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三天,期间姑姑一次都没有进地牢,只有阿四带些吃的过来。

  “阿四,能告诉我姑姑到底再谋划什么吗?”

  阿四瞥了我一眼,“首领的心思哪里是我们能猜测的!”为难的看了我一眼,“前天首领让我给沐槿枫和旗穆凌发了一封邀请函!”

  我看着神色复杂的阿四,“谢谢你,阿四!”

  虽然阿四给的提示很少,但是我大致也能猜到姑姑的用意,无非是利用我来要挟沐槿枫和旗穆凌交出令牌。只是,沐沧琅会那么容易放沐槿枫出来吗?

  夜深人静之时,地牢突然闯进一个人,我惊讶地看着来人,“槿,你是怎么进来的?”

  沐槿枫心疼地冲向我,将锁链解开,我瞬间软在沐槿枫的怀里,“对不起,我来晚了!疼吗?”

  小心翼翼地抱着我,像是怕弄疼我一般,我摇摇头,“你快去救乐儿!”

  沐槿枫快速的解开乐儿的束缚,又立刻回到我的身边,将我打横抱起,“我们赶紧离开,祁哥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

  (r酷|o匠●网正'版Z首%发L

  “什么?”我有些惊讶,“凌也来了?”

  “嗯!”沐槿枫看了我一眼,“别担心,他们在外面拖着你姑姑,我来救你!”

  不管怎样我都觉得这样太冒险了,“不,姑姑绝对不会那么轻易让你进来的,既然你们能想到此方法,姑姑肯定也想到了,姑姑一定有另外的打算!”

  “小溪,你担心过头了!”沐槿枫对我微微一笑,“我知道你的担心,我能顺利进来也是风止晨帮的忙,放心吧,我们都计划好了!”

  可是心里总是不安着,似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我,沐槿枫还有乐儿一直沿着走廊往外走,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心里越是不安,总觉得这不像是姑姑的作风。

  就在这时,突然冲出一群人将我们团团围住,姑姑从杀手中走了出来,“想逃?没那么容易!”

  “你怎么会在这里?”沐槿枫倒是很惊讶。

  姑姑一阵冷笑,“风止晨背着我找你们这些小鬼,以为我没发现吗?我是故意让他以为我疯了,派出全部的杀手,好让你们趁机救这个死丫头!”

  我让沐槿枫放我下来,但还是只能靠着沐槿枫,“他们怎么样了?”

  “你认为他们会怎么样呢?背叛我的人只有死,而他们几个也只有死!”

  姑姑的嗜血让我觉得无药可救了,但还是希望她能回头,“姑姑,你不要在执迷不悟了,这些年,你做了那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不觉得这样活着太累了吗?”

  “死丫头,不要用你那副假惺惺的姿态来教育我!你现在幸福了,就用你所谓的大道理向我炫耀!”姑姑怒视着我,“收起你怜悯的眼神,我不需要!”

  突然抬起手向我开枪,我惊恐地看着一道白影冲到我面前,“乐儿~~~”我抱住摇摇欲坠的乐儿,悲痛交加,“乐儿,姐姐答应你要安全带你离开的,你怎么可以替我挡子弹?”

  乐儿口吐鲜血,却还是对我露出那天真的笑容,“乐…乐儿最…最喜欢…小溪…姐姐了,小…小溪姐姐,不要…难过,乐儿,不…不痛!”

  看着闭上双眼的乐儿,我仰天长吼,“姑姑,我究竟和你有多大的仇恨,你要这样至我于死地!”

  “要怪就怪韩景嫣,如果当年她不抛弃我,我也不会变成这样,女代母过,这是你们应该偿还给我的!”

  我知道与这样病态的姑姑说再多的话也无用,我拔下白玉簪,愤怒的冲向姑姑,姑姑连开4枪,我都恰好躲过,眼看她要开第五枪,我对着她手臂的麻穴掷出银针,枪立刻掉落在地。

  “死丫头,居然拿我教你的本事对我出手!”姑姑一冷哼一声,将手臂上的银针打出,“看看究竟是我厉害还是你厉害?”

  “这也是您逼我的!”

  我欺近姑姑的身前,右手反握这白玉簪对着姑姑的脖颈一划,姑姑却立刻向后撤退,并从腰侧抽出匕首,抵挡住我的白玉簪。右侧踢,姑姑再拦截,我只好向后撤退一步,退到沐槿枫的身边,只见他身上到处挂彩,我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虽然沐槿枫说没事,可是他一个人面对十多个精英杀手,肯定是非常吃力的,敌人没有减少,反倒是他自己受到好多伤。我摸了摸腰间,还有六根银针,一个虚晃,倒下六个杀手。

  “死丫头,本事渐长啊!”姑姑冷哼一声,眼看她也用银针,我立刻戒备起来,并挡下姑姑向我掷来的银针!

  我不确定姑姑还有多少根银针,而且我和沐槿枫已经没有什么气力了,于是我拉起沐槿枫的手开始往后山逃离。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选择往后山逃离,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在召唤我一样,对于后山我也从来没有真正的进去过。小时候,有个同伴一不小心误闯后山,结果直接被姑姑当场杀了。

  我和沐槿枫一边退,一边抵挡姑姑的追杀,谁知到了后山竟是悬崖峭壁,我顿时绝望起来。

  “槿,对不起!”我既难过,又自责,如果不是我的话,也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沐槿枫却温柔地一笑,“不要说对不起!小溪,我爱你,即使是死,我也庆幸我们可以死在一起!”握紧我的手,“但是我更希望我们能一起活下来,那样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你的身世我已经调查清楚,我们在一起也不会存在人伦的枷锁,所以你是否愿意与我同生共死?”

  我惊讶于沐槿枫如何知道我的身世,但是现在我也无法想那么多,“我愿意!”这一刻,我终于知道教堂里宣誓的这三个字是多么的神圣!

  “你们的遗言都说完了吧!”姑姑不屑地说道,既而眼神变得狰狞起来,“今天便是你们的死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