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会的校验你们有把握吗?”坐在孟将离旁边的女子轻举茶杯轻声说道。

  “姐姐这说的什么话,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有何担忧,反倒是妹妹我,还望待会莫要抽到不擅长的啊。”一旁女子嗔怒笑道。

  “就是就是,我只求不出丑就好了,切莫在皇上面前丢了脸面就好。”

  “怕什么,这不还有个草包给我们垫底呢嘛。”一个女子看了看孟将离轻笑道。

  “不过也对,在这个草包面前,就算再出丑那也不算出丑了。”

  这些女子好似并不在意孟将离,即使孟将离就在她们的旁边。

  孟将离笑了笑并不在意。

  校验分为女子组和男子组,女子组以琴棋书画四个单元来校验,一人可以挑选多项来挑战,而第一次校验却是以抽选的形式来参与。

  男子组分为文武两个方面。文分为策论,诗赋两个方面,而武则为兵法,骑射两个方面。男子擅文则选文擅武即可选武。

  因为今年天气的原因,无法在殿内骑马比赛,所以皇帝将他改为了射箭,因为害怕有刺客混入其中,便将箭头全部取出,这样不仅保护了在殿内的各位,更是增加了射箭的难度。

  前生因为孟将离琴棋书画什么也不会,年年在校验上丢尽了脸面,年年一败涂地,让人当众耻笑,即使后来孟将离能歌善舞的时候,也不愿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

  }酷rX匠网""正ew版;首发x

  校验抽签很简单,由皇帝身边的主管太监带领小太监拿着签筒让各家小姐抽签。

  当所有人都抽完的时候,有人欢喜有人忧,孟将离摊开手心的纸条,一个大写的书在纸条上。孟将离眼中一冷,书是所有当中最难的一个,不仅考察的是一个人的字如何,人如其字,更是考察一个人的应变能力与个人的内在修养,考察的不会是单单一个字,而是一整首的诗词,而诗词的题目又是不确定的。若是上一世的孟将离怕是又得丢脸了。

  “妹妹抽到了什么,来让姐姐给你看看,不然待会连题目都不知道,那可得丢脸了。”孟谷雨大步朝孟将离走来,话也说的很大声,似是要让所有人知道孟将离目不识丁一样。

  “不劳姐姐挂心,妹妹知道怎么做,姐姐有时间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在皇上面前好好表现吧,毕竟庶女进宫的机会可不多。”孟将离冷冷的说道。

  “你…哼,还说帮帮你,不知死活。”说完孟谷雨便离开了。

  孟谷雨不过是想用孟将离的差劲来衬托自己的优秀罢了,要是早想帮忙也不会年年让孟将离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柄了。

  孟将离眼神暗了暗。这一次,孟将离要的不是顺利过关,她要的是大放光彩,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愚蠢无能的孟将离了,她是盛放的芍药,万绿丛中一抹最美的亮色。

  首先考察的是“琴”,抽到琴的几个人并排坐在了一起,并未有琴技突出的女子,最终反而让最初坐在孟将离旁边的那个女子获胜了。

  接下来为“棋”艺的考核,女子下棋没有太大的杀招,反而是像娱乐一般随意,不一会便分出来胜负,张侍郎家的女儿张怡然获得了第一。

  “棋艺”之后便是“书”,轮到了孟将离上场,只是孟将离没有想到的是孟谷雨也抽到了书。

  “书”的题目此次是以花鸟为题。孟将离看了看孟谷雨,孟谷雨朝着孟将离轻哼了一声,孟将离低头专心的思考了起来。

  “孟将离,不行就下来吧,别上去丢人。”底下的人看着孟将离低头不语的样子还以为孟将离在拖延时间,便嘲笑道。

  孟将离拿起笔,刷刷地勾了几笔,她的笔端的很正,不似她平日里的风范,恍惚间有种利落的洒脱镌刻在字里行间,很有股子别致的味道,一钩一划,清隽有力,行云流水,笔锋刚劲有力。一张很大的画轴一会便被她写完,只见孟将离在画轴留白处隐隐约约在画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