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还不过一日,孟谷雨便坐不住了,带着其他庶出姐妹便来到了孟将离的住处,孟将离的住处以前被张姨娘肆意改动,改得珠光宝气,到处金光闪闪,又正好位于相府花园的旁边。

仍然记得上一世张姨娘让她以相府嫡女的身份,邀请各大世家千金来相府花园赏乐游玩,却被孟谷雨绕着弯子带到了她的庭院中,她还天真烂漫的带大家参观她的小院,世家千金见到她屋中暴发户式的摆设,无一不露出那种嫌弃的表情,也让她在贵族名门中算是“出了名”,自此再也没有多少千金小姐愿意与她结交。

如今倒是感谢张姨娘的改动,让她有了更多的钱财来去收购东西,经过丫头们的收拾,小院虽然变得素净了许多,但是却不乏另一种优雅别致。

佳木葱茏,奇花炳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孟谷雨等人看到小院的改动表现的十分惊讶。孟芙蕖为九姨娘的孩子,平时酷爱炫耀自己性情如何高雅,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来标榜自己,如今看见孟将离小院突然变得高雅起来,心中十分愤愤不平,以前一直觉得孟将离作为嫡女却十分扶不上墙,爱的都是金银等庸俗之物,自认为在性情上面高她一等,如今心里确实感觉十分难堪,不由讽刺起来。

“二姐摔了一跤真是摔的脑子不中用了。忘了山鸡再怎么努力也变不成凤凰的道理,即使再怎么改动也是挡不住那股铜臭味的。呵呵。”

孟将离微微抬头看了孟芙蕖一眼,轻轻一笑,并不想和孟芙蕖做口舌之争,只等时机的到来。

孟芙蕖看到孟将离的笑容却忍不住抖了抖,那眼中看不尽的寒意仿佛要将自己冻住,那笑意却不达心底,让孟芙蕖惊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为什么,孟芙蕖感觉孟将离像是从地狱爬出的恶鬼,是那么的可怕,就像在静静潜伏等待猎物出现的豹子,只等一击即中,不留生机。

孟将离轻轻敲着桌面,一下,两下,三下,像是敲在了众人的心上,不知不觉中,感觉孟将离身上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二妹,身体不舒服就进屋休息吧,母亲还说明日请大夫再来为你把把脉,为你去去身上的病气。”孟谷雨装作一副关怀妹妹的样子,一副担心的面孔倒是装的淋漓尽致。

孟将离内心一笑,心中一丝寒流划过,就是这个声音,那日日夜夜折磨着自己的声音。孟将离心想,我是从山上摔下去而不是什么风寒感冒,哪来的病气,这意图也太过明显了,嘴上挂着一丝清笑,

“多谢姐姐挂念,妹妹已经好多了。如今只想在外面晒晒太阳,想必明天大夫也不用来了,待会我差人告诉张姨娘不用麻烦了。”

  {'更g新最@快+上酷O匠L网}

“姐姐怎么这么说呢,母亲已掌管管家权利许久,在家中已然当做当家主母看待,怎么能还叫姨娘,更何况父亲已经说过,姨娘虽未扶正但视为主母。姐姐这是不孝啊。况且母亲也是为你好,请大夫来看一看更为放心。”孟木楠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狠狠地朝着孟将离说道。

“姨娘终究是姨娘,嫡庶终有别,嫡为尊,庶为卑。自古便有嫡长子继承制,如若嫡庶不分岂不是乱了套了。这话在家中说说也罢,切莫到外面胡说,不说传出去让人笑话,若是让陛下听到,这可是大罪。”

“你……”孟将离的话像是踩到了她们的痛处,嫡庶有别一直是她们心中的一根刺,虽然父亲不喜欢孟将离,但也不能轻易废除她嫡女的身份。几人面色变得铁青,一口银牙也只能咬碎了往肚里咽。

“你也不过是鸠占鹊巢,你得意不了多久了,哼,我们走。”孟木楠很恨的说道。说完便抬脚要走。

“你我都为姐妹,何必因为口舌之争而伤了和气,离儿妹妹不过是因为生病所以脾气大了些,大家都要和睦相处啊。”孟谷雨拉住了要走的孟木楠,装做一副不知所措又大方温和的样子。

“大姐,你就是心太善,人家可是嫡女,我们可高攀不起,毕竟人家高人一等呢。”

“三妹,姐姐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有些事情是天注定的,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的,嫡庶从出生便已经决定了呢。”孟将离并没有将孟木楠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微微一笑。

孟木楠讽刺的笑着:“孟将离,你以为你挂着嫡女的名义真当自己是嫡女啊,你娘都死了多少年了,你在这个孟家连条狗都不如。”

“阿。原来是这样啊。”孟将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妹妹这么说,也不怕被父亲听见,这不是间接骂父亲猪狗不如吗?妹妹慎言啊。”孟将离眼神轻轻瞟向了孟木楠等人。

“你别颠倒黑白,我说的可是你,哪有说父亲。”孟木楠见孟将离不像以前那般木讷懦弱,突然变得口齿伶俐起来慌了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