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中,孟将离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孟将离不知置身于何处,恍惚间仿佛有人在叫她名字……

床上沉睡的少女手指微微一动,缓缓睁开了眼,只觉头痛欲裂,用力撑起身子看了看周围,恍惚间突然发现自己手脚都能动弹了,她不是被上官景止折断了双手双脚吗,怎么又可以动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了看手臂,怎么如此稚嫩……

“小姐,小姐。”一声惊喜中带着丝丝颤音的呼喊。

孟将离轻轻抬了抬眼睛,莲子怎么会在这里,莲子当初不是为了自己挡了一刀死了吗,为什么现在还在。孟将离颤抖的抬了抬手想要摸一摸她的脸,当碰到她脸的那一刻孟将离心中一紧。

“莲子,那莲藕,莲花,莲叶在哪里。就算是在地府也让我好好见见你们,是我对不起你们。”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非要去找上官景止她们也不会死。

“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胡话,小姐活的好好的,是要长命百岁的人,怎么会在地府。小姐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你从楼梯上摔下去我们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小姐待我们都是极好的,哪有什么对不起。莲藕莲花去给小姐熬药了,莲叶去小厨房给小姐做小点心去了。”莲子眼中满含泪水的说道。

孟将离脑子像是划过了什么。

“去。给我拿一面铜镜来。快。”

莲子不知所措的急急忙忙的拿了一面铜镜过来。孟将离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五官还稍显稚嫩,面色苍白的竟不见一丝血色,头发乌黑油亮垂在身后,是自己,又不是那时的自己,将铜镜往旁边一放。忍住内心的震惊,

  “酷匠0网M》永久免x*费ds看小说dY

颤抖的问道:“如今是哪年。”

“元历二十七年。”莲子恭敬的回答道,“小姐,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元历二十七年……”孟将离喃喃道。

孟将离心头一紧,二十七年,她正好十三岁,那一年因为和庶姐孟谷雨等姐妹出去山上上香,不小心滑入山谷便没有知觉了。

不,可能根本不是滑下去的,当时上山的时候有一只手推搡了她一下,孟将离陷入了深深地沉思,前生就是因为这件事,姨娘以她还未恢复为由,不让她去参加皇上的寿宴,反倒让孟谷雨大大的出了风头,从而得到了皇上的赏识并赐给了张姨娘一个三品诰命。当初她还傻傻的以为姨娘是真的担心挂念她,现在想想都是一个笑话。一个充满算计的笑话。

天道好轮回,既然老天给她机会重活一世,那这一世再也不会让上一世的事情重演,骗她的负她的欠她的,这一世定当有仇报仇,有冤抱冤。

“莲子,去把莲叶莲花莲藕都叫过来吧,我有事情要你们去办。”

“是,小姐。”

待莲子离开以后,孟将离坐在床上深深地回忆起来,那些痛苦的回忆就像针一样一下又一下的扎在她的心里,提醒着她时刻不要忘了曾经她们给她的伤害。

孟府,孟云庭,呵呵,当初孟云庭一介布衣,无钱无势,靠着满腹经纶赢得了谢家嫡女的爱慕,谢家满门武将,就谢璇璇一个女儿,自小百般宠爱,禁不住谢璇璇的百般请求,不吃不喝也要嫁给孟云庭,谢璇璇的父亲也就是自己的外公经不住这样的打击一下卧病不起。

谢璇璇如愿嫁给了孟云庭,但与谢家却是离了心,孟云庭借着谢家步步高升,终于封侯拜相,却因畏惧谢家迟迟不敢将张姨娘扶正,当初自己还以为是姨娘真心不在意,现在仔细想想不过是她当初识人不清,想想孟谷雨每次眼中不经意间的恨意,前世的自己竟然如此愚蠢。

孟云庭也是一个高手,虽然与谢家离心,但还是装做一副爱屋及乌,担心爱护自己的样子,想想真是恶心,张姨娘不肯请人教授自己知识,估计大半也是经过孟云庭的同意,用捧杀的方法将自己养得愚蠢不堪,狗屁不通,空有一副空壳子,甚至不曾请嬷嬷教授她礼仪,让她在皇上的赏花宴会中丢尽脸面,用自己衬托孟谷雨高贵大方,当尽了孟谷雨的踏脚石,嫡不如庶,这多么讽刺。

孟云庭自认为满腹经纶,将所有女儿皆以花为名。孟家五女除了嫡女孟将离外皆为他亲自取名。孟谷雨,孟芙蕖,孟木楠,孟丹桂。唯有孟将离。将离。母亲谢璇璇给自己取名将离,将离是芍药的别名,其意义为情有所钟。其念想也不言而喻表达了她对孟云庭的爱,却不知道她的一颗真心是错负了。

孟云庭给孟谷雨取名谷雨,谷雨听起来是那么朴实无华。却不知谷雨花是牡丹花的别称,“芍药与君为近侍”,牡丹为花王,倾国仪容,芍药又怎么可以比拟,曾记得孟云庭做过一首诗给孟谷雨,孟谷雨悄悄藏在书中,经常拿出来观看,她以为自己不识文不懂字,却不知自己为了上官景止偷偷发奋早已懂得。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蓉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当时虽然内心有过情绪,但为了孟家的和谐,便将自己的情绪隐藏了起来。当思绪还停留在前世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敲门声。

“小姐。她们来了。”

“进来吧。”

“是。”莲子推门进到屋内,莲花莲藕莲叶并排站定。她们四人是母亲生前给孟将离挑选的人,前世都尽力护她,今生她也必定庇护她们周全。如果不出所料,过几天张姨娘必定会请大夫来给自己诊断,然后对外宣称自己尚未痊愈。那现在就得早早做好打算。更何况院中还有张姨娘安插的眼线,相信不出今晚,张姨娘就会知道自己已经醒了。

“莲花,将我所有首饰衣服值钱的东西,都偷偷出去给我典当了。除了留下必要的东西,都不要留。莲藕,你和莲花一起去,然后去城中尽可能的多买一些陈米,小米等这些能充饥的东西回来,切记偷偷行事,不要暴露身份。莲子,莲叶,附耳过来我有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们办。”

“这样……这样……这样……记得了吗?”孟将离的眼中闪现出一丝诡异的光芒。

“是,小姐。”

“你们去办吧,切记两天内弄好所有事情。切记不要暴露身份。动作要快。去吧。”

“是,小姐。”说罢,四人快速的走了出去。

“姐姐,姨娘,希望我第一次送给你们的礼物你们能够喜欢。”孟将离闭眼假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