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个草包,看她的样子,莫不是她真的会。”一个女子说道。

  、酷f匠网。永久*p免费f|看`'小ex说

  “可能就是装装样子,她什么样子我们还不知道啊。”

  “就是就是。旁边那么多男子看着,自然要装装样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底下传来了少女们的哄笑声。皇上隔得远听不到但是全部传进了孟将离的耳中。

  但还是有人发现了孟将离的不同。

  “真是奇了怪了,今日孟家小姐怎么像是转了性子,和以前变得也太多了吧。”

  “对啊,感觉怎么变了很多。”

  “不像以前那么呆板了。”

  “看她下笔笔锋有力,一笔一画间哪像个草包。”

  “万一是装装样子也说不定。”

  “看吧。”

  偶尔男子席间也传出了议论声。

  时间到的时候大多人都已经停笔,但孟将离仍然在画着什么,孟谷雨看不见孟将离在干什么,轻笑道:“妹妹,不必做无用功了,时间都到了,画什么都一样。”

  孟将离停笔,将笔摆在了一旁便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孟谷雨胸有成竹的等待着宣布成绩。

  看着孟将离好似不在意的喝着茶水,孟谷雨心中闪现过一丝不安,又被她强压下去。每一年都是孟谷雨拔得头筹,所以孟谷雨又平静了下来。

  孟谷雨没有等到那一声宣布她得到第一的消息,反而听到了皇帝的声音。

  “孟家女儿,上前说话。”皇帝威严的说道。

  孟谷雨以为是叫自己连忙上前跪下,身体似乎有些颤抖,反观孟将离不卑不亢,腰杆笔直的跪在一旁。

  “这是你写的?”皇帝拿着孟将离的画轴问道。画轴中一首诗位于左上角,而下方是一片荒冢,荒冢上面长满了杂草,旁边是一棵松树上面站着一只鸟。诗中却不是写花鸟而是这样写到:“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还未等孟将离开口,孟谷雨便极力辩解到。

  “不是,不是臣女。”

  孟将离恭敬的扣了一个头,不卑不亢的说道:“是臣女所作。”

  “你为何这样作。”皇帝语气中隐隐有些不悦。

  “边关孤苦,没有美丽的鲜花,更是连鸟儿都很少有飞到边关的,春风不度玉门关,连春风不愿去到玉门关,边关的将士更别说赏花看鸟了,他们过得是马革裹尸的日子,甚至死后坟冢上长草都不见得有人去探望,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死后没有人收尸的将士被乌鸦野兽饱腹。盛京的繁华与安平,都是边关将士以生命换来的,陛下乃明君,或许臣女不应该在这么欢庆的日子里说这么沉重的话题,臣女不能真正的去做什么,只能在这里以一首诗一幅画来以慰英魂,陛下有着争霸天下的雄心,但是臣女想请陛下多体恤边关的将领,如今盛京都是风雨交加,边关怕更是寒冷无比。”

  孟将离跪在殿内,腰杆笔直,以一种柔而韧的姿态改变着人们对她的看法。殿中渐渐安静了下来,殿中的武官甚至想要通过武举保家卫国的男儿,对孟将离的看法开始改变,孟将离倾国的面貌如今竟然是那么的动人,那背影也是那样的坚挺。甚至于有些年老的武将眼角有一丝热泪。从未有人在意的边疆战士竟然仍然有人挂念,有人记得他们的功劳。

  “你,说的很好。朕的子民都是英雄,边关将士应该抚慰,边关英魂应该被记住,来人,传朕旨意,犒赏三军,将保暖的物资运往边关。孟家有如此女儿,该赏,赐黄金百两,玉如意两柄,夜明珠百颗。”皇帝豪爽的大笑起来。

  “谢吾皇隆恩。”孟将离低下头谢恩,嘴角上扬的微笑显示着她如今的喜悦。

  她在赌,皇帝在寿宴之上不愿太过于生气,皇帝看到她的画轴,只要问她话,她必然能够全身而退,有句古话说得好,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她今天借她的话不仅抚慰了边关将士,也安定了朝中老臣的心,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不可能去做寒了百姓心的事情,所以一定会尽力去安抚百姓。

  孟将离也会凭借这件事情,在朝中,在民间,甚至在边关也会让人记住有这么一位牵挂将士与百姓的孟家小姐。

  人心是最深不可测的东西,而民心,更是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今天她,今天赌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