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拖着疲惫的身子,确定黑衣人全部死亡后,我才走向受伤的男子。银针上带着麻药,只有打入死穴才会让人毙命,在确定男子右肩的穴道被我封住而未继续流血,我顿时松了一口气,真怕这男人因失血过多而死。看着旁边躺着那么多黑衣人,我知道如果不赶紧离开,恐怕这个杀手组织的人就要寻来了,可是现在想打到车也不可能。正当我犯难的时候,受伤的男子居然醒了,我的麻醉药可是可以放到一头巨象的。

  “你醒了!”

  男子看了一眼周围已经死掉的黑衣人,显然有些惊讶,却很快冷静下来,“你是谁?”

  我笑了笑,“我是救你的人!”虽然面前的男子被我所救,可我并不想与这人有任何关系,“人都已经死了,你右肩已经被我用银针封住穴道不再流血,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就麻烦你赶紧离开此地,我可不想再遇到麻烦!”

  见男子微微点头,我便拖着行李箱离开,只听到那男子喊道,“等一下!”

  我不明白那男子还要干啥?

  “谢谢,我夜祁欠你一条命,如果你有需要,可到本市的夜魅找我!”

  我看了一眼那的男子,随即转身离开。

  最严重的伤在左肩,我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唯一一根银针给夜祁封住穴道,如果不快点找到一个能休息的地方,我估计自己就要曝尸荒野了。正祈求老天能让我搭上一辆车,身后便传来车疾驰的声音,我不顾一切地冲向马路中间。一阵急刹,车子还是撞到我的身体,我尽量卸掉车子的冲力,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就没有知觉了,昏迷前我似乎看到一头直发的“夜祁”。

  待我醒来,入眼的都是白墙,空气中弥漫着浓浓地消毒水味,正猜测自己到底身在何处时,有人轻轻地进来了。

  “小妹妹,你醒了?”面前的女子一脸惊喜看着我。

  看来是这个女子救了我,昏迷前最后的记忆就是这个女子撞倒我的,“谢谢你救了我!”

  “你真得不用谢我!”女子惭愧道,“本来你就有伤,还被我撞倒,让你伤上加伤。你可是我家的救命恩人,如果你死了,我真的要以死谢罪了!”

  女子说得极其认真,可是我不明白,我怎么是她家的救命恩人?

  “你救了我弟弟,是我弟弟让我来找你的!”也许女子看出我的疑惑,“我和我弟弟是双胞胎,我们是不是长得很像?”

  我轻轻地点头,那女子慢悠悠地说道,“小妹妹,看你样子应该还未成年吧!既然能救下我弟弟说明你也不是一般人!”

  这人是想打听什么?难道我又进入到另一个囚笼?基于本能,我警惕地看着她。

  …2更lm新最HI快D上j9酷匠网

  那女子或许看出我的警惕,温柔地笑了笑,“你别那么紧张,我叫容晴,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还是不相信面前的女子,她继续介绍道,“我是一名兽医,这里是我的家。前两天你在郊外救了我弟弟,是我弟弟打电话给我一路去找你的,结果却把你给撞了!”

  虽然这位叫容晴的女子大致解释了一下,可我还是有疑惑,“既然是双胞胎弟弟,为何你姓容,他姓夜?”

  女子有些为难,但是看着我警惕地样子似乎打算要告诉我,“额,这个……我只能告诉你我随我妈姓,我弟随我爸姓,大概在我们三岁的时候,我爸和我妈因为某些原因吵架了。然后,我妈就带着我搬出来了,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而且那个原因说出来也很丢人,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

  我见容晴说的特别诚恳,也不像欺骗我的样子,“那你弟弟现在怎么样?”

  容晴似乎不怎么待见她弟弟,撇撇嘴道,“那个死面瘫,有事就知道找我这个姐姐,你不用担心他,他死不了!”

  我有些无语,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知道我现在是安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