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孟将离看着张姨娘送来的衣服与首饰,心中止不住的冷意。

  o最,%新f章e节上%?酷*T匠9网&Z

  镂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银袄,翡翠撒花洋缎裙,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镂空牡丹形红珊瑚头花,洒金珠蕊海棠绢花凤凰牡丹钗,这送来的东西里面没有一样不是好东西,甚至每一样拿出去都能卖一笔大价钱。

  可是明天是皇上的寿宴,所有妃嫔,公主,各家小姐无一不是正装出席,而大红色只有皇后娘娘才能穿着,即使再得宠的妃子也不得僭越,更何况凤凰牡丹也只有皇后方可佩戴,要是真这么穿着去参加,怕是不死也得剥层皮下来,得罪了皇家怕是永无翻身之地了。

  张姨娘的心思不可谓不歹毒。若是孟将离还是像前生一样蠢,那怕是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小姐……这……”莲子担忧的看着孟将离。

  “没事,明日我自有应对的办法。你给我去找一套素净点的衣服就可以了,这些衣服拿出去当了吧,应该能卖一笔大好的价钱,然后再把钱都买了粮食吧。”孟将离说完便不再说什么,安静的喝着茶水,仿佛隔离在了世界之外。

  “是,小姐。”

  孟将离的思绪又飘回了前世的记忆中,这场雨淅淅沥沥的下了整整两个月,全国各地都发了大水,大元朝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水灾,全国各地都或多或少遭受了水灾的祸害,城中迅速涌入了大量难民,粮食价格迅速飞升,各地商人也坐地涨价,苦的还是老百姓,饿死冻死的不计其数。孟将离虽然对这次的天灾存了一分利用的心思,但是也不乏有搭救之心。

  ……

  “小姐打扮起来真真是美极了。”莲藕看着铜镜中的孟将离,微微笑道。莲藕把孟将离头发向上梳,在头顶两边绾成发髻。戴了一副翠玉耳环,桃腮杏面,明眸皓齿。长发看似随意的绾成,只斜斜配了一支松玉镶红宝石钗子,流苏顺势垂下,光华流转。加上孟将离面容虽然稚嫩但却十分的清丽,只让人觉得秀而不媚,清而不寒。

  “小姐,这会不会显得太单薄了。”莲子担忧的问道。孟将离虽然是嫡女,可这能佩戴的首饰真是少之又少,张姨娘虽然每个月都会送不少首饰过来,但是不过都是些金光闪闪珠光宝气的东西,带上去活生生像个商人家出来的土小姐。

  “没多大事。莫要将这些小事放在嘴上,有些东西会慢慢让她还回来的。”孟将离声音柔柔弱弱,却包含着不可置否的威严。

  “是,奴婢懂了。”

  “走吧,别让大姐姐等太久了。”说罢便从凳子上起身。

  孟将离走到孟府门口,看见孟谷雨站在马车前。孟谷雨看到孟将离并没有穿那身红衣,而是身着一套米白色衣服,腰系一根绯色腰带。整张脸脂粉未施,柔风若骨处又见刚绝清冷。虽然穿的朴素却硬生生将自己比了下去,气的暗自跺脚。

  嘴上却笑着说道:“妹妹今天穿的如此素净怕是不好吧,让人看见还不说丞相府的不好。来人,去把我那件紫色的紫貂毛皮袄拿过来给妹妹披上。”

  孟谷雨这分明是没安好心,这天气虽下了雨,但是也没到披袄的时候,更何况紫色加身怕是更是不伦不类,免不了又要被嘲笑。

  “姐姐费心了,皇上寿宴,理应穿的厚重些,但是如今边关战事吃紧,陛下主张节俭,又怎么会说丞相府不好呢?”孟将离轻声应对道。

  “那姐姐就不强求了,妹妹开心就好。”孟谷雨暗暗压住了心中的妒忌,亲昵的拉着孟将离的手便进了马车。

  孟将离心中暗笑。

  皇上的寿宴原本设立在御花园,但是因为雨下的实在太大,便将地点改在行宫之中,宫殿中精美绝伦。

  虽说宴会不分男女,但男女还是分开坐在两边,参加皇帝寿宴的大多都是权贵中的嫡子嫡女,一方面方便各个贵门之间相互结交,这些少年终有一日会代替自己的父亲撑起整个家族,另一方面,更是权贵公子小姐的相亲宴,如此盛大的宴会更是美人云集。最重要的是每年皇帝寿宴都会在宫中举行校验,若拔得头筹的公子,说不准就得到了皇上的提拔,越过科举直接入仕在朝为官,另一方面也是各个皇子通过校验在朝廷安插眼线的机会。

  孟谷雨内心暗暗自喜,孟将离从未曾学习过礼仪,孟谷雨等待着孟将离出丑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可是孟谷雨却没有等到那个场面。

  只见孟将离行不回头,笑不露齿。步履轻盈,款步姗姗,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没有丝毫女孩该有的青涩,却有丝毫不输于宫中上位者的高贵。

  孟谷雨震惊于孟将离的纯熟。但不知道的是当初的空壳美人是怎么做到铁血皇后的位置,那是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