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第三天了,虽然之前风止晨就告诉我青龙令牌在旗穆倾天的收藏阁里,本以为自己还要多花些功夫才能找到,哪知道昨天旗穆凌就那么简单的告诉我藏匿的地点。因为旗穆凌的信任,我一直纠结自己到底该怎么样才能救到雪姨又不背叛旗穆凌,想了一整天我都没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可是没有青龙令牌,肯定救不了雪姨,看着身边熟睡的旗穆凌,我心里倍感愧疚,“凌,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偷偷地潜入旗穆倾天的收藏阁,拿到青龙令牌,正要离开却发现旗穆凌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小溪,你在做什么?”

  “凌,对不起,今天我必须拿走青龙令牌!”

  “我那么信任你,你为何这样对我?”看来我的背叛确实对旗穆凌的打击不小,“这几天你难道一直都是在演戏?就是为了知道这个破东西的存在?”

  除了对不起,还是对不起,我无话可说。

  “安小溪,这就是你所谓的苦衷?亏我那么的相信你,本以为你是真的想要离开那个组织,可是现在看来,你其实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东西骗取我们的信任,骗取我们的友谊,对不对?”

  现在的背叛就等同于将这段时间所有的友谊化为灰烬,虽然我已经做出失去的准备,可是当听到旗穆凌的话,心刺痛着,“不,我没有骗过你们,对你们我一直真心对待,对于现在的行为我确实无法解释,可我从来没有想要骗取你们的信任,我是真的把你们当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安小溪,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解释吗?我现在就要报警,让你这个杀人恶魔一辈子都呆在监狱!”

  眼见旗穆凌按下了警备装置,我一根银针直接打进旗穆凌的身体,并快速抱住即将倒地的旗穆凌,“凌,真的对不起,不管你是怨我还是恨我,我真的很重视我们的友情,可我现在真的身不由己。打进你身体的只是麻醉针,天亮后你想怎么做都行,但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将旗穆凌靠置墙边,便头也不回的迅速离开,朦胧间我似乎听到旗穆凌悲戚的声音,“不要去,小溪!”

  眼看时间已经不多,我立刻赶往厦门路的旧仓库,也让夜祁立刻行动。慢慢走进仓库,一眼就发现被绑住的雪姨,容姐和龙威。

  “姑姑,我已经拿到了,你可以放他们离开了!”

  眼前的女子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岚,因外太久没有执行任务,连规矩都忘了吗?”

  “玲珑岚没忘,但是我不信姑姑!”

  在我说出这句后,瞬间感到姑姑对我的杀意,可我似是未觉,举起手里的半块青龙令牌,“这是半块青龙令,只有等我确认他们安全了我才会交出另外半块。”眼看雪姨他们被枪指着,我着急地喊道,“别动他们,否则我现在就先毁了这半块令牌!”看到他们停手后,我才缓缓道,“姑姑,我的性子您也知道,我深知自己不该忤逆您,如果您放他们离开,我甘愿受最重的惩罚!”

  “小溪,不要!”只听雪姨和容姐焦急的喊道。

  我冲他们微微笑道,“雪姨,容姐,对不起,让你们受苦了,只要你们能平安离开就好!”

  “孩子,你太善良了!”雪姨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后又对姑姑狠狠道,“你这女人真狠心,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就连我这个外人都疼惜这孩子,你却还是这般铁石心肠,你到底有没有心?”

  雪姨的话显然惹怒了姑姑,“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眼看姑姑抬枪,我着急地甩出银针将枪打掉,跪在地上,“姑姑,求您原谅雪姨!”我痛苦地望着雪姨,“雪姨,谢谢你们的好意,你们对小溪的恩情,小溪无以为报,能让你们平安的离开现在是我最大的心愿,请你们不要再为我担心了!”

  “小溪,你……”雪姨的欲言又止,容姐的痛哭流涕,龙威眼里的仇恨,都让我心里暖暖的,让我这一年多没有白活。

  “岚,你不仅忤逆我还伤了我,更何况他们也知道我们的任务,你认为还有什么理由让我放过他们?”姑姑的冷意让我不由自主的一颤。

  我顿时心如死灰,“只要姑姑让他们平安离开,我甘愿这辈子受姑姑控制,做回血瞳妖女!”

  也许姑姑也没有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决定,“哈哈哈哈,我的好岚儿,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答应你!”

  姑姑一挥臂膀,手下的人便松开雪姨等人,我带着他们慢慢退到仓库门口,轻声对他们说,“你们赶紧向西跑,夜祁会在那里等你们!”

  “小溪,你和我们一起逃吧!”容姐拉着我的手。

  我苦笑道,“容姐,谢谢你,但是如果我和你们一起,只会让你们丧命,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我们还是走吧!”龙威沉重道,“小溪,你多保重!”

  龙威话不多,却明白我的苦心,我笑了笑,“谢谢!”

  一直等雪姨他们进入西边的树林,姑姑都没有让他的手下行动,我总觉有哪个地方不对劲,但是知道夜祁在西边树林等待,我也未作他想,于是将手中的半块令牌交付到姑姑手上,“请姑姑责罚!”

  “你将另外半块交给我,我就不责罚于你!”

  姑姑虽然话中温柔,可是我知道面前的女人不是一般人,“另外半块我不能交给您!”

  ‘啪’地一声,姑姑狠狠地甩了我一耳刮子,“你一再忤逆我,认为我不舍得杀你,是吗?”

  “不,岚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跪下央求道,“姑姑,为了令牌我们已经杀了太多的人,我不奢望你放过所有与令牌相关的人,但是我只尽自己最后的努力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如果姑姑拿到第四块令牌,那些人的性命也无关紧要了,届时岚定会奉上另外半块令牌!”

  “此话当真?”

  “此话当真,以姑姑的能力大可再次以他们的性命要挟我,届时我不得不从!”

  酷匠网o^唯$:一正zw版,;其¤x他K都是盗(#版*

  “你凭什么认为我现在就不敢威胁你?”

  想到那个猜测我心如刀绞,“如果我没有猜错,第四块令牌应该在沐将军府中,现在姑姑逼我回到组织难道不是为了报仇以及夺取第四块令牌?”

  冰冷如箭的视线射入我的身体,“这些年,看来我把你养得太过聪明了!但是,我要让你知道,忤逆我的人要付出何种代价?”

  一阵枪响,让我瘫软在地,“姑姑,你怎么可以不信守承诺?”

  “你不要忘记,是我教会你一切的!”姑姑阴冷的表情我太熟悉了,“现在轮到你出场了,血瞳妖女!”

  银针趁我不备打进我的体内,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更有力地跳动,似乎要破体而出,我不要变成那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可我越想压制心里的那份嗜血,心中的那份嗜血就越无法消停,难道安小溪又要消失?

  “不,我不要~~~”尽管我悲哀的哭喊,安小溪还是沉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