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女,你在说什么?”在一声咒骂声中,从花园后面走出了一群人,孟云庭冲上前狠狠打了孟木楠一个巴掌,将孟木楠打翻在地。

孟将离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前世这个时候孟云庭曾经带太子殿下来过相府,孟云庭曾做过太子洗马,也算是太子的老师,太子听闻孟家嫡女病重,为安抚孟家亲自登门看望。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孟云庭怎会料到他的女儿竟然如此不知礼数,还都被太子殿下看到了。

当太子殿下看到孟家嫡女被羞辱欺凌而孟云庭却无动于衷,那么即便他是太子太傅,也不免在官场上有所折损,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自己家中事务都管理不好,以后太子登基为帝如何敢重用,孟将离在赌,赌他不敢欺君犯上,藐视圣旨,更不敢在太子面前失了颜面。

“父亲……你竟然打我……为了孟将离你竟然打我……”

孟木楠是张姨娘的二女儿,自小受到了孟云庭的疼爱,据说张姨娘曾是孟云庭的青梅竹马,张姨娘无法扶正的原因一是孟云庭碍于谢家,二就怕是因为张姨娘门第太低,一朝宰相怎么也不可能让一个无门第的女人做当家主母。

虽然不能扶正,但孟云庭基本把全部的爱都给了张姨娘和他们的孩子。如今孟木楠一时接受不了竟然坐在地上委屈的哭了起来。

“太子金安。今日让太子见笑了。”孟谷雨边说边让丫头将孟木楠拉起来。孟将离看着站在远处的太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太子金安。”一片跪拜请安的声音中,依旧听得到那声声的抽泣。

“哭,你还有脸哭,侮辱嫡姐,不敬嫡母,不尊长幼,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来人,”孟云庭当着太子殿下的面只能重重惩罚了孟木楠,以望挽回在太子心中的形象,“给我拖出去重打二十大板,关进祠堂给我好好反省。”

“父亲,妹妹身体娇弱,这怕是受不了。”孟谷雨急切的恳求道。

“这……”孟云庭心头一软。

“父亲,虽然这嫡庶有别,长幼有序,但是妹妹还年幼,还请开恩,”孟将离轻轻的说道,只是说到嫡庶的时候轻轻瞟了一眼太子殿下,

“太傅,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切莫犯了大错。”太子突然静静的开口,

孟云庭转头看了看周围,无数丫鬟奴才护卫整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万一传到了皇上耳边,孟云庭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

  %$更新\Y最快,上y酷匠》网)

“给我拉下去。”待孟木楠被拉下去行刑的时候,孟云庭说完转向太子鞠了一躬,“今日让太子殿下看笑话了,多谢太子殿下提醒,臣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今圣上乃先皇嫡长子,却差点被庶弟逼到绝处险些丧命,所以当圣上登基时便颁布了一道圣旨,对嫡庶尊卑进行了明法规定。若是被人走漏了风声,那便是欺君不尊之罪啊。轻则贬职,重则抄家流放。

“那太傅就好好解决家中事宜吧。今日已经出来许久了,是时候回宫中了,今日看孟小姐身体恢复的不错,就不打扰了。”太子面无表情道,“小央子,去把那根千年人参送给孟小姐。”说罢便转身离开。

小太监将人参放在桌上行礼之后,便随太子殿下大步离开。

“恭送太子殿下。”送走了太子殿下,孟云庭冷冷一笑,对孟将离说道,“离儿今日受惊了,来人,将本相珍藏的那朵上百年的雪莲花送来离儿这。”

“父亲安康就好,女儿不求其他。”孟将离恭敬的说道。

“父亲明日让管家再送几个好点的丫鬟奴才让你挑一挑,今日……”

“这……女儿明白,女儿头痛,先进屋了,父亲别累着。”

孟云庭见孟将离还是如此懦弱,微微一笑。

“去吧,来人,将大小姐四小姐,五小姐三人送回庭院,”孟云庭冷冷的说道,三人送回庭院,那跟在身边的丫鬟呢,孟谷雨已然明白父亲是要斩草除根,

“父亲,绿儿翠儿跟了我这些年了,她们不会说出去的。求父亲饶过她俩。”

孟芙蕖,孟丹桂恳也求的看着孟云庭。

“宁可杀错一千也不放过一人。不可,若是不小心被人走漏了风声,罪过是你们能够承担的?”孟云庭脸上露出了生气的样子。

“那随父亲的便吧。女儿退下了。”孟谷雨看见孟云庭的脸色便不敢再去触他的霉头。带着孟芙蕖等人离开。

“小姐救我,我还不想死。”翠儿跪在地上抓着孟谷雨的裙摆,眼中深深地无助。

“翠儿,你母亲弟弟我会好好照看的。”孟谷雨看了看翠儿摇摇头,说罢便提起裙摆大步走开。

“将今日在场的所有丫鬟奴才都给我绑了。找个僻静的地方处理干净了。”孟云庭说罢全权交给了管家负责,管家看了看摇摇头。院中或许有反抗的人,但是都在这一刻被静静的宣布了死亡。

孟将离回到寝室,坐在木凳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了起来。孟云庭为了不走漏风声,只有将在场所有人都灭口他才放心。他只觉得他女儿是如此听话,却不知道她要的就是借他的手将院中不干净的东西清理掉。

莲子她们四人一早就被打发出去了,连孟谷雨她们身边的丫鬟都不曾幸免,孟将离一箭四雕,收拾了孟木楠,清扫了院中姨娘们的眼线,更是树立了嫡女的威信,现在想来应该没有人敢挺着胆子再来羞辱这“孟家嫡女”了,更重要的是还折了孟谷雨她们的心腹,跟在她们身边起码十年之久的心腹因为一句话被抹杀了,真是出了一口恶气。

孟将离是在赌,赌孟云庭是认为他女儿重要还是他的官位重要。她到底还是赌对了,就像一个穷怕了的人突然有了钱有了势,最怕的就是失去,孟云庭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即使再厌恶自己,也不可能为了这个而失去官位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