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门我便将自己窝在沙发上,将自己的脸埋在腿上。关于我和沐槿枫到底是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我不是没有想过去做DNA检测。可是,我真的没有勇气,因为阿四还有一点说的很对,我确实和姑姑长得很像,所以我害怕检测出来的结果。还在杀手组织的时候,风止晨也曾说过我和姑姑长得很像,就像母女一样,可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姑姑让我叫她姑姑,也从不说我父母的事情。我也不是没有问过,只是姑姑的恨意和悲戚让我不敢再问。

  “小溪,我们回来了,以后就我们两个一起生活,好不好?”

  我抬头,看着跪在我面前的沐槿枫,眼里有心疼,有歉意,更多的是小心翼翼,是怕我拒绝吗?可是沐槿枫,你还是过回你从前的日子,没有遇到安小溪的日子,所有的恩怨都由我来承担吧!

  “沐槿枫,你回去吧,就当从来没有遇到过安小溪。从今以后,你我形同陌路!”

  我尽量让自己说得绝情,沐槿枫眼中的惊讶和痛苦我不是没有看到。他的痛也是我的痛啊,可我还能怎么做,沐槿枫身为将军之子,如果让他背负着兄妹相恋,无疑是毁了他。就算现在社会风气开放,就连同性也可以喜结连理,可是兄妹恋是违背伦理的,饶是我心性再强大,也无法逃离伦理的枷锁?

  “小溪,为什么过了一个晚上,你就对我说出形同陌路这种话呢?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是我母亲和你说了什么吗?你不要在意她的那些话,要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你难道不相信我这辈子只娶你为妻吗?”

  沐槿枫的承诺直直地撞进我的心里,可是我们不能,我轻轻摇头,眼泪最终还是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小溪不哭!”沐槿枫温柔地抚掉我脸上的泪,“你是不相信我吗?那我这就回去取消我和安可馨的婚约!”

  眼看沐槿枫起身就要走,我想也没想就紧紧地抱住他,“不,不要。”我轻声说道,“槿,你那么的懂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确实有不得以的苦衷。我是那么的喜欢你,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生长的环境,我都可以不顾一切的和你在一起,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和你在一起,可唯有一样,却让我不得不放弃喜欢你。这个原因不是你我能承受的,我不想因为这样的枷锁毁了你将来的人生,这样的枷锁就让我一个人背负就好。槿,不要再继续喜欢我了,忘了我吧!”

  沐槿枫转过身看着我,“我说过,所有的事情我们要一起承担的,而且我现在无家可归,如果连你也不要我,我还能去哪?”

  “不会的,只要你忘记我就可以了!”

  “不,我不要忘记!”沐槿枫紧紧地抱住我,乞求我心软,“不要赶我走!”

  我努力控制自己想要抱住他的冲动,最终还是用力推开了沐槿枫,“沐槿枫,你走,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不走,为什么你要一个人承担,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承担的?就算你要让我死心,也要让我清楚到底我做错了什么?”

  “我……”沐槿枫,你何苦这样逼我,这样的事情我真的说不出口,就在我们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们之间的静默。

  “小溪,原来你在家呀!”

  看着笑盈盈的风止晨,我没有任何好言好语,“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你呀!”风止晨仿佛未看到我的不满,“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吵架了?”

  还未等到我的回答,沐槿枫将我扯到身后,只听他对风止晨冷冷道,“滚!”

  风止晨眯起眼,脸上瞬间没有之前的笑意,浑身的戾气让我不得不出面阻挡在沐槿枫前面,“你进来吧!门口不适合说话!”

  “你找我什么事?”

  风止晨看了一眼沐槿枫,“姑姑找你!”

  我吓得一抖,看了一眼沐槿枫,“槿,你先回房间,我们的事情等下再说!”

  沐槿枫的眼睛在我和风止晨身上来回穿梭个遍才进房,我屏气凝神确定沐槿枫没有偷听,压低声音对风止晨道,“我已经离开玲珑堂,为何姑姑还要找我?”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猜应该与四大神令有关?”

  我有些不明白,“什么四大神令,我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当然不知情,从我进到玲珑堂,姑姑就让我们调查有关四大神令的事情,并且要求对你保密。”

  “为什么只对我保密?”

  风止晨摇了摇头。

  “那这个四大神令是什么东西?”

  “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一共有四块令牌,分别是朱雀令,玄武令,青龙令,白虎令,听说能得到这四块令牌就可以得到天下,现在已经得到一块玄武令牌。”

  多么令人匪夷所思的话,瞬间让我觉得,我是不是活在了古代,虽然有些玄乎,可我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怎样的令牌?从哪里得到的?那之前所做的任务难道全部都是为了得到这四块令牌?”

  oX更2新最'快上酷b!匠网

  风止晨微微点头,让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以前我究竟杀了多少无辜的人,怪不得老天现在给我这么沉重的惩罚。

  “就是一块刻有玄武神兽的青铜令派,打造成圆形的。”风止晨看了一脸迷惑的我,“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惊讶着,原来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刻意策划的阴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