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至今还不了解我真是情况的苏筱雨和宫沫璃,深深地自责着,“筱雨,沫璃,对不起,我就是血瞳妖女!一直没敢告诉你们,那样肮脏的我,真的不想让你们了解。”

  “怎么会?再说那也是你认识我们之前的的生活,你是那么的善良,为了救凌你险些送命!”苏筱雨心疼的说着,“这么说,凌一早就知道了?”

  旗穆凌微微点点头,“筱雨,沫璃,你们不要怪凌,是我不要她说的!”

  “那你们也都知道?”问话的宫沫璃,一一扫过其他人。

  大家都点点头,但是金承言还是出言解释道,“我们也是那次小溪救祁哥母亲的时候知道的!”

  “小溪,我不怪你,但是请你相信我们,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承担着,这样只会让我们更加心疼,也会让我们觉得你不需要我们这些朋友!”

  宫沫璃的肺腑之言让我感动着,却只能说着对不起。

  “好了,好了,小溪你不要自责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答应小溪瞒着你们的!”旗穆凌打断我的自责,“言归正传,安可馨的眼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母亲找人研制的感应美瞳,只要她能让自己心跳加快,眼睛就可以变成红色!”我据实以告,却没想到惹来旗穆凌浓厚的兴趣。

  “这么有趣?”感兴趣的不止旗穆凌,还有景逸,看着志趣相投的二人,我总觉得他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那你母亲到底有什么阴谋?”还是夜祁想得仔细,也许是与姑姑打过交道的原因吧。

  我点点头,“我知道的也不多,进到沐将军府中确实有别的目的!”

  “难道是?”夜祁一脸慎重的看着我,见我点点头,夜祁便是一副了然。

  “祁哥,你们打得什么哑谜?”沐槿枫疑惑地看着我和夜祁。

  “你们知道四大令牌吗?”

  夜祁的问题让大家一头雾水,但是也不得不对在场的人做出解释。

  原来这四大令牌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时代传承下来的,历史上也查不到相关的资料。这四大令牌分别是青龙令,朱雀令,玄武令,白虎令,并且由四个不同的人保管,但是这四个人不知道互相的身份,每一代都只能由一位继承人知道令牌的存在,并一直传承下去。当拥有紫眸的人和红眸的人出现时,四大令牌便会齐聚。

  “齐聚以后会怎么样?”我虽然听风止晨说过,但是风止晨却不是很了解。

  夜祁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我家老头子也是猜测,可能是宝藏,据说曾今始皇当初一统天下便是因为开启了四大令牌。”

  “这么玄乎?祁哥你是怎么知道的?”景逸显然有些不相信。

  “因为我们家就是守护四大令牌家族之一,一年半前被抢走玄武令牌。”没想到夜祁就这么坦然的告诉大家,只见他又一脸凝重地看着我,“现在她已经收集了几块?”

  “两块半。”

  “我记得令牌都是一整个的,怎么会有半块?”

  我歉意的看着旗穆凌,“当初为了救雪姨,我偷走了凌他们家的青龙令。我太了解姑姑的脾气了,作为她的人质,从来没有活口,于是我就将令牌切割成两半,一半交给姑姑,另一半被我藏起来,如果当时不是用另一块令牌要挟姑姑,你们不可能活着离开。当时你们也看到了,就算我用另一块令牌,姑姑还是用药物控制了我,让我去击杀你们!”

  “这么说来,我们家也是令牌守护者之一?”

  我肯定的对着旗穆凌点点头。

  “那还有一块是从哪里得来的?”旗穆凌恶狠狠地问着,“那个蛇蝎女人。”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在救雪姨的时候知道的,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沐槿枫心疼地搂住我,“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又把我推开,仔细打量着我,“她那么心狠手辣,你那天放走了我们,你回去有没有被怎么样?”

  眼里的心疼顿时让我觉得那些惩罚怎么样都是值得的,“没有,我没事!”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

  我用劲的点点头,希望沐槿枫相信我。

  “够了你们两个!”景逸打断我们的深情对视,只听他怨声载道地,“以前就祁哥总是喜欢秀恩爱,你们俩更加腻歪,真受不了!”

  “你这叫吃不到葡萄硬说葡萄酸!”旗穆凌一语戳中景逸的痛处。

  景逸却毫不在意,一脸坏笑,“丫头,谁说我吃不到葡萄?我的那颗小葡萄可逃不出我的手心!”

  “哼,还真替那颗葡萄悲哀!”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说这话的旗穆凌像是失去活力。

  景逸见旗穆凌兴致缺缺,也就没有在继续逗旗穆凌,反而变得义正言辞起来,“我刚刚说了两个问题,现在第一个问题算是解决了,但是最致命的问题却是你们两个是兄妹,这个要如何解决?我们作为你们的朋友,可以理解你们,支持你们!可是,小槿你的母亲,父亲还有你爷爷,能理解和支持吗?”

  景逸的一番话让大家陷入一片死寂,更是将我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一般。虽然,我已经想通了,但是我和沐槿枫是兄妹这件事反反复复被提及,饶是我心性再怎么强大,也总会有一种罪恶感。

  沐槿枫像是感知到我的害怕一样,更加紧紧地抱着我。

  “姓景的,你怎么回事儿?干嘛总是要提醒这件事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既然支持就不要多说话!”

  一向好脾气的景逸也被旗穆凌给惹生气了,“丫头,我这都是为小槿好,我虽然支持小槿,但是也要提醒他面对的问题,而不是逃避问题?”

  “可是你这样一直提醒着他们,分明就是想让他们分开!”

  0酷匠q网u永久免i费~看e$小》说}e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出事实!”

  旗穆凌和景逸的用意我不是不明白,但是因为我和沐槿枫的问题,让大家不开心,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我正要开口阻止他们二人的争吵,沐槿枫却先一步开口,为何他总是那样的懂我!

  “你们不要为我们而吵架了,逸说的很对,刚刚我确实因为安可馨不是命里之人有些得意忘形了。谢谢你们对我和小溪的关心,此生能有你们这些朋友,真的是无憾了!”沐槿枫轻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我仰起头看着他的双眼,沐槿枫的眼里分明已有觉悟,“我会用行动让他们理解我对小溪的这份情,如果不能理解,那我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和小溪在一起!”

  “说得好,小槿,我就是想再看看你对小溪的决心到底到哪个地步!”景逸开心地笑道,突然神情又变得很慎重,“关于第二点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沐槿枫也跟着慎重起来。

  景逸看看沐槿枫,又看看我,“反正是跟小溪有关的,但是……”

  我们都随着景逸的视线看着旗穆凌,只见旗穆凌弱弱地问道,“你们干嘛都看着我?”

  “本来我已经差不多理清思绪了,但是被你这个总爱炸毛的丫头一闹给忘记了!”

  “谁总爱炸毛?姓景的,你自己忘记了还赖在我身上!”

  “你看你看,你这不又炸毛了?”

  看着炸毛的旗穆凌,瞬间紧绷的神经都放松了,得过且过吧,只要现在能和沐槿枫在一起就足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