小的,搭的简易的小棚子,棚子里正是几口大锅,大锅旁边有几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很多很多叠加着的碗,大锅中熬着浓浓的米粥,而米粥的前面站着许许多多的人,她们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不堪,似是在等待。

  莲子将伞撑起来,稳稳的遮住了孟将离,不让她淋湿,随着孟将离的步伐,缓缓走到了粥摊面前。

  只见那正在熬粥的人直直的朝着孟将离跪了下去,尊敬的说道:“小姐,你怎么来了。”

  “起来吧。继续去熬粥吧。我就是来看看。不用管我。”孟将离看着清一色跪在地上的人,这都是当初她命莲藕他们去找的人,在这已经施粥一月有余,随着水灾的发生,涌入城中的难民越来越多,孟将离自有自己的打算。

  在毛毛细雨里,这些人大多身材佝偻,头发散乱,暗灰色的襟衣,打着许多补丁。眼光看着那几口大锅,嘴角干裂,想来几天长途跋涉,也没吃什么东西……

  粥熬好了,可是却怎么也忙不过来,孟将离让莲子她们四个人也去帮忙,她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

  这巷子中有老人,儿童,也有妇女,有四肢发达的正常人,也有各种伤残人。有的跪在地上慢慢向前爬,有的趴在一边伸出脏兮兮的双手捧着粥碗。三个四五岁的女孩,两只小手喝着粥,脸上脏兮兮的却是特别满足。

  孟将离看着身后依旧有慢慢赶过来的难民,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婆婆牵着一个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孩子,一个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孟将离将伞扔在了地上,上前将那个老婆婆扶到了一边,一只手牵着那个孩子去领了两碗粥。

  “姑娘,你是个好人。”说着,那个老婆婆竟然哽咽了起来。

  “婆婆,喝粥吧。这个施粥的地方还会施很久。”孟将离拉了拉老婆婆的手。

  “唉,这田地都被这雨水都给淹了,家中颗粒无收,来这盛京里想讨个活头,却是被打的打,赶的赶,还好听说有么个地方,也算有个活下去的盼头。”老婆婆哽咽地说着。

  “这皇城之中,这官宦人家也都不给我们活路啊。”

  “刚来的时候,一进城就被打了,你看他,就是这么被人打断了腿,如今却再也站不起来了。”一个难民指了指一个趴在地上喝着粥的人。

  “对啊,这官府不是人。都不给百姓一条活路。”周围的人好似也受到了这个婆婆情绪的感染,声音都有些哽咽。

  “众位,这个地方是我自己办的施粥点,虽然吃的不是很好,只是一些陈米,碎米,但是这个粥点不会停。”孟将离站起来用她不响亮但十分清脆的声音说道。

  “姑娘,每日这么受人恩惠,大家都不好意思。你要是不嫌弃我们,只要我们能帮姑娘的,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

  “对啊,对啊,姑娘,我们别的没有,力气有的是。”

  周围的人差不多都是周围村庄的农民,不懂得怎么表达自己,只是用自己觉得最诚恳最朴实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图。

  “我不用大家做什么,只要大家能活下去就好。佛语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孟将离微微一笑。

  “恩人,若有一日需要帮助,我们定会以命相报。”

  “以命相报。”众人声音渐渐连成了一起。

  孟将离看着周围这些一顿饭就能让他们为之拼命的老实人家,心中想想自己那些就算你付出全部也不能换来回报的“家人”。

  有些人从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有些人一出生连饭都吃不饱。人与人的差距从一出生就注定了。

  孟将离看到巷角坐着一个人,看起来不过十来岁左右。面庞并不似其他人那般肮脏,虽然黑漆漆的,但也并没有掩盖住他清俊的五官,特别是那一双钟天地之灵秀不含任何杂质的眸子。

  孟将离从一旁端了一碗粥,轻轻的递了过去,“喝吧,虽然可能不是那么精致,但起码能填填肚子。”

  Uv酷L匠E网(正版A首W%发8

  那少年看了一眼孟将离,内心有些犹豫,但还是慢慢接过了碗,大口的喝了起来,但他喝的并不像其他人那么粗鲁,看起来极有修养,身上的气质也异于常人。

  “喝完那边还有,不够的话自己过去盛。”孟将离嘴角微微一笑,少年竟看呆了。

  “小姐,该走了。”弄的差不多的时候,莲子走过来轻轻催促道。

  “那,回吧。”孟将离抬头看了看天空,黑云密布,仿佛随时都可能下起倾盆大雨,“莲子,拿几锭银子给他。”

  “是,小姐。”

  莲子将银两放在了他的面前便匆匆跟上了孟将离她们的脚步。

  那少年眼神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不一会儿,便再也不能见到这少年的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