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韩景嫣还是守护玲珑古墓的传人,独自抚养着妹妹韩景莜。然而有一天,韩景嫣遇到被追杀的安靖棋,一场‘美女救书生’结下了一段良缘。韩景嫣为了安靖棋抛下了守墓的职责以及16岁的韩景莜。年幼的韩景莜每天都在等那个如父如母般的姐姐,可是一直都没有等到,却等到误闯禁地的沐之渊。韩景莜虽然年幼,但是对沐之渊确实一见钟情,无论如何也要嫁给沐之渊。但是沐之渊有一位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就是许婉茹,而且两人的感情甚好,并且马上就要结婚了。

  沐之渊只是将韩景莜当做妹妹般宠爱,可是渐渐地发现韩景莜不像刚遇见时的那般天真烂漫。韩景莜为了得到沐之渊,总是挑拨沐之渊和许婉茹之间的感情,更是对许婉茹下毒手,逼得沐沧琅不得不亲手除去韩景莜。那时,沐之渊并不知道韩景莜曾利用迷药,然后怀了他的孩子。虽然沐沧琅知道,但是还是逼得韩景莜跳海。那一刻,韩景莜就已心死。

  谁知上天并没有收回韩景莜的命,而被一位老妇所救。在得知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的那一刻,韩景莜决定复仇!

  “凭什么韩景嫣可以遇到安靖棋?我那么爱沐之渊,凭什么他却只爱许婉茹?就连你都有人为你出生入死!为什么我就不能被人爱?总是被人抛弃?”

  看着入魔的姑姑,我心生怜悯,但是却不知要如何安慰。

  “收起你那惺惺作态的怜悯,跟你母亲一个模样,令我恶心!”姑姑越发的癫狂。

  “对不起,其实没有一个人是想要伤害你的,只是你爱人的方式不对!”

  姑姑突然拿起鞭子冲着我就是一顿抽,我咬牙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我还轮不到你说教,为何你不叫出声来?你叫呀,叫呀!”姑姑一边抽,一边疯言疯语道,“看着你痛苦,我就仿佛看到韩景嫣在痛苦,哈哈哈哈!”

  …酷wD匠网LY唯一正)版N,其他@A都e是0。盗F版…

  倔强的我硬是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虽然身体很痛,可是心里却无比的高兴。我的身世原来不再是迷,我有一位伟大的父亲,他叫安靖棋,我有一位美丽的母亲,她叫韩景嫣。更高兴的是,我和沐槿枫不是兄妹,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你这个坏女人,不要打小溪姐姐,要打就打我!”

  我缓缓地转过头,看着被吓哭的乐儿,心痛又发作了,“乐儿,姐姐没关系的,不要怕,姐姐不疼!”我的安慰一点也不起作用,乐儿反而哭得更厉害!

  “你给我闭嘴!”姑姑被乐儿的哭声扰的心烦,一鞭打在乐儿身上,痛在我的心上!

  “姑姑,姑姑,我求您了,不要伤害乐儿!”我泄气地求饶,“我告诉你最后半块令牌的地址!”

  姑姑扔下鞭子,似乎是打累了,揉了揉手腕,“早开口不就没有这些事情了吗?”

  我苦笑道,“还有半块令牌我藏在旗穆凌最爱的布娃娃的身体里!”

  姑姑眯着看了我一眼,“谅你也不敢骗我!”于是踩着优雅的步伐离开地牢。

  “小溪姐姐,你疼吗?”

  “有乐儿陪着,姐姐不疼!”眼看乐儿就要落泪,我立刻笑道,“真的,姐姐真的不疼,乐儿不哭!”

  “小溪姐姐骗人,刚刚乐儿也被打了,好疼好疼,你都被打了那么多下,肯定比乐儿还要痛,不对,是很痛很痛!”

  看着乐儿着急的模样,我噗嗤笑出来,“有乐儿在真好!”看着乐儿天真的模样,我笑道,“我一定会让乐儿平安的离开!”

  可是,要离开谈何容易,自己都深陷地牢之中,又有谁能救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