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堂看着如同女王般的姑姑,我跪在地上,不敢抬头,“请姑姑责罚!”

  “责罚?”姑姑轻笑着,一道又一道的冷气划过我的身体,“我的命令你都可以不听,责罚又有何用?”

  “玲珑岚甘愿受鞭刑之苦以及十指穿心之痛!”

  “这是你说的!”姑姑敛起寒气,“那你自己去地牢领罚吧!”

  “谢姑姑!”

  对于自己的惩罚我一点也不在意,只不过心里担心沐槿枫是否苏醒?牵挂着旗穆凌他们是否还好?如果嗜血的我再次苏醒,只怕姑姑不会那么容易再让我变成正常人!一道沾满盐水的鞭子抽打在我的身上,让我顿时回神,我欲反抗,却想起这样的惩罚是自己提出的,更何况现在双手双脚被捆绑住!

  盐水在我的伤口一遍遍侵蚀,饶是我经历过各种生死训练,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惩罚,只听到执邢人喊道九十二我便晕了过去。

  “啊~~~”我在一阵锥心之痛中醒过来,原来执邢人用一根针刺进我的食指,接着又开始从九十三开始数,听着这冰冷的数字,我心里只有无限的绝望,可是想到沐槿枫他们,我便不再哀叫,我绝对不能让自己屈服!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晕过多少次,我只能感觉十指连心之痛,以及执行者那似有似无的数数声。

  “停手!”我努力抬起头,却看不太清,听声音似乎是风止晨。“小溪,你醒醒,你为什么这么傻?”

  “只要他好,我便好!”我的意识开始有些涣散。

  风止晨解开我身体的束缚,可我一点气力都没有,只能任由风止晨抱住,却听到执邢人冰冷的声音,“刑罚没有结束,不可以离开!”

  “她都快死了,首领可没说要她的命!”风止晨有些激动,“如果非要刑满,那她剩下的刑罚我来承担!”

  “这不是你说的算!”

  我感觉到风止晨的气息有些不稳,“无论如何我现在都要带她离开!”

  一触即发的打斗正要开始,却因为来人不得不停止。

  “姑姑!”我无力的叫道。

  姑姑扫了我一眼,“知错了吗?”

  “违抗姑姑的命令是我不对,但是我没有做错!”

  瞬间感到姑姑的怒意,“刑罚没有结束,谁让她离开的!”

  “首领,岚昨天为了救沐槿枫本身就大伤元气,现在又受鞭刑之苦和十指穿心之痛,她如何受得了?止晨请求首领饶过岚!”

  “那也是她自找的!”

  姑姑的那份绝情让我的心顿时沉入谷底,被自己的亲生母亲如此怨恨,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风止晨,你走吧!”我推开风止晨,再次走向十字邢柱,“继续!”

  执邢人迅速将我绑在柱子上,那鞭子如同毒蛇一般嗜咬这我的身体,我不自觉发出惨叫,可是看到那冷情的女人,我立刻闭紧嘴巴,不想让她看见我的狼狈。

  “首领,我求您了,岚真的不能再受罚了,她真的会死的,如果一定要有人受罚就让我来代替她!”

  我看着跪在姑姑身边的风止晨,“风止晨,你不用求她,如果我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姑姑冷眼看着我,“你想解脱?没那么容易!”只见姑姑一挥手,执邢人立刻停手,不再抽打我,“我还要利用你杀了那个男人!风止晨,带她去养伤!”

  见姑姑走后,风止晨立刻给我松绑,可我身子一软,再也没有知觉!

  我又陷入那个梦境,一望无际的草原,一声声深情的呼唤,我朝着传来声音的那个方向一直奔跑,无止境的奔跑,终于在一棵银杏树下,我看到那个一直在呼唤的男人。

  最vJ新/章)节;《上酷i$匠◇U网Y

  “你是谁?”

  那男人终于回过头,居然是沐槿枫,“槿,你怎么在这?”

  沐槿枫却温柔地笑道,“我等你,等你回到我的身边!”

  “何必执着,你我不可能在一起的!”我心痛着,却依旧选择拒绝,“我深爱着你,为了你我可以违背一切,却无法违背你与我有着相同血缘的事实!”

  面前的沐槿枫像是未听到我说的,依旧温柔地对着我笑,一言不发!

  忽然间,刮起一阵狂风,画面一转,我站在沐将军府门前,推开门,屋子里满满的都是人,像是在举行宴会,大家有说有笑的,我看到了沐槿枫,旗穆凌,苏筱雨,宫沫璃,夜祁,所有我熟悉的人都在。这时,姑姑走了进来,却冷冷地说道,“今天,你们所有的人都得死!”

  而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对着我所熟悉的人开枪,一个个都在我的面前倒下。一直到我走到沐槿枫的面前,我依然毫不犹豫的举起枪,对着他的胸膛开了一枪,他却笑着在我的面前倒下,“沐槿枫!”

  “岚,岚,我在这!”

  我睁开眼,已经不清楚这是梦还是现实,看着出现在我眼前的风止晨,“这是哪?”

  “玲珑堂!”风止晨担心地对我道,“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担心死我了!”

  “对不起!”

  对于我的歉意,风止晨完全不接受,“不要对我说对不起!真不懂你,为了那个你不能爱的人,为什么还要接受惩罚?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就连昏迷时都一直喊着他的名字!”

  风止晨的话我无力反驳,见我并不接话,便不满地开口道,“我更加不明白,既然你是首领的女儿,首领为何还要那样惩罚你!”

  “我是因为爱,姑姑是因为恨!”就算姑姑实际是我的母亲,我还是无法改口,不仅因为习惯这样称呼,更因为她不承认我这个女儿!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令人厌恶的话题,你刚刚清醒过来,还是多休息!”风止晨对我温柔地一笑,“你安心的睡觉,我在会一直呆在你身边!”

  风止晨像是说着一辈子的承诺,可是,对不起,就算我爱上不该爱的人,这一生我也只牵挂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