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夜祁,我想有些事情大概必须和他坦白,“夜祁,帮我好好照顾他,我只能告诉你,我爱他,好爱好爱,甚至超过我的生命,可是我却不能和他在一起。”

  我知道在我说出这句话后,夜祁一定能明白我的感受,所以他也并未多言,只是点点头。

  “今天找你是因为雪姨,容姐和龙哥的事情!”

  夜祁有些激动,“你知道他们在哪?”

  我点点头,“对不起,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他们现在的地点!”

  “为什么?”

  我知道这种说辞夜祁肯定会生气,但是我也有许多的无可奈何,“相信我,我一定会让雪姨,容姐和龙哥安然无恙地回到你身边!”

  当我说出这句话,瞬间觉得身上一阵冷意,这种感觉我太熟悉了,“安小溪,你到底是什么人?”

  “玲珑堂,玲珑岚,人称血瞳妖女!”

  “虽然我猜到你与玲珑堂有关系,但是没想到你就是血瞳妖女!”夜祁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显然是不相信我就是血瞳妖女,“当初你们抢走玄武令牌然后在用苦肉计接近我究竟还有什么阴谋?”

  听到夜祁的询问,我也只能苦笑,“那个时候我已经脱离了组织,所以对于组织的安排我完全不知道。”多么苍白的辩解,“不管你相不相信,但是我只想说,从我离开组织那一刻,我安小溪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意识去生活。我的身份已经告诉你了,如果我做出任何不利于雪姨他们的事情,你可以直接告知警方。”

  “好,我信你!”我不是没有听到夜祁那咬牙切齿地声音,不管他是否真的相信我,我知道最后一句话是最有威力的,让他不得不相信我。

  “你的一举一动都在组织的监视之下,包括你的人际关系。玲珑堂是个没有任何情感的地方,所以你不要轻举妄动。为了以防万一,救雪姨的时候我会再联系你。你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集结人员后到达我告诉的地点,人不必太多,但是必须可靠信得过。”

  “什么时候救人?”

  “后天,具体时间地点等我通知。我担心这两天组织会对其他人下手,凌,筱雨,沫璃,还有槿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现在已经无法保护他们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懦弱无能,“最后,我只求你一件事,一定要帮我保护好他们!”

  “我答应你!”夜祁郑重的保证让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还有不要告诉槿我来过,与你说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槿!”

  见夜祁点头,我感激地谢过他之后就离开夜魅,毅然走上了背叛之路。

  两天下来我都只是静静地看着书,好动的旗穆凌完全忍受不了一直安静的我,“小溪,你都看了两天的书,不累吗?不无聊吗?”

  我笑道,“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得了,你别跟我拽文!”旗穆凌甩了我一记白眼,“话说你看什么看得那么起劲?”

  “我现在正在看古物杂志,各个时期的,如何铸造,干什么用的,最重要的是价值多少钱?”当我看到那些古物的评估市值后,我感觉自己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直勾勾地看着后面的几个零,做着不切实际的白日梦!

  “瞧你那见钱眼开的样!”旗穆凌一脸鄙视,“看本书都能臆想成这样,哈喇子都溜下来了,如果让你看见实物,你八成直接把古物吞了!”

  我贼笑道,“嘿嘿,我就是见钱眼开的小市民,哪像旗穆小姐不愁吃不愁穿!”

  “看你可怜我就带你见识见识我爸的收藏品!”

  看到旗穆凌那自豪的眼神,那么旗穆倾天必定收藏了很多名贵的宝贝,向来见钱眼开的我,难免有些激动。

  “凌,你快看,这个不就是我刚刚从杂志上看到的胭脂红地粉彩,市值近百万呐!”我一脸惊叹。

  酷)匠B网正$`版SF首发!☆

  “就是个涂花的碗,也能让你这么惊讶,这个是我爸收藏品中的最便宜的,其余的都比这个有价值。”

  旗穆凌说的很是随意,就像是路边叫花子的破碗一样,瞅瞅旗穆凌嫌弃地眼神,在看看那只漂亮的碗,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好灰暗,为何人与人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比如这个汉代青白玉龙凤纹带钩价值三百多万,还有这个青花开光龙凤纹八棱玉壶春瓶,现在市值应该在1500万左右!”

  我压根就没听清什么钩什么瓶的,光是那些个零就已经让我飘飘欲仙了,就这几样大概就够我吃一辈子了,更何况是一整个书房的藏宝。如果旗穆凌啥也不干,光卖掉这些珠宝至少够她吃喝两辈子了,真令人羡慕。

  “这些个字画玉器我才没兴趣呢,但是有一个东西虽然样貌平平,但是我父亲却把他当珍宝一样藏起来。”旗穆凌悄悄地对我说,“要不是小时候躲猫猫,我还不知道这房间里面居然有暗格。”

  “既然这里面有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我心中有些纠结。

  “没事没事。”旗穆凌笑着摆摆手,“既然我们是好朋友,我当然不会对你有任何秘密。再说,我觉得这东西还没那个破碗值钱呢!”

  只见旗穆凌向右转动被她嫌弃的那个‘破碗’,就见到房间正中间的展示柜上的白玉观音像降了下去,从它的背后升起一个檀木盒子。旗穆凌将盒子打开,里面只是一块圆形的青铜器,上面刻着青龙。“是不是很没有欣赏价值?”

  我配合地点点头,“你还是快放回去吧,既然你父亲把他藏起来,说明真的很重要,你没有告诉其他人吧?”

  “我只告诉了你哦!”旗穆凌一脸讨赏,“就连筱雨他们都不知道哦!”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自己,现在又开始矛盾起来,“既然这是属于你父亲的秘密,你还是不要再告诉其他人了,到我就为止了,好吗?”

  也许我的表情过于凝重,旗穆凌呆愣片刻后随即笑道,“果然还是小溪比较懂事,我听你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也什么都不知道!”

  我无奈的笑道,“那我们赶紧离开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