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夜魅,居然一位客人也没有,只看到阿飞一个人在吧台擦着酒杯。阿飞见到我,就一脸嫌弃地对我说,“小溪啊,你可算来了,一位醉汉吵着要见你。”朝着里面努努嘴,“老板居然亲自出马也没搞定那个醉汉!”

  “那你先忙着,我去看看!”

  我走近一看,不仅夜祁在,还有景逸也在,两个人正在劝喝多了的沐槿枫。看着买醉的沐槿枫,心真的好痛。沐槿枫,你何苦要这样折磨自己?

  “安小溪,你够狠的啊?”景逸见到我就像见到仇人一样,“小槿这么喜欢你,你为何要和他分手?亏你之前还说的信誓旦旦,我看你就是个感情骗子!”

  “姓景的,你凭什么这么说小溪?你不知道情况就不要乱说,更不要随便诋毁小溪!”我还未说话,旗穆凌就已经与景逸吵了起来。

  “怎么回事?”我不理会吵得不可开交的二人,现在唯一冷静的恐怕只有夜祁了。

  “这家伙从昨晚就在我店里呆着,一直喝到现在,要不是我看着,这家伙恐怕早就进医院了!”

  我扶起沐槿枫,只见他傻傻地对我笑,“小溪,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

  我不确定沐槿枫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但是我知道,现在的我不可能再给沐槿枫任何承诺,只能劝道,“以后不要喝这么多的酒,对身体不好!”

  “好,我都听小溪的!”

  沐槿枫笑得那么天真,“那我现在扶你上去休息,夜祁帮我抬一下!”

  看了看还在争吵的二人,有些头疼,“你们就在下面等着,我和夜祁扶他上去休息!”

  将沐槿枫安置好后我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让夜祁在客厅等我,看着睡梦中的沐槿枫我不自觉地抚上他的脸颊,轻轻描绘他英气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还有那柔软的双唇。

  “既然不舍,为何要离开?”沐槿枫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吓了我一跳。

  “你没醉?”我有些惊讶。

  沐槿枫轻轻一扯,我便倒进他的怀里,“我也希望我醉了,现在只有醉了才能看到你,只有醉了才能抱着你!”

  “槿,你恨我吧,不要再伤害自己的身体!”

  “好,我答应你不再伤害自己,但是我无法恨你,我的心已经给了你,所以我相信你有苦衷,也不再逼问你!”

  我仰起头,看着已无心再恋的沐槿枫,心似乎被千万根针扎着,“你何苦这样?相信我,将来会有比我更好的女孩子爱着你的,忘记我,忘记我们所有的记忆,只有这样你才不会痛苦!”

  沐槿枫似乎要将我看穿似的,“就算有比你更爱我的女子,我爱的人只有安小溪一个,此生此世永不改变,如果那个人不是你,我宁愿孤独终老!”

  “不,不,不,我们是没有结果的!”我吓得坐起来,“我们的相爱是个错误,是不会被接受的!”

  “就算不被人接受,也无法改变我爱你的事实!”沐槿枫坐起来并将惊慌失措的我再次拥入怀中,“小溪,你不要再劝我了,这已经是我最后的让步!”

  我知道沐槿枫心意已决,只能无声的哭泣,这段禁忌之恋,该何去何从?

  最b新章(节上酷(/匠¤"网

  “就让我最后再抱你一会儿,之后我会把这段感情埋在心底!”

  沐槿枫的祈求也是我的祈求,我只想就这样一直抱着他到天荒,到地老,可是时间不等人,雪姨他们还等着我去解救。我不得不用银针将沐槿枫麻醉,给他盖好被子才离开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