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层高的吉央大厦伫立在市中心,坐拥着各种行业的顶级公司,被称为城市之最。

  此时是上班高峰期,车辆涌进了马路上,司机敲着手指等着红灯,一句句闲闷中哼出的音乐消磨时间。穿校服的学生带着耳机听着MP3行走在白得刺眼的斑马线上。

  路两旁,由大树汇成的苍绿点缀着人行道,等公车的上班族站在站牌边,背流着小汗,羡慕那些庆幸能赶上车的人,无奈地看着手表,心里谩骂迟到的公车。

  这个月被夏天占领着,地面因太阳照射透着热气,难得的清风也被化成一股股暖气,加重了人心中的燥动,即使是在树荫底下的大叔也要拿着报纸煽风,爱美的女士在擦汗的同时也不得不用手包晃动着散热。

  一辆红色本田在站牌旁的路口拐弯,慢慢地驶入了地下停车场,车里的李雯是某节目的主持人,她所工作的电视台总部就在吉央大厦内。

  》最新章节,,上酷:匠“b网%

  下车后,李雯就把车钥匙交给了相熟的保安,苦笑着让对方帮忙停车,然后边看时间边着急地赶上电梯。若不是她一个新手开车太慢,也不至于落到快要迟到的下场。

  待李雯走进现场,距离节目开始还有两个小时,这一期特邀的嘉宾已准时到达。

  布置正紧张进行着,李雯把后台的工作交给了助理后,走进了自己的休息室,开始着手于采访的准备,正低头看着手上助理送来的嘉宾资料。

  休息室的空调温度很低,与窗外形成了极大反差,助理没敢打扰她,轻轻地替她关上了房门,整个房间仅剩下纸页翻动的摩擦声。

  这个嘉宾是全市皆知的著名企业家向安,安远集团的ceo,“援西计划”的实行者,津寺前五大家族的后代之一,曾名为伍爵。所谓“援西计划”,是安远集团为西藏山区的学生进行学业上的资助而设立的。李雯做过各种采访,也见过许多这种靠着慈善事业成名的企业家,向安这种商业行为在她眼里并不特别。但若使采访更精彩,其中除了要按常规突出他的慈善事业,她仍要挖掘他或更感兴趣的话题来抓住公众的眼球。

  李雯翻过了他的背景资料,脸上表现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若说向安的特别之处,对于广大女性来讲便是他“单身贵族”的身份,其次,则是他那令人好奇的身世。

  曾是几年前,向安作为津寺曾经的五大家族后代之一,突然被证实就是传言中隅园的继承者伍爵。伍家的后代却是姓向,媒体对于向安的身世的猜测,一时间成了全市的热点,向安也因此首次登上各本地报刊的头条。有媒体称他是私生子,也有媒体猜测他是跟母亲的姓。当时,被推在了尖峰上的主角并没有对这些猜测作出任何回应,因此,这个新闻在炒作翻滚后逐渐变成了冷菜,被人们所遗忘。如今,大家关注得更多的反而是他近期为安远集团的发展所作的贡献。

  两年前,向安刚回国,就从其退休的舅舅向柏林手中继承了安远集团。安远本只经营普通的连锁商场,在向安接手之后,逐渐延伸至服装设计和餐饮领域。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安远不但在商品质量上有所提高,而且还拥有自创服装品牌“A&Y”,并以此跻身于全省服装品牌排行榜前三名。

  此前,向安曾公开声明,努力让“A&Y”闻名世界,如今虽比不过国内的某些知名品牌,但如此辉煌的“战绩”仍是令人惊讶。向安留给人们的印象再也不是简单的“富二代”,而是名副其实的商业天才。

  两个小时过后,有关人员井条有序地按照自己工作集中在后台,摄影机准备就绪,此时导演已经带上耳机,节目的录制快要开始了,四处的灯光被打开,白得刺眼。

  台上的布置是清新的简约风,宽敞的米白色地板上按照要求放置了一张小木桌和两张浅蓝色的简约型沙发,李雯带着精致的妆容,穿着换好的浅蓝色裙子优雅地走了上台,自觉地安坐在左侧,手上拿着自己设计的各种问题。

  向安有过不少杂志的专访,但今天却是第一次上节目,当他从后台进入现场的时候,神情安静得出乎李雯意料。向安的脸上只打了一层薄薄的粉底,他的五官本就清秀,像温水流过,给人一种无名的亲近感,但犹如温和的男人却给安远集团创造了如此之大的价值!向安越过台前的摄像机,笑着和导演打了声招呼,刚走上台的那一刻,李雯才发现向安眼神里的淡光,本该温柔如水的平静,但望向她的一刹那却是炯炯有神,犹如深渊,让人跌入其中。

  李雯想:也许在形形色色的人群里,他给予对方的都是这样的感觉吧。

  向安长得挺高,归因于那修长的双腿,经过西装的修饰后,整个身子更显得挺拔。他的体型很匀称,看上去更像是经过锻炼后的成果。在李雯的目光下,向安走到她的面前打招呼握了握手,双手压着西装前侧坐在了沙发上,手臂则轻靠在沙发侧边。

  灯光打在了两人的脸上,台下的摄像机对准了两人,导演打了个手势,示意开始录像。

  根据李雯的设定,开篇便是对向安的介绍和对慈善事业各种问答,全程长达20分钟。

  台上的男人仍保持着他那温和的笑容,嘴巴微张微合,但嘴角的弧度未曾变化,浓密墨黑的头发与同龄人相比有些短,但更显得洋气,幕后人员看着回答问题的向安,突然觉得有些恍惚,他毕竟是未满三十的成年人,却优秀得令人咬牙切齿。

  李雯和向安的问答简简单单,摄像机后的工作人员已经有些无聊,开始打哈欠,然而在下一个问题中,李雯突然改变了采访的方向:“有报道称向先生是津寺人,也是曾经的五大家族的后代之一,听说你曾经的名字姓伍,为何后来又改姓向?”

  问题刚说完,向安微笑着的脸突然变得有些紧绷,似乎没料到李雯会敢问这样的问题,全场鸦雀无声,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怪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