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嫡庶有别,这孟家小女真真是一个妙人。”皇后娘娘这句话是真的夸赞孟将离的呢还是故意说给其他皇子听的,这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谢皇后娘娘夸奖。”

  “来来来,来本宫身边。”

  孟将离起身来到了皇后娘娘的身边,皇后娘娘伸手将手中的一个翡翠镯子套进了孟将离的手腕上。

  “谢谢娘娘。”孟将离垂首谢恩,大方得体。

  皇后娘娘轻轻拍了拍孟将离的手,便恢复了刚刚的神情。

  今天看似孟将离并没有得到什么赏赐,但是实际上,她得到了皇上与皇后娘娘的另眼相看,这才是最大的赏赐。

  其实发现孟谷雨神色不对的时候孟将离便暗暗警觉,在挣脱孟谷雨挽着她的手腕的时候,她就偷偷将孟谷雨的手钏拿走了。等她发现孟谷雨真的想用红珊瑚手钏陷害自己,她便悄悄换走了孟谷雨的手钏。

  以前的孟小姐遇到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委曲求全,忍气吞声,但现在不同,她是执掌过六宫的孟皇后,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她要的就是一点一点报复所有害过她的人。

  等到孟将离回府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孟谷雨奄奄一息的被抬进了孟府。张姨娘红润的脸颊瞬间变的煞白,直觉一定与孟将离脱不了干系,看向孟将离的眼神也变的杀气腾腾。

  她最心疼的两个女儿都接连折在了孟将离的手中,即使张姨娘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但毕竟是多年的老狐狸,仍然在一瞬间恢复了原来的神色,迎着孟将离进去了府中。

  张姨娘并没有问孟将离事情的原因,因为在她们出宫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只怕是传遍了。

  孟将离并不想和张姨娘多拉扯,便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中。

  刚进小院,几个丫头就迎了上来。莲子她们连忙检查到孟将离有没有受伤,着实让孟将离感动了一会。

  得知几个丫头为了等待孟将离回府都没有怎么吃东西,便让小厨房做了许多精致可口的饭菜端到了屋里。

  孟将离心情大好,硬是让莲子她们也坐下陪她一起吃饭,莲子几人刚开始还是拘泥于规矩之中,不敢上桌吃饭,后来经不住孟将离的要求也就坐了下来。这么多天以来终于好好的吃了一顿饭。

  刚吃完饭没多久,孟将离便被孟云庭叫到了书房。

  孟云庭大概也是知道了宫宴中发生的事情,可耐不住张姨娘给吹的耳边风,或者说是看着孟谷雨的样子心疼了,才把自己叫过去谈谈话的。

  不待孟云庭开口,孟将离便先轻声道:“父亲,您找我来有何事?”

  孟云庭喝了一口茶,若有若无的说道:“今天,你做的很好。”

  “都是女儿应该做的。”孟将离眉眼柔顺。

  “你们几个姐妹都应该情同手足,相互帮扶。”孟云庭轻轻拍了拍孟将离的肩膀。

  “自然,毕竟是手足深情。”对啊,可是是姐妹的手足还是蜈蚣的手足,就不得而知了。她恨不得抽她们的筋,扒她们的皮,喝她们血。

  “张姨娘服侍我多年,虽未转正,但你也应多尊重她些。”

  “当然,姨娘待我也如亲生,将离不敢不尊重。”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父亲以前是忽略了你,如今,你切莫记恨了父亲。”孟云庭似是想起了什么,或许是突然发现孟将离以后也有更大的利用价值,所以轻描淡写的解释道。

  “父亲,你我乃是一脉相承,我敬您,重您,怎敢记恨。”对啊,这一身血脉从未让她如此恶心过,厌恶过,自然会敬你,重你,永永远远忘不了父亲的大恩大德,时时刻刻想找机会将你狠狠踩在脚底。

  “孟府只有一个儿子,孟府的兴盛还是得靠你们来支撑。”

  “女儿明白,女儿定当以孟府的兴盛荣辱为职责,为孟府生,为孟府死。”自然,孟府她也不会放过,她会看着孟府一点一点衰败,腐朽直至坍塌。

  “那下去吧。等过几日天气好一点,我请几个教书先生来,你和你姐姐妹妹们都去认真学习学习。”孟云庭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挥了挥衣袖,示意孟将离离开。

  “是,父亲早些休息,女儿告退。”孟将离也恭恭敬敬的退出了书房。

  ‘更%q新z最#快(d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